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06-09 16:37:17

夏日像一首纏綿的音律,微風伴隨著紗窗的搖曳,疲憊的我一頭倒在沙發上,昏昏欲睡。
“鈴、鈴、鈴”電話不合時宜地響起。“喂!”我迷迷糊糊地應著。電話那頭傳來一個陌生男人急促的呼吸,“是你嗎?你是雪兒嗎?”聽到這裏我突然提高了警惕,一下子睡意全無,“你是?”對方似乎完全沒聽見似的,我聽到了你顫抖的聲音,“是你嗎?真的是你嗎?……”我一下子蒙了,難道是你,不!不可能!十三年了,我無論如何也不會相信。那一刻我根本就沒有聽到你說了什麼,只是眼淚無端地往下流……
在你的盛邀之下,我踏上了尋你的路。那一天我特意穿了一條窄身的短裙。再次重逢,歲月並沒有在你身上留下太多的痕跡。只是你早已從少不更時的少年變得成熟穩重。男人的成熟真的來自曆練。你略帶深沉地說:“我真的想擁抱你!可是……”你稍微停了一說,:“只是怕郎有心妾無意。”我眼淚泛著光,看著你那深邃的眼睛,顫抖著說:“我們早已有各自的故事,可歎的是---我們相遇太早,重逢太遲。”
時間突然一下靜止。你有意無意地掃視了一下我,我們相視一笑。你露出那久違的不懷好意的招牌笑容,“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你就穿了一條灰色的A字形短裙。”“記得!你說過,你對我的長腿一見終情嘛。”你拍著我肩膀,我們愉悅地盡情歡笑。
透過那泛著漣漪紅酒的高腳杯玻璃,在悸動的情懷中傾聽著,你從一個老師到一個商人的成功故事。時間融入那跳動的音符中,一切淡雅如詩。
你帶著幾分醉意地問我:“家裏一切可否如意。”
我輕啟紅唇品了一口紅酒,臉微微泛紅湊向你:“澀澀中帶點甜意。”
“那你記得我的電話號碼了嗎?”
“存在手機裏。”
你用食指用力地摁了一下我的頭,“重要的事要記在心裏。”
“不用了,就算我的手機丟了,我還會等你打電話給我。你一天不打,我等你一個月,你一個月不打我繼續等你十三年。”
“ 那如果……如果……”我心裏非常明白他說的如果指的是什麼。
“你的手機的鈴聲用了多久了。”他的手機鈴聲是《我是一只小小鳥》。
“ 從一開始到現在從沒變過。”
眼淚一下子模糊了我的雙眼。當年我在學校的文學社,社名就是《小小鳥》。終於相信冥冥中註定的相遇與分離,有心的人再遠也會記掛對方;無心的人,近在咫尺也遠在天涯。我仿佛隨著時光的隧道,回到了當年我們的嘻笑打鬧中。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