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條道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8-09-14 11:47:10

在教研組長龔正生活的小鎮,人們不知道鎮內幾所學校的教師,但一定知道每所學校的校長;教師不知道其他學校的同行,但一定知道其他學校的主任。但在龔成了老組長後,大家對校長不是很感興趣了,教師對主任也知之甚少了。

小龔

1994年教師節,鎮小上午開了半天慶祝會,中午共進午餐時,遊校長把青年教師龔正叫到自己的身邊坐下。一桌人輪流敬校長的酒,遊喝得非常開心。他回敬大家,鏗鏘有力地說:“老師們,不想做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我敬在座的一杯酒!幹!”大家不約而同地站起來,一飲而盡。

一石激起千層浪。張老師說:“不想做將軍的士兵的確不是好士兵。”鄭老師說:“好士兵就應該成為將軍。”王老師說:“我要把校長說的這句話當做座右銘,時時鞭策自己。”譚老師說:“我要把這句話在適當的時候傳給學生,讓我的學生在名言中長大。”很快,這句話彌漫了整個校園,時時被人采用。

龔正讀師范時就有當校長的願望,認為那是人生價值的最好體現。他天資聰慧,自然深知孫的用意。他更加勤奮工作,潛心鑽研,既當班主任,又當教研組長,數學教學與研究出類拔萃,受到教研員的好評。那年初考,龔所帶班級又交了一份好答卷。

大家議論紛紛,說龔要被提拔重用了。

天有不測風雲。那年春天,遊的生活作風出了問題,大家都蒙在鼓裏,直到暑期集訓最後一天宣布了新任的楊校長,大家才知道。楊對鎮小情況不熟,原班人馬不動,龔依舊當他的組長。

一次,數學組骨幹在縣城學習,楊在家宴請他們。在酒席上,大家都很高興,因為校長在家裏接老師的客,實屬少見。楊的夫人在實小工作,很是賢惠。酒席上,楊很高興,鼓勵大家為學校的發展,殫精竭力,要“敢為人先”。要後面的四個字一甩出來,立刻彌漫了整個校園。

龔引導組內教師研究教法、學法,一年一個台階,教研組成為“三優”教研組,在全縣也小有名氣。楊非常高興,要提拔龔做教務主任。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鎮教委,主任贊同。

天有不測風雲。那年5月,揚的夫人生病,他請假去做護理兩個月,結束時已經放了暑假。那段時間,學校工作由付副校長主持,結果出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期末閱卷時,有一張卷子錯改了分,驚動了管教育的副鎮長。副鎮長親自到學校查卷,查出學校管理存在三個問題報告給了鎮長,鎮長轉達給了書記。

原來鎮長是付的親戚,想付“轉正”,充分利用這一事件“說事”。暑假裏,付和“槍手”又密謀向縣局反映了楊的一些問題。縣鎮都驚動了,楊不得不被調到鎮黨校去上班。

大龔

一晃,龔已成了中年教師。

付上任後,龔離了婚,好在沒有兒女牽絆。這對龔的打擊不小,但他很快就站了起來,仍舊兢兢業業,不斷地鑽研,不斷地創新,把班級和教研組搞得紅紅火火。

付看在眼裏,卻一不關心龔的婚事,二不關注龔的業績。付怎么和前任截然不同呢?

龔與付同齡,兩人教書走的是兩條道:龔是考取師范,直接分配到學校工作的,思想單純;付是普高畢業後代課,轉成民辦教師,再民師進修,轉正過來的,城府極深。付在一系列的變化中讀活了他自認為正確的小鎮春秋,變得世故圓滑,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頗得親戚的賞識。龔自然瞧不起付這樣的人。特別是有一次開會,付當著全體教職工的面說:“我只要一不賭,二不嫖,誰也拿我沒辦法。”龔更是對付沒有了好感。

原來的遊、楊二人都是做出了業績,才出任校長的。雖然他們都犯了錯,但他們的本性與本質不壞,只是受不良風氣的影響,自己沒能做到慎獨。而付靠的是什么,大家都一清二楚。

學校裏沒有校長,只要有班主任,秩序依舊井然。但是只有校長,沒有班主任,那就會一團糟。或許處於這樣的考慮,有人將付推上了管理的舞台。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我的欄目

日曆

« 2018-09-22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數據統計

  • 訪問量: 5012
  • 日誌數: 14
  • 建立時間: 2016-03-02
  • 更新時間: 2018-09-14

RSS訂閱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