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與我的浪漫(下)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09-11 18:09:38 / 個人分類:心情隨筆

有一段時間我體會出;駕馭的感官享受已經不再是車子性能決定,看自己敢不敢用力轉而已。我也時常嘲笑那些花大筆鈔票改裝自己車子的人。車子改了一堆花俏的零件,也是無用。不會用車來享受駕馭感,而是把車當成一種速度上的媒介與外型的顯眼,到頭來會很空虛的,更好笑的是一堆人戴著一點都不安全的安全帽。或是高檔亮麗的人身裝備,卻鮮少使用,多浪費阿!當初還再學卡普時,膝蓋護具磨損很嚴重,還是用切菜的覘板切割成塊,用電鑽釘上去,現成的殺灣好裝備!通常一個月,又得換覘板了。

有次拜託了很久,借了ZZR14,在還沒上橋時,就猛拉轉速。上萬大橋後已時速275公里奔馳。視線自然縮成極一小點,腦袋一片空白,錶只能用餘光看個半秒。高速下臉頰根本是已經算是貼在安全帽鏡片上了,身體各處都承受G力與風壓,只要一鬆懈,結果必定難以挽回。當時想,這是我的極限了嗎?誰知後面有好幾隻黑劍急速射出,車友超越了我。頓時!驚覺這也不是我要的。在台灣,心臟敢轉到時速300的人大有人在,卡普殺灣200也是大有人在。但我追求速度之虞,付出的代價已經太高,同樣嗜好的朋友,因我受傷,他家的大門至今仍不敢踏入問安。摸著開過刀的傷疤,身體也似乎受不了下次的衝擊。同學有時耶揄我出國一定要脫光光安檢,不然誰相信你身上那麼多鐵塊!姊夫是我的保險專員,經常開玩笑說我在詐領保險金嗎?雖然累積了很多經驗,在高速下避免衝撞騎其他車輛,自身受到最小的傷害。但是;速度,是種致命藥癮,穿上再好的裝備也不能倖免。

車少有與我的戀互相交集。有次與喜歡的女孩子相約,盛裝打扮。那時還有吃檳榔的習慣,約會前偷吃一顆,邊騎車找個隱密的地方想吐個汁,卡~~~呸!


才忽然想起我戴的是全罩式安全帽......。

也有難得參雜戀愛的時候。那時載著她,關掉引擎,我們從恆春山上順著小路而下。涼風ˋ芒草原ˋ金色海洋ˋ與那對岸半島的廣闊,盡收眼底。緩緩下了山,平地皆是正要收割的稻穗,與她緊緊相依,時間停止,似乎保有永遠的甜蜜。難為的是那天我提議,我們大喊,把不愉快都趕出去!適當的車速ˋ適當的發洩!

我把不愉快都消除了,他只是剛好含到,咬起脆脆的蜻蜓....。

過去有時間就是騎車,擁有重機時,要是休假,最常跑的路線就是旗山>甲仙>六龜>美濃>高樹>高雄。尋荖農溪無人的地方,一頭栽進涼爽的河水,脫下裝備,享受陽光給我的熾熱,或是上寶來溫泉,讓神經鬆弛,回程在美濃吃個板條ˋ遨遊一下花海,時間充足還可以去茂林賞蝶,生活就是如此。我喜歡車子有本身的無法避免的缺點。如烤大腿ˋ搓雞雞ˋ難操控ˋ太笨重ˋ漏機油。但是我都很樂意接受,他也不是承受著我的重量ˋ我瘋狂的技術ˋ翻車的傷害,過於完美的車,一點都不會讓我感到有趣。人也不是如此?朋友無法彼此接受,那該怎麼相處?又怎能抱怨沒人關心,說自己是個遇不到知心的人?

小車有小趣味,大車有大遊戲,都是我享有的消遙。過年後我獨自騎車環台時,在台東長濱過夜。當時的座騎是台粗曠猛獸,可是當我與他遨遊海岸,對著天空嘶吼,發出心裡的聲音之後。他卻顯得溫柔,平順的送我回山腰上的旅館。原本烏雲密佈,月兒探出了臉,驅走了遮蓋他的灰蒙。我用手指算算,從第一次有車至今,已奔馳了將近百萬公里,月兒與我相距384400公里,剛好來回一趟。我拿出放在胸口的威士忌,在寒冷的夜暝,舉起酒瓶向月亮致意,還有那些老朋友,乾了這瓶酒,真暢快!這就是我從始至今所要的吧!你ˋ我ˋ她一個簡單的浪漫。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