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班化”教學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8-10-10 17:34:23

  課外補習作為主流學校教育的重要補充,實質上是為了填補優質教育資源的不足而存在,其目的是為了更好地促進學生全面發展。然而由於教育發展不均衡不充分,優質教育資源相對緊缺,為獲得有限的優質教育資源,部分家長過度焦慮,並將這種焦慮情緒連帶著錯誤的教育理念都傳遞給下一代,最終相互裹挾著陷入了“囚徒困境”。基於此,走出“囚徒困境”的關鍵路徑,一方面是加強對課外補習市場的督導,規范引導課外補習市場良性發展;另一方面也是更為重要的是改變現行招生考試“唯分數論”的做法,全面推進基礎教育優質均衡發展。這兩方面應得到教育決策者同等程度的重視,多方聯動探尋標本兼治的善治之道。

  現在不是在提倡“以“麻雀學校”的辦學條件和師資配備,更有利於因材施教,實行個性化教學。這樣的教學方式符合現代教育的發展方向。

  六年級尚有15名學生,四年級減少到7名學生,一年級就只剩下5名學生了,全校學生只有55人,且學生數量呈現逐年遞減的趨勢,這是浙江紹興柯橋區平水鎮上灶完小的生源現狀。附近的王化完小人數更少,全校僅41名學生,其中三年級僅2人。隨著城鎮化的加快,農村人口不斷向中心鎮、向城市集中,“麻雀學校”已成為全國性問題。(《紹興晚報》7月10日)

  今年1月21日,馬雲在三亞鄉村教師頒獎會上提出“百人以下的鄉村學校原則上都應該撤並”,“希望大家共同來推進中國的拆校並校機制”。照他所說,上灶完小,王化完小,還有浙江省內新昌、嵊州等眾多山區小學都要撤並。

  大量撤並農村小學和教學點影響農村學生就近入學的權益,農村學生出現“上學遠、上學難、上學貴”的嚴重問題,導致安全隱患和輟學率增加。從教育的社會性視角看,大規模撤點並校,還加劇了鄉村文明的凋敝。

  筆者去年走訪了浙江新昌一些山村,突出的感覺是人煙稀少,除了老弱病殘,幾乎看不到年輕人尤其是學生模樣的少年,整個村莊死氣沉沉,荒廢頹敗。我走來走去,沒發現學校,只是找到一所學校的遺址。偶有雞犬相聞,卻再也聽不到朗朗讀書聲。這樣的農村哪有活力可言?哪有鄉村文化可言?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曆

« 2018-10-17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數據統計

  • 訪問量: 102
  • 日誌數: 2
  • 建立時間: 2018-08-30
  • 更新時間: 2018-10-10

RSS訂閱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