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科院摸底地方財政運行情況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12-05 17:24:34 / 個人分類:金融

在當前防風險、去杠桿進程中,還需警惕政府自身製造風險或產生“合成謬誤”。劉尚希表示,我國大量政策是各級各部門從自身角度出發製定的,從各部門角度看也許是有道理的,但合在一起可能就是錯誤的,這就是“合成謬誤”回收價

  中國經濟的增長超預期,財政收入形勢也隨之好轉。

  年初預估2017年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增長約5%。實際情況是,前11個月全國該項收入增速達到8.4%。

  不過,在整體收入形勢超預期的背景下,仍有一些隱憂。12月19日,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下稱“財科院”)發布《2017年地方財政經濟運行調研報告》(下稱“報告”),報告顯示部分地方財政增收困難,某省前三季度有六成縣級政府財政收入負增長;我國正處於新舊動能轉換階段,疊加老齡化、環保形勢趨嚴等,各地財政壓力普遍加大。

  從12月8日的中央政治局會議釋放的消息來看,防風險仍將是2018年重點工作之一。而財科院調研發現,部分地方政府舉債行為更為隱蔽。

  財科院報告建議,政府在化解風險時,需要警惕製造風險;政策實施過程中要加強部門政策協調,避免不同政策造成“合成謬誤”的現象。

  地區呈分化態勢

  今年10、11月份,財科院奔赴黑龍江、吉林、江蘇、天津、貴州、陜西6省區進行調研,同時進行的線上調查共計有17個省、145個城市和662個區縣參與,最終匯總得出上述報告。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從發布會現場獲悉,調研的東部、西部、東北地區經濟和財政收入形勢呈分化態勢。東部地區無疑是“穩定器”。2017年前三季度,東部地區一般公共預算收入比重為60.5%。近年隨著全國經濟增速趨緩,東部地區收入增速也有所下降,但增速高於全國水平,收入穩定性強。

  得風氣之先的東部地區,更早地布局新興產業。如2017年前三季度,東部地區戰略新興產業中的工業機器人、服務器、3D打印設備產量同比分別增長74.8%、69%、67.9%。

  西部省份近三年來財政收入增速在下降,但是2017年大宗資源品價格回升等,對這些省份財政收入提振作用明顯。如貴州地方財政總收入增速在2014、2015、2016年逐年下降,分別為11.1%、7.6%、4.4%,但2017年前三季度該增速回升到17.7%。

  投資拉動仍是西部地區的主線,像貴州大數據等新產業隻呈點狀突破。之所以此前的財政收入增速整體下行,在於傳統支柱稅源下滑明顯。如貴州的煤、電、煙、酒稅源稅收增速從“十二五”初期的26%回落到5%,金融、醫藥、電子信息等新興領域稅收增速雖然快,但這部分占總稅收的比重隻有10.2%。

  西部省份財政自給率不夠高是個老問題。貴州、陜西近三年來財政自給率大致在38%、47%的水平,問卷調查顯示整體呈下降趨勢。

  同樣受到上遊資源品價格回升影響,東北地區2017年收入增速有所回升。不過,東北地區財政增收仍然相對困難。如2017年前三季度吉林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同比下降2%,其中縣級政府收入同比下降10%。財科院報告顯示,吉林39個縣級政府中有24個負增長,13個縣政府收入降幅超過20%。中潤的物業二按、二按貸款服務均以低息處理,樓宇輕鬆轉按及二按,套現貸款變得更簡單方便。中潤的低息及免補地價申請令物業二按、貸款服務更為簡單,業主可輕鬆對樓宇轉按及二按,專人負責代辦,中小企及業主均可得到幫助。

  即便是財力相對充沛的東部地區,也麵臨財政支出壓力大的問題。

  如東部地區2017年前三季度民生支出領域中,教育、社會保障和就業、住房保障、醫療衛生等支出分別增長18.9%、47.8%、75.4%、40.2%。

  報告提供的東部某省數據顯示,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收支矛盾比較突出,基金支撐能力在下降。2014、2015、2016年該省企業養老保險基金備付能力分別為24、23、22.4個月,基金備付能力逐年下降。2016年全省55個預算單位中有35個出現當期赤字,赤字金額約119億元,比上年增加41億元,其中有2個設區市本級和2個縣級市出現累計赤字。

  2017年“環保風暴”刮遍全國,在改善空氣、改善居住環境的同時,經濟、財政方麵也承擔著一定的成本。

  如天津2017年陸續關停部分環保不達標企業,對地區GDP和稅收增速都產生影響。財科院報告顯示,天津關停在地稅部門繳稅的企業共計10334戶,2017年前三季度產生稅收收入3.3億元,較同期下降32.7%。其中製造業、建築業稅收下降規模較大,分別下降19.8%、67.5%。

  地方舉債更趨隱蔽

  今年幾次高層會議均表示,要嚴控地方新增債務,遏製地方隱性債務擴張。

  從財科院調研情況來看,部分地區確實存在債務增長的“隱性化”。各地明麵債務規模增長得到控製,滿足債務限額約束,但在財政收支矛盾加劇的背景下,地方政府支出還是得通過各種渠道的負債來落實。相當規模的支出來源雖不屬於政府負債,但卻形成了一種“隱性負債”。

  財科院報告列舉的行為包括,地方各類政府投融資相關企業負債(地方政府不對此類企業負債進行擔保承諾,但通過增加國有資本金等方式對企業進行投入,企業為政府項目融資,地方政府可能要承擔一定兜底責任)、政府支出掛賬(包括拖欠的項目工程款等)、各類項目資金間的互相挪用(不少財政困難地區,資金挪用相對普遍,用其他項目或新一年的項目資金填補挪用資金)等。

  收支矛盾加劇、隱性舉債的背後,跟政府間事權和支出責任匹配不夠合理有一定關係。財科院針對地方政府調查問卷顯示,省級政府和基層政府都認為教育和社保事權與財權不匹配。

  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院長劉尚希在發布會上表示,我國財政改革建成了激勵機製,但構建風險約束機製才剛剛破題。從利益分配的角度來看,中央占有優勢;但在風險分配上,地方占有優勢。像下級政府的財政風險,如工資拖欠、無力清償債務等,上級政府很難“見死不救”,會層層傳遞到中央政府。

  劉尚希提醒要充分提防“財政風險變形”,有些風險表現為金融或經濟風險,卻會誘發財政風險。比如國有企業出現虧損或破產,金融機構的不良率大幅提高等,債務清償等可能會轉移到各級政府身上。

  在當前防風險、去杠桿進程中,還需警惕政府自身製造風險或產生“合成謬誤”。劉尚希表示,我國大量政策是各級各部門從自身角度出發製定的,從各部門角度看也許是有道理的,但合在一起可能就是錯誤的,這就是“合成謬誤”。這是林國榮博士真實的人生際遇,然而他所受的挑戰與挫折不止如此,幾乎所有年輕人會犯的過失,他都無一倖免,只因為師父的引導,學會了如何轉移注意力與改變想法,培養出將危機變轉機的能力。

  12月19日,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宏觀經濟研究部部長陳昌盛在當天研討會上表示,他們調研摸底發現,地方隱性債務規模不小,包括明股實債的PPP項目,部分地方國企和機關團體債務也在增加,地方產業基金運作也有變形等。

  陳昌盛也表示,中央希望推動經濟往高質量方向發展,過程中要打好攻堅戰,還要防範風險。這個過程中,確實要關註政策協調的問題。每個部門都在貫徹中央的部署,貨幣政策、監管政策、債務管理等,每個部門可能都是對的,但是加在一起可能是錯的。

原文地址:http://news.10jqka.com.cn/20171220/c602111534.shtml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