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血染紅了雲汐的白衣,鳳九淵緩緩的朝下倒去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8-09-15 20:52:04

鳳九淵的眼睛暗了下,隨即恢複常態,低低的說了句:“若是有一天天界被毀,你會怎么樣。”

不過疲累的雲汐並沒有聽見。

輕輕鳥鳴,陣陣花香,一只蝴蝶翩翩飛來,落在正熟睡的雲汐的睫毛上。悠悠轉醒,雲汐立即向身邊看去。

旁邊早已沒了鳳九淵的影子,貂兒也不在。雲汐找遍了靈穀,卻依舊沒有發現鳳九淵,如今鳳九淵身受重傷,究竟去哪裏了?不知為何,雲汐心裏隱隱有些不安。

“雲汐,仙界危難,快隨我去大殿。”長老急急從遠處奔來,抓住雲汐的手臂就向大殿奔去。

“長老,出什么事了?”

“被封印在虛無界的魂尊破開封印,此刻天帝正與他對抗。”長老急得滿頭大汗,一邊走一邊為雲汐解釋,“如今你已修得仙身,快去守護界石。”

待得雲汐來到大殿後,長老立即撐起結界,保護雲汐與界石。

將手輕輕放在界石之上,淡綠的光芒緩緩浮現,包裹住界石,漸漸融入其中。瞬間,一股磅礴的能量噴湧而出,籠罩住整個天界。

泠崖之上,天帝正與魂尊對峙,感到界石所發出的力量,深深地松了口氣,這下,沒什么好顧慮的了。

魂尊見此,嘴角緩緩勾起了一抹嘲諷的弧度,他被封印幾萬年,以為他就這么來嗎。

魂尊冷笑一聲,直接飛入仙界,天帝見此一愣,怎么回事,界石的力量已經被激發了。

起身剛要去追,立即止住腳步。

“吼”一聲沖破天霄的獸吼,響徹天際。隨後一只渾身火紅的巨貂從泠崖之下飛出,足有一人之高,正虎視眈眈的盯著天帝。這貂……

雲汐剛剛將靈力注入界石中,就感覺似乎有些不對勁,為何界石會如此排斥她的力量。只見濃鬱的綠光中帶著絲絲紅煙,再一用力,一道白光直襲雲汐心口。

躲避不及,身體不收控制砸到大殿柱子上,一口鮮血噴出,雲汐只覺腦中一片空白。

“該死的。”長老見此咒罵了聲,剛要到雲汐身邊,一道紅色身影卻是快他一步,扶起了雲汐。

“鳳九淵!”雲汐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鳳九淵居然拿著匕首橫在自己的脖子上,此時的鳳九淵哪還有當日的溫潤,暗紫的眸子充滿了陰鷙,滿臉的冷漠。

“小心!”長老傾盡全力朝鳳九淵襲去。

“不要……”雲汐來不及阻止,鮮血染紅了雲汐的白衣,鳳九淵緩緩的朝下倒去。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