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一切用悲涼的文字去傾訴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01-28 12:20:07



  也許我做人真的很失敗,自從到了這裏以後,我好象沒有真正的,發自內心的笑過,甚至有時一天都不會說話了,我常常問自己:這是真實的我嗎?這到底跟團去日本還是不是我?對啊,我笑過,每次看到現實的你們,虛偽的笑了。我變了,變的自己都不認識我自己了.我到底是誰?很想肆無忌憚的說笑,但自己像是一只刺蝟,用刺把我牢牢的包圍,那樣才會感覺到有一絲絲的安全感,可是卻會把我身邊的人,把每一個想靠近我的人刺的遍體鱗傷.有時我想把一些不開心的事跟人述說,可是誰又是很耐心的聽我嘮叨.其實還是因為我膽小,害怕受傷.所以一直我都把心裏。
  
  又是孤獨的時候,夜色深沉,沒有月光,漫天星辰,守著一盞明亮的燈,卻發現心很疲倦,也很慵懶。
  
  心窗封閉,沒有任何的縫隙,不是不想走出憂鬱,只是因為太恐懼陽光背後的黑暗。
  
  走了這麼久,依然沒有改變最初的自己,癡傻依舊,惆悵亦然,沒有太多的悲喜,卻有滄桑後的淒涼,往事不想守候,並不是會在拆裝貨櫃一刹那間忘卻。
  
  總是留給別人不變的表情,其實心有冰冷,我只是不想傷害,也不想受傷,懂得什麼才是真正的心痛,所以,我會冷靜,讓所有的浪漫情懷都拋在空中,不用手抓住,也不輕易就去把握,太多海市蜃樓的故事聽了又聽,卻知道自己永遠是故事之外的旁觀者,不想走進一張魂牽夢縈的網,也不想讓自己的冷漠傷害本不該屬於我的心靈
  
  有些時候,註定會失去很多,其實,太想真正地把握,卻因為太在意而偽裝從容,在自己孤獨的背影留給別人之後,我知道,我所要付出的忍耐沒有人可以體會和深懂。
  
  總是在夜晚一個人的時候,不去想逃避什麼,失去的太多,反而覺得生命中的一切都變得不再重要,只想有一個讓自己從從容容來去自由的空間,偶爾可以有知己相伴,不苛求任何一種心情,也不苛求任almo nature 好唔好何一種生存方式,只閑閑地過著簡單的日子,很滿足,也很愉悅。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