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洋溢著春陽的和煦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04-21 11:15:32


那是在一場戰鬥的間隙,蘇聯紅軍一個步兵連的戰壕裏,疲憊不堪的士兵們突然聽到隨風飄來熟悉的歌聲:“正當梨花開遍了天涯……”他們仔細聽,發現那歌聲竟然鑽石能量水 騙局是來自對面的德軍陣地。蘇軍一位中尉連長從望遠鏡裏看到,在對面的陣地上,一夥德軍正圍著一架留聲機載歌載舞。這個步兵連的戰士憤怒了,他們未經請示就向敵軍陣地發起了攻擊,戰鬥非常慘烈……當他們打退了德軍,找到那架留聲機時,發現唱機仍在轉動著,仍在唱著……中尉連長捧著唱片跪在地上失聲痛哭,活下來的戰士都跟著號啕。為了奪回這張唱片,8個紅軍戰士獻出了青春的生命……

對於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的小學生來說,他們最喜歡上的課肯定都是音樂課了。音樂是用音響的魔力作用於人的情感,引起聯想、想像、激動、共鳴,以潛移默化的方式使人接受某種道德情操、精神品質、意識觀念的薰陶滲透,它也可以誘發人內在的感情,觸發人們內心積極情感,也使消極的性情感得到宣洩。那麼,對於只有9歲,疾病、饑餓、孤獨、膽怯甚至恐懼纏身的還是個小男孩的我來說,音樂表現出的撫慰更像甘露、醴酪的滋養。小集鎮的小學校到四年級才開音樂課,這已經是很及時了。

那時候,小學是五年制,這意味小三數學補習著我能在這裏接受兩年的音樂薰陶。四、五兩個年級共五個班,每週只有一節音樂課,因為全校只有一位音樂教師,而且是代課教師,他姓董。

有一次,或許是董老師心血來潮,又或許是他偷懶,他竟然讓我的同桌、名叫董安娜的女孩上講臺演奏手風琴並演唱《喀秋莎》這首樂曲。也是在那節音樂課上,我是第一次見到能放在胸前、雙手配合、左手操作風箱右手按鍵彈拉出美妙樂音的手風琴,那之前董老師上課伴奏用的都是現在還放在音樂教室中間已經破舊不堪、腳踏上去嘎吱作響的腳踏風琴。

董安娜是一個金髮碧眼的小姑娘,她笑且很甜美,那是一種真誠、純潔,特別有感染力的笑容。她有一張芭比娃娃臉,大眼睛和長睫毛,再加上笑起來往上翹的嘴角,越發讓我覺得她就是個小天使。她在講臺上表演時,嘴角還是帶著微笑,眼神歡快飛揚,姿態端莊優雅,節拍準確到位。她的演唱時而舒緩恬靜,時而激烈悲壯,時而歡快明朗,年幼的她竟對樂曲闡釋得如此精彩絕妙,堂皇迷離中,把我們帶到了茫鑽石能量水 騙局茫的白樺林,帶到開滿梨花的果園,帶到明媚的春光裏,帶到硝煙彌漫的前線……琴聲悠揚,歌聲嘹亮,春意盎然,落英繽紛……簡陋的教室裏,安靜而甜蜜,身著破衣爛衫、饑腸轆轆的師生心裏和美安詳。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