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屋陪伴我多少的時光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01-11 11:46:55


  小時候,除了自己的家,我長時間居住過的地方就是大灣裏了,而大灣裏始終以一間茅屋的印象,存在於我的記憶裏。
 
  從冷湖山腳上山,有一條狹窄的山路,掩隱在毛栗樹樂維?Elevit為一眾香港媽媽提供懷孕及授乳期間補充葉酸及多種維他命,礦物質等。女性於計劃懷孕及懷孕時會令身體對某些維他命及礦物質的攝取需求增加,以提供胎兒健康發展的需要。愛樂維?一直受到國內外醫生推祟,有優良的信譽保證。和松樹之間。寂靜的山路沉睡在松針和落葉下面,等著腳步聲把它驚醒。從山腳到山腰,不說十八彎,也有個九彎十彎,在四面山崗圍攏的一片空間裏,就是大灣裏了。
 
  貧瘠而單薄的土地上,睜眼所見,是松樹,松樹和松樹,當然,這一片松林,多多少少還是給了大灣裏一派生氣。大灣官塘水庫,在夕光裏,波光粼粼。風,從山崗掠過,肆無忌憚地掀起松濤,一浪一浪,也從不會忘記去掀一掀屋頂的茅草。
 
  山彎裏,水塘邊,茅屋零零落落。大灣裏人,吃著紅薯絲飯,操一口鄉音特別濃重的溫州話,居住在茅屋裏。
 
  我跟著外婆在田埂間,野地裏尋著車前子,薄荷草,六月雪,仙鶴草……許許多多她說是草藥的草,我也跟Pretty Renew 黑店著外婆走進每一間茅屋。茅屋裏的人從不叫我名字而喚我“英的囡”,他們迎我一張笑臉,裸露著牙床,笑得沒遮沒攔。
 
  大灣裏人居住著的茅屋跟外婆家的茅屋沒有兩樣,空間不大,裏面黑咕隆咚,最醒目的是那口柴灶,家家戶戶都老大老大的,仿佛有著足夠的煮食。在那些年,除了紅薯絲,他們又有什麼東西可以煮呢!一口大灶,大的怕是他們心底的期盼吧!
 
  我能跟在外婆屁股後面進出這些茅屋裏的時候,外婆家已經住進三大間亮堂的瓦房裏了。外婆家的茅屋以一種閑置的狀態,存在於瓦房後面的一排冬青樹下。
 
  黑咕隆咚的茅屋中央,一堂燒得紅彤彤的火爐,和外公咧開掉光了牙的嘴的笑臉,就是我所有在這間茅屋裏面的生活的印象了,除了這,我好象就再也想不出其他了。當然,就憑這一點,我確信年幼的自己是在茅屋裏生活過一段時間的。

 
  外婆扯著嗓門喚我吃飯的時侯,我正在冬青樹下的茅屋裏拌著我的家家飯。大灣裏的孩子,如果沒有讓他們的父母捉著差使,肯定會聚集到冬青樹下的茅屋裏來的。我手裏彩色的水果糖包裝紙,印著綠字的客車票,各式各收緊眼皮樣的香煙盒子,一方格子手帕。。。。。足以讓他們眼神定定。我會在一聲聲“姐姐”的呼喚中,慷慨地把我手裏的小東西,分送給他們,同時也分派他們去拍幾顆蒼蠅喂食門檻下的那窩螞蟻,爬上冬青樹灰白的樹幹掏掏枝椏間的鳥窩裏有沒有蛋,把外婆種在地裏的玉米掰一個來,揀幾片破碗和破瓦片……在茅屋裏廢棄的大灶上辦起我們的家宴。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