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稚園小孩也懂的事!─專訪「守護白海豚信託行動」義工媽媽張育憬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7-20 22:37:19

文/劉美妤

如果白海豚能像章魚哥保羅一樣神奇,準確預測五都選舉結果就好了,那大概沒有一家工廠敢蓋在彰化沿海這片牠們慣於洄游的海域濕地。3月23日媽祖誕辰,棲息在彰化至雲林溫暖淺海區域的白海豚微微粉紅的身軀在海上跳躍嬉游,於是被漁民親暱地喚作「媽祖魚」,目前在台灣沿海只剩不到一百隻。然而這種國際保育聯盟(IUCN)列為極度瀕危動物、我國野生動物保育法列為一級保育類動物的夢幻海豚,卻可能被國光石化開發案逼上絕路,行政院長吳敦義還說反正牠們自己會轉彎,媽祖若知道了恐怕也要為之流淚。

已進入第二階段環評的國光石化案預定在濁水溪河口北岸4000公頃的濕地上填海造陸設廠,此舉可能截斷白海豚洄游路徑。根據台大生命科學系教授周蓮香團隊研究報告,彰化到雲林間的彰南海域僅是白海豚「繞圈」、「覓食」、「遊走」、「社交」區域,以「遊走」行為居多,所以彰南一帶至多只是個「重要的通過區域」。然而政府竟然據此得到了「可以訓練白海豚繞道」的結論。彰化縣環境保育聯盟理事長蔡嘉陽表示,濁水溪河口生態系極可能是白海豚覓食來源,填海造陸勢必阻斷這個食物網鏈。他指出,7月13日由環保署召開的「中華白海豚之影響與因應」專家會議上,國光石化開發單位已經撤銷原先提出的替代方案(設置800公尺以上的白海豚洄游廊道),專家學者批評開發單位的生態調查報告過度草率,建議必須清楚調查白海豚食性和河口生態系,從生態角度分析這個開發案。

環保豈能只靠耍嘴皮!

在吳敦義大言不慚的以「白海豚會轉彎」之說(當然一如往常的,隨後他又否認自己說過這句話)意圖增加通過國光石化開發案的合理性時,一群台北市雙溪國小的孩子已經主動在西門紅樓廣場上發傳單,遊說路人參加環境資訊協會等八個環保團體發起的公益信託認股行動,一股119元,希望能聚沙成塔,大家一起把這塊地買下來,避免不當開發。

號召孩子們一起發傳單的是雙溪國小家長張育憬。曾任雜誌社編輯的她現在是個全職家庭主婦,她並非環境專家,更沒有任何政治背景,只是一個再單純不過的母親。因為心疼白海豚遭遇的處境,她帶著兩個可愛的小女兒和一群自動跑來幫忙的五、六年級大孩子,身體力行的去做現在台灣小學教育中最缺乏的部分-以實踐關心當下議題。「環保不是靠嘴皮的啊!環保團體去參加環評會、去抗爭都是做苦工,而我這樣的一般人至少也可以給出願景,我覺得自己想到了就去做,不是什麼都靠別人。」她說。

「大部分的家長都怕小孩上街頭,他們不希望孩子受到任何傷害、不想讓孩子觸碰社會的黑暗面。所以我能做的就是提出理想的願景,這樣家長們都放心讓我帶著孩子一起參加守護白海豚行動。」張育憬說。她自己生在台北、長在台北,有感於都市小孩僅能從課本上學習知識,在台灣這麼一個海洋國家,卻沒機會實地認識海洋,她自己對海洋的了解也少得趨近於零,因此盼能協力守護台灣的海洋環境,讓孩子們未來依然能看見稀有的白海豚在海浪中跳躍。

開始這個活動的契機,是張育憬看了電影《血色海灣》(The Cove),深受震撼,於是上網搜尋相關資料,意外發現台灣也有和海豚相關的議題,也就是受國光石化案威脅生存的中華白海豚。於是在她去雙溪國小的課堂演講時,剪接了15個《血色海灣》裡較不血腥的片段播給學生們看並講解,所有在海洋世界裡摸過海豚的孩子們看到海豚自殺的畫面,都神色凝重,非常難過。「有學生說,日本人好壞,怎麼可以這樣子?我就告訴他們,不是所有日本人都這樣,也不是只有日本人才會迫害海豚,在台灣也有海豚即將因為錯誤的開發而受迫害,但同樣身為台灣人的我們也不想迫害海豚啊!然後就告訴他們國光石化和白海豚的事。」張育憬說。

她給了學生們三項功課:一是上網查詢白海豚相關資料,二是有錢的話認股、沒錢的話當義工或鼓勵別人認股,三是在日常生活中節約能源和物資。「環保並不是回歸原始生活,而是盡可能節約和發展更環境友善的產品。國光石化工廠要生產塑膠,但那是要外銷的,台灣根本不需要那麼多塑膠!」而我由她口中才得知了不少人竟以為國光石化要生產的是「石油」,顯示的是這類資訊的隱沒、受忽略,使一般大眾對高汙染產業了解多麼缺乏。

而去西門紅樓擺攤宣傳則是意外的收穫,當時她因在社區做跳蚤市場活動而聯繫了台灣藝術市集協會的陳小姐,提起白海豚的事,陳小姐就大方的說:來紅樓擺攤吧!於是把自己的攤位分一半給張育憬。「那件事來得很臨時,當週末就要開始擺,我根本不確定有沒有學生會來幫忙。然而當天,五個小學生就自己跑來紅樓跟我一起擺攤了,真的很感動!」

剛開始,他們只有一疊認股意願書,後來借到了投影機,張育憬的丈夫黃昕偉製作簡報,用投影片上可愛的白海豚吸引群眾。然而卻發現在梅雨季做這件事情非常不便,於是製作了小相本,裡頭放滿了白海豚的照片和相關說明,等於是隨身版投影片,向路人解說。小朋友也各自想辦法宣傳,張育憬的才剛要上小一的小女兒黃笙活潑好動,於是自己跑到北廣場的舞台上跳舞吸引人們圍觀,表演完再發放認股意願書;還有個孩子下雨天故意不撐傘,她說,因為這樣別人就會把傘靠過來擋在她頭上,那麼她就可以藉機近距離拿認股意願書給人看了。孩子們的創意和付出讓張育憬感動又驚歎,行動也因此吸引不少媒體正面報導。

「我覺得大家都該認股,有信託而不參與,這樣和親手殺了海豚沒兩樣!」這樣的信念讓這位在家帶小孩十年的媽媽能夠在中山堂前面的廣場當眾演說宣傳,過去參與學運時主要幫忙後勤補給的她並不擅於面對公眾,然而家庭主婦比學者更多了一種能力:把冷硬複雜的事情說成每個人都聽得懂的故事。因此在6月26日的遊行活動上,她得到了一旁正在排隊要看台北電影節的青年們一陣掌聲肯定。

海洋國家,工業島嶼

張育憬和這群小學生都是距離自然遙遠的台北市人,但是他們都看得見並憂心不已的問題,政府卻視而不見。從雲林到苗栗,整個中部地區佈滿了可怕的高汙染開發案,台塑六輕廠已經使得濁水溪出海口南岸的天空滿是懸浮微粒和缺水造成的沙塵暴,海岸線只見噴著黑煙的煙囪和廠房。而北岸,政府還預計再建造國光石化,只差一個環評大會就要通過了。芳苑鄉的居民茫然著,自己生長的土地究竟會變成什麼模樣?二林相思寮被中科四期工程預定,再往北,大肚台地在台中市西屯區一片野百合的台糖荒地上要設立經貿科技工業園區,台中市北方的后里,大片寧靜美麗的田園就要被中科三期排放的廢水汙染。繼續走,苗栗灣寶和竹南大埔正在被殘暴地強制徵收,怪手鏟起了已經結穗的稻子。身為台中人,有時我甚至覺得政府正在有計畫的毀滅我的故鄉。為了發展這些對台灣大多數人並無任何獲利的高污染產業,政府打算逼人民付出多少代價?

國光石化輕油裂解廠(俗稱八輕)宣稱在2025年正式營運之後,每年將會帶來4%的GDP產值,然而這些產值會進到誰的口袋?至少絕不會是當地漁民和沿海棲息的白海豚。這項開發案需要供應用水的攔河堰和一個深水港口,因而招來可能影響濁水溪排洪功能以及河口生態系的質疑。而六輕廠已經造成雲林地區供水匱乏,再加上國光石化第一期評估每日用水量達40萬噸,那麼民生用水和灌溉用水到底要從哪裡來?地層下陷問題又如何解決?目前學術界已有近500位學者連署反對,中研院也在院士周昌弘等提案下,首次達18位院士共同聯名反對一項開發案並要求排入院會討論,包括副院長王惠鈞、前衛生署長陳建仁都在其列。

國光石化造成的環境汙染,除了大量排放溫室氣體二氧化碳之外(不是說好了要節能減碳嗎?),更直接衝擊中部的農漁產業及全台灣人的健康。彰化、雲林兩縣的水果、牡蠣、雞蛋、豬肉等漁牧產品都佔全國產量數一數二的高,彰化縣的水稻產量更是全國第一,蔬菜產量全國第二,倘若遭受汙染,無異於毀壞國內農產品供給的結構。誰敢把受汙染的農產品吃下肚?即使我們不知道,那後續造成的醫療負擔,也是國光石化背後未被計算到的龐大成本。更別說懸浮微粒直接影響空氣品質,在蓋了六輕之後,雲林麥寮當地罹癌人數顯著增加;然而那絕不僅僅是中部地區居民的健康問題,小小一座島嶼,每個人都吸得到這些汙染物。據《商業週刊》六月份報導指出,由中興大學環境工程系教授莊秉潔評估,國光石化運轉之後,平均每年會使每立方公尺空氣中的懸浮微粒增加0.6至2微克,等於增加約6%,如此沉重的代價,在中興工程顧問公司為國光石化做成本評估的報告中都看不到。

然而,國光石化預定興建地所在的大城鄉居民之中,卻有許多人支持它的到來。反而是鄰近的王功居民多半反對興建。「王功人有反東麗造紙廠的抗爭史,然而大城的人窮怕了,」一位彰化朋友告訴我,「他們其實都知道那會造成多嚴重的健康損失,但有回饋金對他們的確是吸引,現在的環境下,他們種田、養殖,一樣沒有未來。」但國光石化能帶來多少當地的就業機會?麥寮六輕廠的殷鑑不遠,需要修正的,該是台灣整體經濟發展政策中盲目追求GDP表面數字的方向。

追尋白海豚之旅

截至7月7日,經過環保團體和無數民間人士默默奔走後,「全民來認股‧守護白海豚」行動蒐集了三萬多人、約155萬股(尚缺50萬股)的認股意願書;在7月7日遞交內政部,當局也允諾一個月內將召開跨部會審查。認股行動尚未停止,近日認股進度也仍在持續推進中(見表一),然而官方同意與否仍是未知數。「其實認股主要是為了聚集人氣,不是真的要大家出錢。要是政府准了就很快,希望有一些有良心的企業直接來當大股東。」蔡嘉陽說。除了即將和荒野保護協會舉辦音樂會,他也發函給國光石化股東之一的富邦金控,邀請董事長蔡明忠一起談談國光石化問題,盼這位企業家拿出良知,撤銷對國光石化的投資。

在遞交信託申請書之後,張育憬和孩子們決定親身走一趟台灣西部海岸,為白海豚努力了一個多月的孩子們都想親眼見見牠們。於是六個小義工在張育憬帶領下來到中部,走遍台中至台南沿海,蔡嘉陽細心為他們解說海岸生態。可惜罕見的白海豚並沒有現身打招呼,「至少他們看到了海岸的生命力。」蔡嘉陽說。張育憬的兩個女兒蹦蹦跳跳的拎著白海豚玩偶回到台北,曬得紅通通的小臉上並沒有失望之情。濕地生態、潮汐、消波塊乃至於台中港北防波堤宛若流氓治國的詭異管制限定(民眾不能進去,但釣客可以,並將由釣權會等五個團體「自主管理」),對這群台北孩子都是新鮮的體驗。

「我們還是有機會能看到白海豚的。日本人都能為了卡通裡才有的龍而進行森林保育信託,我們為何不能為實際存在的白海豚做信託?」張育憬說,「大部分台灣人不願花心思去聽這些,所以我只是做一個橋樑的角色。這不是為了誰,如果是為了環保團體,就該叫他們付我錢啊!」她在積極地推動守護白海豚時,想的並非酬勞,只是教育。身體力行的關心環境問題並非難事,然而多數人只是不願去做,而大人的世界裡處處矛盾的邏輯,像明明教孩子節約資源卻又進行大型開發,「這樣叫孩子怎麼不叛逆?」

在行動告一段落之後,她回想這奔波西門町的一個多月,常常遇到一整天下大雨,到晚上七、八點人潮湧現時又捨不得走,常到撤蓬時才返家,然而她們遇見了許多有趣的人和事情,雖然辛苦卻十分值得。到6月26遊行時,臨校平等國小的師生也一起參與,其他家長都對她說:「謝謝妳帶孩子做這件事情。」




TAG: 台灣涵吉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曆

« 2019-10-18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數據統計

  • 訪問量: 73968
  • 日誌數: 41
  • 建立時間: 2008-05-26
  • 更新時間: 2013-12-14

RSS訂閱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