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方「做自己」 讓制服走進歷史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8-03 15:36:55

大方「做自己」讓制服走進歷史

制服的英文是uniform,直接的意思就是「單一的形式」,凡是規定穿制服,都顯示某種控制,希望穿上制服者認同某種規範,順從外界要求。制服,使軍人上戰場,使病人被醫療專業人員看管,使犯人接受國家機器的矯治,使工人配合某種規劃好的生產模式。但是,為什麼學生要一樣?

制服有如唐三藏套在孫悟空身上的緊箍咒,使孫悟空的行動受限。學校要學生穿制服,目的使調皮如孫悟空的年輕人從外表接受規則,進而使年輕人接受成人的要求,否則成人唸咒,學生就頭痛。制服的顏色、款式、組合、搭配,不論如何用心,如何變化,都顯示某種「一致性」。違反此種一致性的,多少會被懲罰,遭到排擠。儘管最近幾年各中小學的制服有不少創新,造型比較多的變化,又呆又土又醜的比較少了,但是穿上大方又制服的學生,還是不一定喜歡「穿制服」這行為。如果可以選擇,多數年輕人恐怕不樂意在外表上「必須與人一致」。成人對於一顆顆年輕的心靈做這種約束,有必要嗎?

當然,有些制服已經被塑造出某種成就感,最明顯的當然是北一女的綠制服,彷彿穿上此制服就是出色的青年人。許多女生的價值幾乎由穿什麼顏色的制服來決定,而高中男生的女朋友是穿綠色、白色或黃色,也成為他在同輩中被辨識的一項指標。德國社會學家韋伯形容「輕薄的外衣可能變成的牢籠」,對中學生幾乎是如此,國中生的生命重心是「考上能穿讓人羨慕制服的高中」,高中生也是透過制服來「確認自己是怎樣的人」,甚至到了大學,老師還是以學生高中的學校來區分學生。

很顯然的,長期穿制服,學生的個別性、主體性、差異化都不易產生。即使到社會,也少有充滿自信、確認自我、不在乎社會標籤的人。這樣的年輕人,會有多少歡笑,又能產生多大的改變動能呢?

畢竟,衣服的意義不應大到超過「自我展現」、壓抑「自我形象」,甚至是「錯估自己本質」的程度。到底我們該「為自己活」,還是為了「制服而活」?教育制度該培養的是有主見、有自信的學生,還是一群被制服所制伏到沒有行動力的下一代?

當我們回想青春歲月,制服影響我們的思考,即使到了成年、中壯年甚至老年,我們都習慣以「外表的服裝」來看待自己,來要求兒女。我們在他人的眼光中生活,不知道怎麼好好為自己活,也不敢讓兒女為他們的理想而快樂生活。其實,已經是多元多變的二十一世紀了,制服真的該走進歷史,讓符合個性的服裝表現輕鬆的心情,讓更多人能夠大方「做自己」。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曆

« 2019-09-21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     

數據統計

  • 訪問量: 44096
  • 日誌數: 27
  • 建立時間: 2010-07-13
  • 更新時間: 2011-01-03

RSS訂閱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