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最高決策層的關鍵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04-05 11:16:14

奏摺必須直送皇帝親拆,即便軍機大臣也不可先行拆閱,皇帝對奏摺批示後,再發給軍機處進行處置。皇帝的批示用朱筆,因此稱為“朱批”。一旦奏摺被朱批,軍機處就必須抄錄一份存檔。皇帝的批示,再以廷寄的方式送達官員,同樣也是保密檔。

  朱批奏摺,起初都留在相應的官員手上,但雍正一登基時就要求全部回繳: “所有皇考(即康熙)朱批諭旨,俱著敬謹封固進呈。若抄寫、存留、隱匿、焚棄,日後發覺,斷不寬恕,定行從重治罪。”不僅康熙的朱批奏摺要收回,之後的所有朱批奏摺都必須在當年繳還軍機處,上奏人不得抄錄或留存。這樣的目的,既是為了保密,也是為了防止大臣們留作某種證據,今後給皇帝帶來被動或難堪。收回的朱批,都按規定保存在軍機處檔案中。嚴格的檔管理制度,是軍機處檔案至今仍保管完整的主要原因之一。

  奏摺-朱批的檔上下行制度,令機密性大大加強,實際上解除了官員們在與皇帝單線溝通時的顧慮,成為一種相當有效的權力制衡、相互監督的手段。為了防止被人告發,官員們只能謹慎從事,不敢過於妄為,清代的腐敗始終不及明代嚴峻,這個制度應該是發揮了相當的威懾作用的。而更為海量的日常政務資訊,依然通過明發-題本的常規管道上下行,由內閣負責篩選和處置。軍機處和內閣,分別成為處理機密、普通政務資訊的CPU,這樣的雙CPU設置,提升了清帝國的行政處置能力。

  對於軍機處的設立,無論中外,大多數的學者都認為其加強了清代皇帝的獨裁。對此,美國當代漢學家白彬菊(Beatrice Bartlett)似乎並不認同。她在大量研讀分析了軍機處的檔案文獻後,在其名著《君主與大臣:清中期的軍機處》中,對軍機處給予了極高的評價。

  她認為,軍機處實現了從“君主專政”向“大臣行政”、從“直接的帝國個人專制”向“君臣聯合行政”的轉變,這種變化令清政權在“中年”時走向昌盛,並最終延長了其壽命。

  在她看來,軍機處的設立並非加強了皇帝獨裁,相反倒是對皇權獨裁的 “和平演變”,她認為:大臣們融入了皇帝的最高決策過程,實際上削弱了這種獨裁,自雍正之後,皇帝獨裁的情況就比較少了。軍機處的功績,在於建立了一個高效運轉的政府。當時的清帝國,其國土和人口皆類似如今的美國,這產生了海量的資訊,對資訊進行篩選和處理。軍機處協助皇帝抓大放小,將有限的資源投放到最根本和主要的地方,是決策者對海量資訊的有效應對。

  這樣的評價,是中肯的。

  不可否認,在5000年的中國歷史及自秦帝國以來的2000多年歷史中,清帝國的軍機處,第一次有效地提供了一個管理大國的中性的、非政治化的行政工具,既大大提高了行政的效率,又避免了其本身成為權爭主角的歷史怪圈。這是近代政制上的一大創舉,其在權力制衡與監督方面的諸多設計,迄今依然有著豐富的現實價值。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