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萬的背後意義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6-15 17:47:18 / 個人分類:心情隨筆

 

我今年27歲,上面這張相片,是我上個月靠勞力的總收入;十八萬

 

老媽抱怨她的牙齒都崩掉了,沒辦法吃東西,老爸說他想買腳踏車,而我的儲蓄險又將到期需要7萬餘元父母沒有開口跟我要錢,想說他們這麼辛苦栽培我長大成人,剛好有機會,拼命賺,就晚上正職做夜間施工,趁早上找一些散工或是自己承包小型的水電業務,累了就回家睡一下,不知不覺票務帳戶有了十八萬。這得感謝那些貴人幫我介紹工作,還有一些老闆的賞識,願意給我這年輕人打拼的機會。雖然這十八萬剛到手後就去大了半。

 

這次我人身第一次的單月高收入,以後可能沒有這個機會了。然而這十八萬,有許許多多的心聲與血汗故事。有趣的是,很多人不知道我全身斷過六根骨頭,屁股那個髖關節最嚴重,讓我走路是跛的,在努力調節左右腳的平衡之下,現在看不太出來,加上肩膀這個鈦釘還沒拆,我無法像正常人一樣睡覺,只能靠右側睡,或乾脆半躺在椅子上睡,導致我常常一臉倦樣,更別說那些無法預警的骨頭酸痛。喔?還有輕微的胃潰瘍食道逆流,只要稍微吃到飽一些或是太過刺激的,就會看我去廁所抓兔子,有時候騎車到一半想吐,得含在嘴巴裡,找水溝吐。身上可以辨識的傷痕,比我的歲數還多。縱使如此,我還是很喜歡目前的生活,有生存慾望,有讓我去努力的目標,說辛苦是還好,真的。因為有人比我更辛苦。

 

由我老爸說起好了,我老爸比較晚娶,在結婚之前的積蓄,都拿去栽培兩個妹妹了,所以結婚的費用還是老爸去借來的。等賺到錢之後,老家爺爺奶奶說想打掉土腳厝,蓋水泥屋。老爸只好又拿出一畢生積蓄去蓋房子。身上又變成一無所有,但是一年365天,我很少看到父親休息,只知道有工就出,沒喊過累。而在我小時後,似乎也不會因為老爸不帶我出去玩而鬧彆扭。因為我常常餓肚子,小小的腦袋在想,我家可能很窮吧?在聯考時,我偷看過父親的存摺,有15萬(買工作用的貨車剩的),聯考上了私立學校,林林總總的費用,印象很深,剛好7萬7。而我去六輕打工的費用,根本不夠補,那時候想起,在麥寮爬那麼高拉線,風吹日曬,還要被師傅幹譙,賺錢;真的很辛苦。此後我學生時期的寒暑假,必在工地出現,只為了希望可以減輕父親的負擔,更甚想起,乾脆休學,讀殺小書,卻被父親大罵:身在福中不知福」在國中ˋ國小,畢旅我都沒有參加,也不敢跟家裡說,對我父母撒謊,我這屆剛好取消,不用去記得畢旅費用都是三千餘元,對當時的我來說,是天文數字!夠我吃一百多天的早餐!

 

 

以前上課老師都拼命折磨我們,連下課時間都在考試,考試少一分打一下,作業寫不好唸了名子就丟出去,要自己跑去撿除了體育課,其他都被挪用來趕進度,又三不五時在那靠北說:「不讀書沒前途,要做工」之類的話,當時我還酣酣的,因為聽了很酸,我老爸也是做工的啊?他也是負起了責任,承擔了這個家庭,有必要把工人罵的這麼難堪嗎?就在課堂上直接與老師對罵。老師們還認為我態度惡劣不受教,一度要求我轉學,或打電話通知母親來把我「領」回去。在學校我得罪了老師,受盡冷嘲熱諷。然而,那時候,我還不知道什麼是的滋味。

 

 

上大專後漸漸的發現,同學有的,我都沒有。他們開口要就有,而我是不敢開口。因為當時還小,那種物質慾望比較的心態很重,我不想跟別人不一樣。要擁有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打工。當賺到了錢,反而對物質慾望不感興趣了,因為又看到父親滿身髒污回家的身影。後來,我除了組裝電腦掙錢,也在餐廳當二手。更是對餐飲有了莫大的熱衷(這還有一段故事),也搞到自己學分欠一堆,無法完成學業,平常跟著別人說畢業畢業,實際上我只有完成國中學歷。問我賺錢到底是為了什麼?很簡單,就是為了生存而已。

 

 

我真的覺得現在的年輕人只會出張嘴摳,完全沒有活力可言。說夢想談理想都是一種玩笑話。我曾經為自己許過很多願望,慢慢的在努力完成。如去歐洲看古蹟,喝莊園美酒、去非洲被河馬追、去澳洲用重機在公路上奔馳、在美國的鄉間迷路,甚至為了小時後的夢想去日本學廚藝。為了什麼?為了證明我自己的能耐,我想證明;不是只有有錢人才能周遊列國,只要有心就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而不是整天抱怨什麼,自己無法怎樣怎樣云云。年輕人有的優勢是什麼?就是有衝勁、有活力、有夢想,有雙手可以做事;但是我看到的,就只是回家找爸媽要東要西。我會忌妒嗎?當然會!但是我更驕傲,因為我獨立了,不只可以讓自己生存,還可以替父母分擔。年輕人說什麼吃苦,我都是聽不太下去的。長輩我願意聽,因為他們的刻苦環境非比今日。我們可以注意到一件事情,很多年輕人怕熱、怕太陽假使連自由的在陽光之下行走都做不到,還談什麼吃苦與努力?根本都是屁嘛!

 

 

我常去買便當、買飲料最常看見的就是一堆年輕人直接就走去說要什麼,而不是排隊或是車子亂停,阻礙到別人的交通,要不然就是過馬路根本就沒在看紅綠燈跟車子,邊走邊聊天,好像路口就是他家一樣。同理心都沒有,更不用說道德了。路上隨處可見的垃圾,偶爾會看到年輕朋友,就這麼隨手一丟,好像很正常似的。跑夜店、吸毒拉K、飆車好像都是很時尚的行為,是我真的根社會脫節了嗎?連一些騙吃拐幹的行為,年輕人都不認為這是一種錯誤觀念,整個家庭教育與學校教育根本是徹底失敗。什麼是人情世事,連個邊都不知道整天只在乎自己,整個人生除了自己還是自己只有自己的痛才是痛!因為我很早就出來工作,什麼刁難、什麼嘴臉也看得差不多了,要是翻臉,工作沒了,更不用說賺錢,也就學會如何去應對或是博暖。賺錢生存才是王道!而非自己的自尊為上。前幾年工作機會非常多的時候,年輕人在幹什麼?幹他媽的,自己都快養不活了,還在嫌什麼錢太少,福利不夠,光聽這些,我就飽了。

 

 

現在多數學生物資非常充足,反而讓他們不知道什麼該珍惜,什麼該捨去。記得以前我在餐飲業工作時,看到年輕人,我用的份量就會稍微多一些,我以為他們是肚子餓才出來吃飯,以前我是常常餓肚子的,希望這些人能吃飽,最後證明,只是我一相情願的想法,看到那滿滿的餿水桶,心有多痛?去年老闆積欠薪水跑路,大家都聽信老闆的保證,一欠就是4個月的薪資,人跑掉時,身上可以說真的沒錢了,中午吃飯,我就躲在消防管排上睡覺。有些老師傅多少還剩一些,幫我叫了便當,知道我不好意思,都故意說是多出來的。當我在樓梯間吃那便當時,

眼淚根本是無法控制的。很早在當學徒時,師傅就說過;做人,要是要學會互相照顧,而我一直記在心裡。當我越來越有能力時,就試著去幫助更多人,出錢出力。真的,這樣使我感到快樂。現在年輕人懂什麼?傷害別人,也傷害自己,腦袋裝屎的比裝腦漿的多。要不然就是一味的追求外表,與我年齡相近的,才差沒幾年,真的感受到價值觀很不一樣。一個人要表現出來的質,是行為,是你正在做的事,而不是身上穿的。那些普渡咬鳳梨的神豬,牠穿上衣服就變成人了嗎?

 

一樣,還是豬嘛!

 

 

然而,我個人最討厭的還是權貴子弟。出賣勞力的師傅們,難免有會工安外發生,但是你們相信嗎?在協商補償時最常聽到的是什麼?就是「餘命價值」四個字我記得有一個案例,一個師傅摔成終身殘廢,當賠償金達300萬時,建商怎麼說?他們可以臉部紅氣不喘的說:「這師傅的餘命價值不足300萬」所謂的權貴族群來說,300萬算什麼?想一想,萬一我摔死,餘命價值也只夠買台北市的一間廁所然而,這些權貴子弟靠著上代的庇蔭,一帆風順,他們認為自己的生命是高尚的,是無價的。300萬?對18%族群來說,算什麼。萬一老天爺開玩笑,他們的價值也只夠買間廁所。我從來不認為人有貴賤之分,只是欠缺栽培而已,看我的朋友群就知道,從餿水伯到洗車小弟,都是我可以交心的。但是多數年輕朋友的人生觀念,就是遠遠瞧不起這些人。沒有我們所謂的這些低下階級的人,能夠成一個社會,或是一個國家嗎?人人都負有一個人生的長久任務

,只是屬性不同而已。

 

 

雖然不是所有年輕朋友都這麼不堪,但是這些狗屁到灶的觀念,像一種傳染病在蔓延。十八萬對我來說,有什麼意義?太多太多了。

 

小時後翻書看到這句

 

當生活時生活,當要死時當點綴,不為煩惱動一眉,不為俗事怨一言。

 

這是日本戰國時代名將「前田利益」也稱慶次郎的所言,他也是當時瀟灑遊俠的經典代表。印象很深刻,我也把這當成自己的人生觀,雖然現在只奉行到三成而已。雖然我對金錢什麼概念,有就花,花得痛快。因為我消費,而別人才有錢賺。當這樣說服自己時,真的不會為俗事怨一言。年輕人就是不要再出一張嘴,我也追求過刺激,曾經在萬大橋用ZZR14一路轉到時速275公里,曾經為了育幼院的小朋友花盡心思,曾經為朋友義氣相挺讓自己沒錢吃飯,也曾經為了女朋友無家可歸。惱過什麼?怨過什麼?還真的記不太起來。

 

年輕人的人生嘛~就給他熱血,給他瀟灑,給他勇敢的吶喊出來!不然活像個死娘砲,有什麼意義?空白的人生?痛快的大幹一翻啦~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