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邊的故事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8-12-20 19:50:29

  我們身邊有很多好的故事,多到散落一地我們都想不起去撿痔瘡外科

  我的父親是七二年出生的,九零年落榜。照爸爸說,複讀一年肯定能考上不錯的大學,但家裏沒有條件,兄弟姐妹 6 個,差不多都是結婚生子的時候了。被我爺爺一句“榜上無名,腳下有路。”打發去東北投奔大爺爺,大爺爺是軍隊出身,當時地位算很高的嫩膚

  背上蛇皮口袋,揣著奶奶烙的糟面餅,登上了北去的火車。當時是他第一次坐火車,淮安沒有直通瀋陽的火車,要到徐州轉車。在徐州轉車時,因為在月臺上亂竄,被巡警發現,檢查背包,發現幾塊糟面餅,就揮手,去吧去吧。

  到了大爺爺家,以為憑大爺爺的身份怎麼也能安排個差事。但是大爺爺革命出身,從來沒有為家裏人謀過一點福利。兒女也都平凡的生活著,到現在最好的也不過是在銀行工作。當時,大姑和二嬸在家裏糊火柴盒,掙點錢,我爸也就跟著她們一起糊。大爺爺看這也不是事啊,跟爺爺不好交代,大嬸做生意挺賺錢,就說給點本錢去跟大嬸學做生意。我爸就像是《人生》中高加林那樣的人,放不下作為知識份子的脆弱的自尊,不願意去吆喝,也確實沒有經商天賦。擺了個雜貨小攤,他卻在一旁捧著本書看的津津有味,來人了也不知道招呼一下,得也不是做生意的人。在東北蹉跎了半年左右,連來回路費都沒掙著。

  後來,又去了河北滄州,我姑奶的女婿,應該叫表姑父了(我們那這麼叫),在糧食站做站長,爸去投奔他。這下該有個好事做了吧。我爸就去了麵粉廠,麵粉廠當時機器很老舊,一開機滿天都是粉塵,眼睛都睜不開,現在也好不到哪里去,矽肺,麵粉廠工人的職業病。在那做了一兩個月,實在做不下來。又踏上歸途,這回總算掙著路費了去除妊娠紋

  九十年代初,正是民工流開始的時候,村裏不少人都去上海,廣東掙大錢了。爺爺一看,你去上海吧,當時我二姑也在上海,正好有個照應。

  二姑托人在上海城郊給他找了一份工,腸衣廠。就是豬小腸,用來灌香腸的腸衣。當時還沒開工,要先建場地,在地上鋪上磚頭,我爸爸要去很遠的建築工地上拖磚頭。每天累的半死。終於,廠子建好了。開始工作,工作就是把豬小腸裏的穢物刮出來。大家知道,腸子裏都是些什麼東西,那味道,臭不可聞,工作完那地方還是他們睡覺的地方。我爸只能在報平安的電話中說工作還不錯,跟二姑說起來也只能這麼說。

  老闆後來叫他去專門托運小腸,從屠宰場,在四十裏外,用人力三輪車。屠宰場總在半夜殺豬,我爸就得在晚上八九點鐘的時候,騎著空車趕往屠宰場,屠宰場是流水線,豬肚子劃開,豬心,豬肺擱這邊;豬肝,豬腰子擱那邊;大腸拋這邊,小腸拋那邊。我爸就得上去搶小腸,把它盤好,裝車,裝了上百斤。踏上歸途,總得在別人工作前把它拖到地方。遇到爬坡時,死命踩腳蹬,軲轆也不轉,爸總羡慕從身邊飛馳而過的自行車,要是我騎車也能像騎自行車一樣輕巧就好了。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曆

« 2019-03-20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數據統計

  • 訪問量: 1288
  • 日誌數: 16
  • 建立時間: 2018-10-25
  • 更新時間: 2019-03-05

RSS訂閱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