本人僅在「與媒體對抗」、「台灣小站」、「台灣黑皮囝仔國」以Milch Kaffee為名,其餘網站或部落格(如PLURK和痞客幫)以MilchKaffee為名者皆非我,特此聲明。

幸妤事件有感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08-21 21:33:10 / 天氣: 晴朗 / 心情: 平靜 / 精華(1) / 置頂(1)

記得我還在德國遊學的時候,德國發生了一件震驚社會的命案。一個17歲的小男生,拿著槍枝槍殺了學校17個人,最後自己也飲彈自盡。想當然爾,這個事件引起廣泛的討論,其中也提及了青少年的家庭背景。當時,該少年的父親、母親與哥哥出現在媒體前,背對著鏡頭,公開對社會大眾道歉,他的父親語氣哽咽,母親與哥哥低頭拭淚。這個鏡頭到現在還深深烙印在我的腦海裡,我想,同樣的事件如果換做在台灣,這個家庭的其他成員,恐怕會被媒體追殺,絲毫沒有存活的空間。

同樣地,德國也發生官員貪污的事件,我看到電視新聞的報導,當涉嫌的部長出現時,沒有記者一湧而上的情景,只見眾多媒體遠遠地拿著麥克風對著他,而他則快步地離去。

在德國的新聞報導當中,從主播的神色與語調上,我讀不出他們的政治色彩,看不出他們的喜怒哀樂。我接收到的只是純粹的新聞事件,聽不見任何記者的個人評價。意見的討論與評價只有在專家學者專題討論的節目中才能看到,但主持人仍維持中立,掌控整個節目的進行。

德國新聞媒體給我最大的感觸是:即便新聞在如何自由也不能侵犯人權,而這才是一個民主自由社會中媒體的展現。新聞媒體自由與人權何者為要?如果我不想被你們採訪,難道我沒有權利拒絕嗎?我相信在追求新聞自由的當下,還是不能背離基本的人權,對受訪者仍應保有最基本的尊重。

光是基於人權這個理由,我覺得就該給幸妤打氣與鼓勵。台灣的媒體已經變態,該譴責與矯正的是媒體,而不是要求被追殺的人來調整自己的態度。我在新聞上看到幸妤的反應,似乎已到崩潰的邊緣,甚至有想不開的念頭。我看到的不是她激動的情緒,我看到的是她的呼喊與求救。送花給幸妤,只是希望讓她知道,還是有一些人理解她、陪伴她,她並不孤單。

不孤單的感覺,對於身處逆境的人來說,是一股很大的支持力量。去年的這個時候,如果不是眾多網友的支持與打氣,我想,我恐怕也很難撐下去。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曆

« 2019-07-18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數據統計

  • 訪問量: 6344
  • 日誌數: 3
  • 圖片數: 1
  • 建立時間: 2008-07-08
  • 更新時間: 2008-08-23

RSS訂閱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