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風幹的鄉村記憶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11-03 11:22:04


也許是上了年紀吧,也許是離開鄉村太久了吧,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我總是忍不住去想壹個小山村,壹個安放我童年記憶的地方。

在我的印象中,家鄉是寧靜和安詳的。瀘水河,像壹位裊裊聘聘的仙女,在村前飄然而過。如煙的晨霧,隱約的小舟,在槳聲燈影裏,山村的黎明,已然悄悄降臨。不久,家家戶戶的炊煙升起來,在牛牟犬吠裏,整個小山村,也漸漸溫暖和熱鬧了起來。我對這個小山村的記憶,猶如小草般執著和堅韌。那青磚灰瓦的民居上,壹定有長著蓬草的,高高聳立的馬頭墻。那鵝卵石鋪就的小路上,壹定有光著腳丫,追逐嬉戲的孩童。那門前光滑的石凳上,壹定有戴著老花鏡,納著鞋底的老嫗。當然,村前的泥路上,也少不了扛著犁耙、咬喝著老黃牛的漢子和系著花布圍裙、背著竹筐的婦女。

最有趣的,是在冬閑的時候。屋外寒風凜冽,屋內暖意融融,廳堂裏,鄉鄰們圍坐在壹起,壹邊品茶,壹邊聊天。這茶可不是普通的茶,是主家精心配制的,有胡蘿蔔、花生米、武功山雲霧茶、冰糖等。把缸是先天晚上從各家各戶要來的,上面還寫上了各家的名字。要把缸的時候,主家還會順便說上壹句:“明天到我家來喝茶哈!”。這時,被邀請的鄰居,往往連連道謝。第二天上午,鄰居們大多能準時赴約,喝茶的時候,各自拿著寫了自家名字的把缸,或圍坐在八仙桌上,或坐在長板凳上,慢慢地喝茶。喝茶往往要持續大半天,末了,各自拿著自家的把缸回家去了。現在想來,也許那時物質太匱乏了,壹戶人家是出不起那麽多把缸的,但另壹方面來說,這樣做也很衛生。喝茶,是大人們的事情,小孩子不大感興趣,但家裏來了那麽多人,很是熱鬧,於是也覺得有些意思了。現在,外出打工的年輕人越來越多了,留在家裏的都是些老弱病殘,整個小山村,幾乎變成了空巢村,那種熱鬧的場面,現在恐怕是難得壹見了。

要過年了,家家戶戶殺年豬、蒸米酒、炮南花根、熬米糖、做糖古,這是孩子們最高興的時候。殺年豬,那把彎彎的油光鋥亮的閻王鉤,很神奇,殺豬師傅擼起袖子,系上壹條油晃晃的黑色圍裙,健步來到豬欄裏,拿著閻王鉤,往豬下頜壹鉤,豬嗷嗷叫,知道自己的末日到了,前蹄直立,身子往後,拼命掙紮。殺豬師傅將它壹路拖到廳堂,然後抓住豬的腋下,與抓住豬尾巴的助手,合力將豬按倒在條凳上,再壹刀捅向豬的喉嚨,頓時,鮮紅的豬血噴湧而出,豬血恰好流到了準備好的臉盆裏。隨著豬血越來越少,豬痙攣了幾下,便宣告生命的結束。殺豬師傅於是將它掀翻在地,接著便是褪毛、開膛、分肉。這邊的廚房裏,正在演奏鍋碗瓢盆進行曲,竈火通紅,肉香四溢。鄰居們也陸陸續續來了,殺豬飯就要開吃了。孩子們等不及啦,歡天喜地端著小碗,在旁邊的小桌上,早就吃起來了。蒸米酒,也很有趣。挑選上好的糯米,洗凈,浸透,然後上甑去蒸。糯米飯熟了,香氣誘人,孩子們不怕燙嘴,迫不及待地用小手抓飯團吃,壹邊吃,壹邊發出“赫赫”的聲響。最妙的是,放在柴草堆中大甕裏的糯米飯,發酵成酒的時候,酒香撲鼻,十分誘人。孩子們按耐不住,就悄悄地揭開蓋子,偷嘗幾口。每當想起這些,我的心裏總有壹種香甜的感覺,像空氣壹樣,彌散了開來。
春節裏,最熱鬧的地方,當屬祠堂了。它坐落在村口,三進兩層,飛檐鬥垬,蔚為壯觀。前面是大廳,中間是天井,後面為享堂,兩邊有回廊。祠堂大門的門額上有“魚石劉氏宗祠”幾個鎏金大字,享堂上方高懸“立本堂”的牌匾,牌匾下的神龕上,依次供奉著劉氏的各位先祖的靈牌。每年的大年三十,這裏燈籠高掛,香燭裊裊,三牲齊全。第二天,鞭炮聲聲中,劉氏子孫們,穿著嶄新的衣服,齊聚祠堂,對著祖宗牌位,魚貫而拜。禮畢,圍坐八仙桌,喝茶抽煙,品嘗農家糕點。也可以坐在旁邊的長板凳上,天南地北地神侃。這時,孩子們則忙著撿炮仗、踢毽子、跳盤子,玩得不亦樂乎。整個祠堂,洋溢著融洽快活的氣氛。

要是時光能穿越到明朝的話,也許在這裏,妳就能遇見劉孔當了。當時還是孝廉的他,中等身材,面容清瘦,溫文爾雅,有謙謙君子之風。少年時,他負笈遠行,前往頂泉寺的復禮書院求學,1591年又與理學家劉元卿、刺史周惟中倡辦識仁書院,傳播陽明“心學”,同時,又在家族宗祠裏,聚眾講學,教化族中子弟。在這裏,他激情四溢的講演,弟子們瑯瑯的讀書聲,穿過祠堂的銅門環,與輕風流水應和,溫潤了整個小山村。1592年,他以二甲第二名的成績考中了進士,先後擔任翰林院編修、庶吉士、文林郎等官職,在1605年的夏天卒於京城任上。他為官十四載,勤於政事,勉於學問,有《海鏡心篇》等著作傳世。死時,享年四十有八,英年早逝,可悲可嘆。他創立的“家訓”“族規”,依舊高懸祠堂,可這裏的劉氏子孫,可否還在傳承它?劉孔當的老宅已經被時光演沒,進士牌坊也不知所蹤,只有他母親親手栽下的“母子樟”,雖歷經四百余年的滄桑,卻依然在歲月的煙雲中,靜靜地守望著那壹抹青綠。

正月裏,鬧花燈,是我們那裏的傳統節目。大約是臨近元宵節的時候吧,村裏就開始制作龍燈了。龍燈有兩種,壹種是草龍燈,壹種是紙龍燈。草龍燈,顧名思義,就是用稻草捆紮而成,也有龍頭和龍尾。紙龍燈,則是先用竹蔑編成龍身,外面再糊上紙,這個做起來要費事些。正月十三、十四、十五三天,龍燈隊員們,統壹著燈籠裝,到各家各戶耍龍燈。主家先是鞭炮迎接,然後遞煙端茶上點心,最後包上紅包相贈。舞龍燈的後生們,則連聲道賀。孩子們或踮起腳尖張望,或像泥鰍壹樣,在人群裏鉆來鉆去。那時的人們,是多麽快樂啊。現在,城裏也有耍龍燈,但完全沒有我家鄉的那種味道。

想起故鄉,心中是滿滿的溫馨和甜蜜;想起故鄉,心中又有壹種淡淡的憂傷和遺憾。我的那個小山村,那個安放我童年記憶的地方,我還能回得去嗎?也許,我只能將這些鄉村記憶風幹,小心地珍藏在心裏。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曆

« 2017-09-24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數據統計

  • 訪問量: 4169
  • 日誌數: 24
  • 建立時間: 2016-08-17
  • 更新時間: 2017-09-22

RSS訂閱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