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鄉是大勢所趨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11-06 11:58:41

學校裏開過了上山下鄉的動員大會,接著又到市里參加遊行,在學校的遊行隊伍解散後,心事重重的回到家裏,我把學校開動員大會的情況跟爸爸媽媽講了。同時試探性地徵求爸爸媽媽的看法和意見。

媽媽的意見是要我回老家東北撫順農村,畢竟那裏是我們自己的家鄉,在老家,那裏的親戚多,熟人也多,在勞動和生活上不會吃虧。

而爸爸的意見,和媽媽的觀點正好完全相反,他說:“咱們的孩子一旦回到撫順老家,肯定是得住在他爺爺家,孩子他爺爺的成分是地主,我們的兒子一旦回了老家,別人肯定會給他氣受。給他扣上地主孝子賢孫的大帽子,無論你怎樣表現好,都不會有辨認看得見。萬一再出點什麼岔子,不論做什麼的解釋,大家都說不清楚。在政治上受牽連,那是不可避免的。勢必還會影響到以後的進步。還不如就讓他跟學校一塊兒下,其結果也許還會更好一些。”

爸爸的一席話,反倒說得媽媽啞口無言。她也不再說什麼了。

記得從61年9月到64年的期末,從小學四到六年級,我一直是班上少先隊的中隊長,學習成績在班裏始終名列前茅。深得班主任老師的賞識,在校長那裏,我也是很有知名度的。在小學畢業升初中的時候,班主任老師對我寄予的希望過高,他總認為我報考成都四中應該沒問題,硬逼著我報考成都四中。可我常聽別人說起,四中是全省的重中之重的重點中學,能上四中的都是成都市尖子生中的尖子生,雖然我在本校,算是拔尖的,但在成都市那麼大的範圍內來看,我根本算不得什麼。頭腦裏早就產生了一種根深蒂固的畏難想法,絕對不敢報考四中。班主任老師曾為此事多次找過我的父母,可是我做夢也沒有想到,爸爸媽媽也不知道是怎麼了,竟然會同意班主任老師的這個建議,決定要我去報考四中。

在小升初的考場上,我的心理負擔過重,抬頭看著考場前面的監考老師,心裏總想到萬一考不好怎麼辦?這思想上一旦開了小差,考試的成績就可想而知,當然也就不可能考好。後果當然可想而知。好些道考試題,在平時根本不是問題,而在考場上竟然不知所措,考試的最終結果,成績相當糟糕,不但四中沒考上,就連普通的全日制中學也沒指望了。

從考場回到家,爸爸媽媽把我好一頓埋怨,說我給他們丟了臉面。我也感覺到這初中是考不上了。沒想到後來,被當時的人民北路中學(成都市31中)半工半讀學制的建築職業班錄取。到學校報到以後,我才有所明白,所謂半工半讀,就是每個學期所規定的學習時間段內,一半時間學習初中文化課,一半時間到建築工地參加專業體力勞動。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