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我在台北街頭雀躍行走‧‧‧【中】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10-21 08:32:09

在我們那個年代的青春男女,對於情似乎總模糊在父母期許,或是社會價值取向,常常在戀情進行中,不知覺會走入一個死胡同?也就是承諾『安全』保證,讓愛情處在一種矛盾中,憂慮著幸福是否能持久存在?能否有起碼的物質保障,以免陷入現實生活困境,而折損愛情壽命等等,也就是所謂『愛情與麵包』問題? 


因此、在青春美妙相戀兩年日子後,一個在學生無能承諾什麼下,承受著伊不安全感焦慮,陷入衝突矛盾無法抉擇的困境。她也很爭氣的去考各項公職考試,那一年在她要求下,她準備考試,我忙著奔波賺錢,日子時間就像旋轉的陀螺,從早打轉到深夜,而我只能寄情沒有寄出的書信,或是在電話中,彼此傾聽訴說思念‧‧‧


在忙碌的日子,接洽不少其他公司的女孩,幾乎都很千篇一律的問我畢業後,打算作什麼?我也一律迴避的答覆: 『我想去紐西蘭種牧草,養牛、天天騎馬!』 一方面也對這種五斗米折腰的忙碌無奈,一方面也為自己這段不確定情感狀態,被動無能掌握的感傷,總以為先買下一間房子,或許能說服伊不再那麼欠缺安全感。


偶而和伊出門用餐看電影,自己又那麼焦慮,也想得到她的承諾?後來伊提出一個要求,希望我證明對伊的愛是堅定誠意的,伊說: 『如果你考上研究所,我願意跟著你一輩子,無怨無悔!』 ‧‧‧我答應她會去考,但有對伊表示這條路自己並沒有興趣。


那年伊放榜考上公職,正好北上開經銷商會議,開完會的夜晚,我直接往士林夜市,走了兩個多小時路,尋找到一件不便宜的日本原裝進口,絲質淡粉紅圓點擺裙、淑女白色套裝,並用最後的幾百元餓著肚子搭野雞夜車回家。


隔天、約她去吃大餐慶祝,並把這個禮物送給她,要求她先回家換裝,再一起去用餐,伊美麗身影,更點妝了我對伊無盡的愛意,在豪華燭光晚餐後,卻是伊堅決的拒絕我,希望我讓她走!她希望在我當兵的兩年中,讓她有機會自由選擇‧‧‧同時間我也取消了預購的一間公寓,結束了這段戀情。


我以為愛情無價,如果是有條件的愛,將會消退所有真誠與熱情,就在這麼徬徨的時刻,日子從此過的非常荒誕,像卡夫卡不真實的世界,又像卡謬的現代疏離感,也像「罪與罰」劇情,在寒冬斗室,孤獨面對自己‧‧‧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