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樓昨夜又東風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01-04 10:40:33

三十年,說短不短,說長不長。三十年,也許改變不了一片天地、一條河流、一個村莊,但三十年足以改變了一個人、一個人的前程。
過去的三十年對小白來說是風風雨雨的三十年,坎坎坷坷抗氧化的三十年,就像一葉浮萍,起起伏伏、跌跌蕩蕩,一會兒流浪到這,一會兒流浪到那,好似沒有爹娘的孩子。
命運總是作弄人,使他吃盡了苦頭,看似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但瞬間又錯過了。
那些美好的時光來得快,去得也快,恍如一夢。走到窗前,望著窗外,又是一年的冬了。厚厚的積雪堆滿了大地,有留下腳印;沒有腳印的一塵不染。有的樹光禿禿,葉子無影無蹤;有的樹還是滿滿的葉子,即使是在冰冷的冬天,仍然保持著往昔的綠色。鳥已不是陽光下盡情玩樂的鳥了,銷聲匿跡,即使有也只是幾只蹦來蹦去,覓食,無處躲藏的鳥,暴露在光天化日的眼裏。
小白無心讀那些詩,即使那些詩很美,美的如一片雲、一條小溪,他也無心讀了。胸膛空蕩蕩,空蕩蕩的如一間屋子。小樓昨夜又東風,昨日的陽光還是好好的,為什麼一夜便是滿地的雪了?那些雪、無情的冰冷,想是被一夜的東風吹來上海機票的吧?除此之外,小白找不出什麼解釋。
走了很遠很遠的路,嘴被風吹幹裂了,腳也走麻木了,才探聽到她的消息。他想破鏡重圓把說過的話收回,可是已經晚了,潑出去的水收不回來了,過去的時光回不來了。一次次的徒勞,一次次的不願放棄,也是枉然。等來的是一張白紙,一句話她回不去了,就像無邊的腳下流出無邊的沙漠,他驚呆了,他傻了。從此,沒了他。
天上有路嗎?雲能不能道出一切?夢裏有路嗎?現實能不能成真?小樓昨夜又東風,大雪淹沒了來時的路,沒了昨日,沒了往事。即使有,也像一只麻雀,蹦蹦跳跳,無處躲藏。麻雀是平凡的,沒有好看的外表,沒有好聽的歌喉,春天裏成群結隊飛來飛去,誰會在冬天裏很冷的雪天去喜歡一只孤單的麻雀呢?它餓了,出來覓食,沒有陽光,風吹起它新智我的絨毛,它小小的眼睛看世界黑亮黑亮的大。
不像那些畫眉、鸚鵡,安在溫室內,享受著人間的美好。它多想飛在空中做一只鴻雁,排著整齊的隊伍。春來了,北往;秋來了,南飛。即使是在冬天,它寧願忘記那些寒冷,想起溫暖,感謝陽光,感謝風和雨。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