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投姊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12-07 19:04:16 / 個人分類:心情隨筆

噗~最近筆欲很強,來~聞香喔。


林投姊、肖某十八冬、周成過台灣、呂祖廟摜籃假燒金,這些故事大家應該都很熟悉。若說起林投姊,一定會勾起許多人幼時經過林投樹林的恐懼,深怕那阿姊仔熊熊跑出來,咬掉一口肉。

本人出外時,多少會打聽一些林投姐的傳聞。各地版本也都不同,地點由嘉義到台南,也不知道哪個才正確。乾脆就自己老家的版本來分享。


婦人李招娘的丈夫,討海身亡,幸好後頭厝算是富有,多少有些積蓄,自己辛苦養育三個兒子。來了個丈夫生前的朋友探望,叫周阿司。阿司仔殷勤對待,招娘仔日久生情,但是當時民風較保守,一個寡婦與夫友人來往密切,總是會讓人說閒話。周阿司告訴李招娘,若這次他的跑船生意成功,一定將他帶回廣東,正式迎娶她,絕不辜負。招娘仔當然心動,將剩餘的積蓄交給阿司,希望他生意能早日成功,自己與三個孩子有一絲寄望。阿司仔對天頂柱咒:「那對不起你,甘願起肖不得好死!」招娘仔才放下所有疑慮。

誰知阿司這個溜穗仔,用了招娘的錢做生意發了一筆大財,卻沒回台灣。反而回了廣東老家,蓋了大厝,娶了水某。招娘仔痴痴等候,相信中國那個阿司必會返台讓母子三人過海享清福。一年又一年,日子越來越困苦,直到兩個兒子受凍餓死,心肝盡碎。自己摧死小兒子,在海口的林投樹上,上吊而死。

招娘仔死後經常現身給過路人看,海口庄人懼怕招娘仔這厲鬼。幫她蓋了小宮廟,以求平息。也給她個「林投姊」的稱謂。聽說宮廟靈驗,許多賭徒紛紛來求運。有個衙門補快,自己也嗜賭,來了宮廟求運。誰知林投姊馬上現身,求補快幫她刻個神主牌棲身,幫助她度海尋「夫」。補快不敢怠惰,準備好,就帶了她渡過黑水溝,找尋阿司仔的下落。查到消息後,補快將神主牌放在阿司仔宅大門,願由林投姊自行做主處理。招娘仔進了大宅,不敢相信這一切。他便成了真正的厲鬼。經常現影騷擾阿司,阿司仔在精神崩潰後,殺了自己全家人,然後一刀往自己的心窩刺入………。



話說小時白目,人一多,哪在怕什麼林投姊,經常在樹林邊叫囂,來至證實自己膽識。至於單獨一人時,則是快跑經過,連瞄都不敢。林投會結果,青色的。熟了像顆小鳳梨似的。拿了香蕉刀劈下,剝了一瓣來吃。同伴皆大為佩服。林投果嚼起來頗酸,微甜,但是有一種獨特香味。更早還看過原住民用來釀酒。玩伴說:「哩吃了不怕被附身?嘿係鬼勒甲ㄟ。」

「鬼?鬼什麼鬼!哇龍不驚啦!」順便踹了那林投一腳,任他搖晃。小兔崽子為了證明林投是不能吊人的,紛紛想爬上去晃,可是那葉子有小鋸齒,螫起來可不好受。

那個吃林投果的白目小孩,不知是否讓棲息在那的「靈」動怒,沒多久得了「飛蛇」(皮蛇)。那從腳纏到肚子,紅紅一片,也高燒不退。聽說纏到胸口還是脖子就會一命嗚呼!西醫看了無法度,中醫看了猛搖頭。跑遍了鄉鎮大小廟,最後北上高雄苓雅區的一個小宮壇斬去。見那師父唸唸有詞,燒了符加持,用那毛筆沾朱砂畫了幾圈,說可以回去修養。代價是兩百元紅包。

可神哩~果真回去開始退燒,兩天後,流膿的疹子開始結疤,不藥而癒。




好了,本撿角仔,要來喝竹葉青了,掰掰~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