掀開了一頁頁飽醮深情的書頁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8-04-04 17:00:01

你真的離去了,你離去了又何妨?不是還有清風還有明月嗎?自有明月作知已,自有清風作故人。 有明月為我撐燈,有清風與我作伴;與明月低吟,與清風淺唱,那么再悠悠長的夜又算得了什么?也不過是月上柳梢至月下西樓的距離。月,你懂我嗎?如若懂我,為何照不亮我那顆為情所重重包裹的心?風,你解我嗎?如若解我,為何吹不散那道凝聚著相思的眉彎?夜,你曉我嗎?如若曉我,為何藏不住我心頭的朱砂?月你不知曉我的心事,風你不明了我的情懷,夜你不解我的風情,你們無法把他代替,他就是他,是我心中的唯一。

風吹落了記憶的封塵,掀開了一頁頁飽醮深情的書頁,字字無聲字字語,字字無言字字情。風吹開了用記憶釀造的那壇酒的壇封,依舊散發醉人的芳香。還記得嗎?你曾許過我詩般的情懷,你曾許過我畫般的未來。覓一座環山抱水的小鎮,尋一條鋪著青石板的小巷,築一座靜謐的小房,朝聞鳥語,夜聞花香;朝看冉冉升起的霞光,夜觀繁星璀璨,一壺香茗和幾卷詩詞與我們相伴。我還沒從夢中醒來,除了你,誰與我共享這份浪漫的情懷,誰與我攜手這段詩意人生。

腦海總出現這樣的畫面,一個大雨後的黃昏,一個叫柳永的多情男子就要和自己心的女子告別了,曲終人離心若堵,寒蟬卻不識時務在聲聲悲鳴,船家也不近人情在聲聲急催,不得不告別了,依依不舍地從楊柳垂岸的渡口登上蘭舟,想到從此一別,後會不知何年,滿腔的離愁化作一曲流傳千古的《雨霖鈴》,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誰人說?與自己心愛的情人分別,心中不忍不舍,與自己的知己作別,心中淒然落寞, 沒有共鳴人,從此又多了顆寂寞的心,沒有心靈相契的人,從此靈魂漂泊不定在這個即將來臨漫長的涼爽九月裏有著太多疼痛和關於都無法輕易的用言語或某種方式來訴說,離別記憶的歲月在月末,似乎是上帝無意間開的一個玩笑,試問自己,不知你是否還記得。

離別的渡口從來沒有間斷過別緒離愁,催發的蘭舟總是載不動相思悠悠。仿佛看見一個癡情的自己站在同一個渡口:依舊是深秋的一個黃昏,驟雨初停後,風輕輕地吹拂她單薄的衣裙,風輕輕地拭著她臉上的淚痕,她的蕭郎登上的蘭舟,早已漸行漸遠,早已消失得無蹤無影。只是渡口依然回旋著柳永的那一曲悲歌,而她在如泣如訴地和著:悒悒思憶誰與言,脈脈衷情誰與訴。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