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麽有時候看起來是以暴製暴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8-01-08 11:31:37 / 個人分類:健康

在冷暴力中最明顯的特征是,具有欺虐性質的為所欲為,對自己傷害了他人毫無反思與自責。
在細察傷害行為的時候,經常會發現,最有殺傷力的不的一定是對方的不忠、背叛、拋棄家庭,而是傷人者在傷人事件中所持的態度。
也有人婚外情不能自已的,甚至到了非離婚不可的地步,但是當事人如此自責,對自己造成的傷害如此內疚,他的懺悔是那樣發自肺腑,雖然他不可饒恕,情非得已,但在某種程度上,他以態度的贖罪,將傷害極大的降低了。這種對傷害的降低,表現在對這個事件的結束行為上。
有時候,我們會好奇,會認為某人軟弱,為什麽不能快點放下一段不健康的關係,重新去尋找屬於自己的幸福呢?但事實可能是,這是一個未完成的事件,是賬本上一筆沒有收回的欠款。在這個事件沒有結束之前,一個人可能很難開始新生活
不認錯是過錯方最殘忍的施暴。
我們會看的比較清楚,哪怕是普通人之間,如果有人對我們無禮,而我們又沒有能力還擊,我們就很容易受到傷害;更何況是情人之間,一方對另一方的無禮,好似感情的事很難說的清楚,誰喜歡誰,又不喜歡了,情無罪,人們會這樣開脫;但說的更直白一些,其實就是發生在關係性質為情人的、人與人之間的欺淩與被欺淩。
我們來解釋,為什麽真誠的懺悔這樣重要,有可能為一段關係的結束畫上平和的句號,而不是以某一方刻骨銘心的仇恨糾纏不休。
假如是平等的兩個人,如果一方使用了占有了或者毀壞了另一方的財物,他是一定要道歉、感謝、或等價賠償的;隻有在一方更有勢力的情況下,我用了你的東西又怎樣,我打爛了你的東西又怎樣,你受到損失又怎樣——
一句話,就是欺負你,怎麽著了吧?
如果是舊社會,對方的身份就是財大氣粗的地主老財,你就是一無所有的窮苦長工,你可能對於這種不平等,對這種被欺負,有心理預期,甚至認為是正常的,那也許不會如此被激怒。
但現在談的是愛情,愛情的一條普遍真理是,你如果負心你就是對不起我,我如果為你付出了很多你就要懂得感恩;這條真理存在的前提是,一種未經確認的基礎條件——平等,所以當欺淩行為出現就很難辨認,因為意識不到這是不平等的力量對峙,出現的必然現象,所以特別憤怒——付出的一切,美貌、提供給對方的機會、財富——如果隻是損失了這些,或者並不算致命一擊,
致命的是遭到侮辱的感覺,就像一個人打了你,卻不道歉,這種受到輕視受到無禮對待的傷害,會影響一個人對自己的感覺,也許會降低一個人對自己的評價,這才是他無法再重新開始生活的重要原因之一。
有例子表明,有人也許會非常努力地掙紮著,想走出這段不健康關係的影響,他也許非常努力地投身於自己從前喜歡的事業,積極參加各種活動,甚至取得了不俗的成績,但依然不能療愈心中的傷口,他的自我再也沒有恢復,他會處在一種深沈的情緒低落之中,除了那個傷害他的人,要麽道歉,要麽倒黴,否則遭到破壞的心理平衡無法恢復,也無法恢復對新的感情生活的胃口。
而從一開始就肯反省肯懺悔的人,他最大的慈悲就是,沒有敗壞對方自我的完整。
暴力本來就和欺虐連在一起,當我們談及親密關係中的冷暴力,其實不隻是有一方叫著不作聲,問著不答應,不回家,經常不必要的逗留在外;吵架了,不回應,不解釋,不溝通,這還算是被動的冷暴力;
主動的冷暴力,以上文中提及的伊阿宋和金蛇郎君為典型,是這樣的——他決定關係的走向,他主導你未來的安排,他對你的痛苦報之以鐵石心腸的回應。
暴力狂的高明就是鉆了人類還無法透視心靈的空子,你看上去毫發未傷,其實內心可能千瘡百孔。
但最糟的是,愛情關係特別蒙蔽人,讓人認不清這實質上是人和人的較量。因為以為這是一種特別的、有別於普通關係的親密關係,所以很容易錯誤的以為隻要對方知道自己有多痛苦,對方就可以明白自己的錯誤,回心轉意。
甚至還期望用以暴製暴的手段強製對方認識到自己的錯誤,比如,也使用對方的冷暴力手段,對方不說話,自己也不說話,對方不發微信,自己也不發微信,對方冷若冰霜,自己也表現出冷若冰霜的樣子。
但不同的是,自己仍然是這場冷戰中深受其害的一方。你的冷並不能傷害到對方,反而傷害了自己。對方也許無所謂,死撐的人是你,等著對方打電話的是你。復製對方的冷暴力,並不能使你顯得強大。因為他仍然主導了關係,你是按照他主導的關係模式在和他相處,哪怕你以為你很厲害的使用了暴力。
在冷暴力的實施中是有虐待心理的。
如果說有些人說看到一條蟲子在自己的腳底扭動的越厲害,他就會遏製不住越想使勁兒的把它碾的稀巴爛;在這種暴力關係中,也有可能出現同樣的心理,一方越表現出受到傷害的痛苦,另一方就越會冷酷無情。
一方麵,一個人表現出受到傷害,會坐實了他有軟弱的某一麵;另一方麵,看到他人軟弱有時可能會對人的心理有刺激作用,“虐待者的一個特征就是,隻有無助的人才會激起他的虐待欲,他不會想去虐待強者。他贊美有力量的人,愛他,向他屈服;而那些沒有力量的人、不能反擊的人,他就輕視,想要控製他們。”
並不是每個人都是虐待者,但也許在每個人的性格中會或多或少有些虐待傾向,隻是有時是以我們熟悉的別種定義表現出來,比如欺軟怕硬;比如一種很少被註意的虐待性快樂
當一個媽媽把自己的焦慮傾倒到孩子身上,看到孩子被打擊到了,流下了委屈而害怕的眼淚,她或者會後悔,會蹲下身為孩子擦掉眼淚,但是看到一個生命被自己的強力掌控和降服,孩子的悲傷或者真的對某些媽媽來說具有虐待性快樂的,雖然往往情緒復雜,很難察覺。
就是對一個高傲的情人來說,在他的心裏,也許原初的想法隻是瞧不上自己的愛人,隻是懶得理她,他決對不會想到他有這種殘忍的想法,要去虐待對方;
但在某種意義上,對方的痛苦,對方完全被他自己拿捏在手中所給予他的強大感,他事實上是享受到虐待快樂的,隻是這種快樂不象平日那種興奮的快樂,它更是一種心情舒暢、養得胖胖、生活的欲望都得到了滿足、自我感覺良好的自得和安全。
我們都有一種生活經驗,當在路上遇到一隻可怕的狗,你最基本的做法之一是不要跑,更不要露出恐懼的神色。據說動物對於恐懼這種氣味很敏感,假如我們觀察,我們會發現,在比人類保留了更多本能的動物身上,比如狗,當它用洞穿人心的眼睛盯著你的眼睛,研究你的眼中有沒有露出怯色,明顯在估量彼此的實力,估量你是不是一根可以啃動的骨頭,你有勇氣與否,直接決定它是即刻口吐白沫,呲牙咧嘴撲向你狂吠,還是默默的走開。
據說,狼群中一旦有狼受傷,它的血、它的傷口,就會吸引其他狼的攻擊。它最後會被狼群撕碎,成為同伴果腹的美餐。對於虐待心理的研究,雖然還很難說,和遙遠的動物本性有沒有淵源,是否是弱肉強食的變形,但是,很顯然過於暴露自己的軟弱也許是不明智的。
在對二戰時期,集中營中的犯人和納粹進行的研究也表明,越是卑躬屈膝,喪失了人格的完整性的人,更加受到了納粹的愚弄和虐待;相比之下,反而是那些有良知有信仰,保持了自律和自尊的人,較少受到虐待,蓋世太保喜歡“他們的秩序,以及他們的工作習慣、技能和謙遜的態度。”
體現在親密關係中,一個人的軟弱,不是隻有哭泣、哀求、無條件的順從,這些比較吻合軟弱這一印象的才是軟弱表現;從某一方麵說,大家心裏都是清楚的,歇斯底裏情緒爆發、指責、質問、甚至動手打罵的,不一定是關係中的強者。
在有個案例中,男方要離婚的理由是,女方對他多次進行人身暴力攻擊。乍聽上去,女方簡直不可理喻,因為男方手臂上多處深深的刀疤,都訴說著女方是多麽瘋狂。“動不動就進廚房拿刀,有一次我失血過多都休克了。”但是,誰才是關係中始作俑的兇手,似乎沒有那麽簡單。隨著了解的深入,我們會找到女方行為失控的原因,是她的性格,還是一個人被欺負的逼到了死角上。在這對貌似女強男弱的關係中,誰才是真正的強勢一方。
從女方愁苦無助的表情和男方風輕雲淡的無所謂,很可以去推測兩人中誰才更像真正的受害者。男的不交錢,不回家,不管孩子,什麽都聽他母親的,經常在外頭花花到半夜,女方的交涉碰上的總是這種無所謂。
其實在當事雙方中,就像我們獨身一人和一隻可怕的狗相遇的情景有相似之處,那就是一種感覺,產生在兩者之間的感覺,誰弱誰強通過眼神和呼吸就知道了。
有一種軟弱,是以一種失控的強勢表現出來的。這種失控的強勢,包括喋喋不休的指責謾罵,包括死拉著對方一定要把個理說清楚,包括氣急暴力攻擊,包括在對方冷暴力的時候,亦以冷暴力的方式以暴製暴,維持勢均力敵的表象——而對於另一方而言,哪怕他沒有清楚地意識到,或者在他的潛意識裏,他仍然清楚,這一切不管表現出來是多麽強大,其實都是乞求他的垂顧,乞求關係的連結。
一個有自尊心,而又敏感到自尊心受到傷害的人,往往會以這種強勢的表現掩藏自己的脆弱,掩藏自己受了傷害,還企盼對方回心轉意的軟弱。但這種掩飾在動物的直覺中,也許很容易就被洞穿。這也就是說,為什麽有時候看起來是以暴製暴,雙方力量是相等的,但顯得強勢暴力的一方反而落了下風,因為這種變形的糾纏亦是求和的信號。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我的欄目

日曆

« 2018-01-18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數據統計

  • 訪問量: 979
  • 日誌數: 5
  • 建立時間: 2016-08-12
  • 更新時間: 2018-01-08

RSS訂閱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