啞巴樹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09-04 01:15:16 / 個人分類:心情隨筆

前幾天忽然下了一場小雨,因背著電動工具和鐵製器具,深怕淋壞了。青年急忙躲進工地旁的樹下。喔?看到地上那些散落的龍眼,原來這是一棵龍眼樹!地上有些龍眼被踩破了,有些被工人啃得精光,種子散落在旁。

他以前在老家田裡,跟阿國種了一棵龍眼苗,可是那棵樹是啞巴,不會結果的。等了十幾年,花不開,果不結。原來是啞巴,但是看著他繼續茁壯,青年每次回老家也不願鏟了他,就讓他靜靜佇的在那。


青年還沒成為少年時,有幾個玩伴,家裡不是務農就是討海。有趣的是,以青年的老家為線,後方的家庭都是討海人;僅僅幾呎之隔。我們的家面西面向山的,就是種田。他們的家面東面向海的,就是討海。玩伴之中,只有一個成績比較好,他就是阿國,不過他哥哥成績更好,每次都是第一名。他雖然有三個哥哥,一個妹妹,但是他比較喜歡找我們玩。

我們經常去砍竹子,作竹砲。先拿一個短竹節,插上一根較硬的木頭,固定好。然後再拿兩邊竹節都削掉的竹桶,兩邊都塞上泡過水的報紙作成的小彈丸。只要用力將短竹節往竹桶一推!塞在前方的彈丸便會,碰!飛射出去。假使彈丸是衛生紙做的更好,威力會比較大。噗~但是事後會被大人追著打。因為賣衛生紙的藍色小貨車,久久才會來村裡一次。萬一把衛生紙當彈藥打完.....

我們這群,每天都很快樂的玩。偷芒果ˋ挖土豆ˋ挖粉薑ˋ偷纏鳥仔踏上的鳥放生,做了一些我們認為是冒險的壞事。別的事我們都知道是不好的,但是將鳥兒放走,不對嗎?那些大人總是很生氣,拿著打牛的細鞭追我們。

阿國他老爸是討海人,我們偶爾跟他一起去港口找他阿爸。漁港的地上,有很多大魚,死不瞑目的躺在那,長大後才知道魚的眼睛是不能閉上的。有時候會有海龜被捕上來,照慣例兩隻放生一隻,三隻宰一隻。當時我們都覺得好殘忍,海龜很可愛,而且海龜好像真的在哭泣。還有海豚,雖然大人都說不好吃,但是還是將他們開膛破肚。電視上演的大白鯊中,海豚是我們的好朋友,我們每次看他們在漁港待宰,都很傷心。告訴阿國他爸爸,能不能將他們都放了?他老爸只是哈哈大笑,回答我們:「酣因仔!放了他們,阿國哪來的飯吃。」

務農的孩子,有會從田裡,收了一些菜瓜ˋ茄子ˋ四季豆,分送給鄰居或是討海人。討海的孩子也會拿一些鑼鼓魚仔,送到務農家。因為這是大人交代下來的習慣,於是村裡,家家每天都是山珍海味。

這種日子不知道過了多久。阿國有天生病,發高燒,雖然好了,但是成績卻一落千丈,人整天恍惚恍惚,叫他也老半天才回應。原來,他聽不見了,也沒辦法講話,因為他根本不知道別人說什麼。一天天過去了,見到他的機會也變少了。直到,再度感染肺炎,在青年再度回老家時死去。

以前,玩伴們討論長大後的志願時,大家不是說總統ˋ大老闆ˋ科學家。只有阿國說要討海,討海非常辛苦,我只聽老媽說得非常可怕,阿公也說討海不好,為什麼阿國說他想跟他爸爸一樣?當時還不太懂,現在才知道,原來他想跟爸爸一樣,繼承那種能背負責任的人。可惜,如今只有啞巴樹才知了。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