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孩子們卻異常的興奮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8-03-16 17:32:07

一路上,汽車在隧道裏顛簸,似乎很難看到晴天烈日,一個山洞接著一個山洞,剛睜大眼睛,忽而巍峨的秦嶺山只在瞬間便消失。很多人都睡著了,想和女兒說說話,卻發現小丫頭早已瞌睡。於是,一個人在忽明忽暗之間不免多了幾分思索。

始終走的是穀底和山洞,心裏有些壓抑,總覺得有一種東西無法釋放出來,卻不曾得知究竟是什么牽絆了心緒難以張弛?就想生活情一樣,明明每天都在經營和付出,可有的時候,也會滋生出無名的惆悵和傷痛?也許,在俗世紛爭裏看久了,更向往那種最原始的清澈,是山是水,或者是田野,是牧場。

到了西峽,未曾見到山水的面貌,就先歇息。的確,近五個小時的秦嶺山隧道,我們早已是筋疲力盡。可孩子們卻異常的興奮,陌生的小城讓她感到格外新鮮,一會兒跑出賓館,一會兒跑進來,像永遠不知道困乏似的。

下午3點左右,終於來了所謂的西峽石門湖,路上聽導遊解說,這裏有著酷似漓江的風景。親近它,雖不及漓江的秀麗,也頗有幾分韻味。湖光山色盡收眼底,水波瀲灩,倒影著山,碧綠清澈,呼一口氣息,似乎要融入一份大自然的美麗與自己。坐船上,靠著窗戶,微風徐徐,拂動著我的長發,心底的壓抑也得到了幾許釋放。突然覺得,人生的一切便可在瞬間放下,所謂的欲望,只不過是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一場繁華。只要有誰願意陪我一起看山看水,看夕陽,浮生裏,這便是最美的奢華。

遊船上,山中風景在眼底盡顯,遠望那“一線天”的瀑布,從山叢林裏傾瀉而下,白色的帶子在幽深的穀底顯得格外亮清。停船,靠岸,三三兩兩的人擠在下面,都想要把自己定格在這裏。城裏人呆在籠子似的家裏久了,來到這兒釋放心情,留一份永恒給自己。我卻避開他們,躲在無人的幽靜之處,脫了鞋和女兒一起下水,水中的魚兒在我們的腳面上遊蕩,滑溜溜的穿梭在我們的肌膚之間,親吻著腳踝,想起了柳宗元《小石潭記》裏的句子:“潭中魚可百許頭,皆若空遊無所依。日光下徹,影布石上,怡然自樂。俶爾遠逝,往來翕忽,似與遊者相樂。”

望著四圍的山,盛夏的深綠,枝繁葉茂,幾只鳥雀從身旁掠過,泛著翅膀,停靠在樹枝上。白皙碩大的石塊,堆砌在水邊,自然的鬼斧神工造就了這份與世無爭的天籟之地,供人們在累了停泊片刻。我終是俗世之人,帶著滿身的灰塵,在這清潔的山水裏,想洗去一份塵埃。於是,越過秦嶺,一路辛苦,只為與你相擁。無法用華麗的詞句為你寫滿錦繡篇章,因為我的辭藻很拙略,更因為旅遊指南裏把你描繪的堪比天堂,可我仍想說,在疲憊不堪之時,你拂去了我心頭的一抹灰暗在這個即將來臨漫長的涼爽九月裏有著太多疼痛和關於都無法輕易的用言語或某種方式來訴說,離別記憶的歲月在月末,似乎是上帝無意間開的一個玩笑,試問自己,不知你是否還記得。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