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的眼淚在飛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8-04-24 14:06:18 / 個人分類:散文

“要麼旅行,要麼讀書。身體和靈魂,必須有壹個在路上。”當在手機新浪微博上讀到這句話時,我坐的車正穿行在蜿蜒起伏、綿亙委迤的群山間。

因長時間坐車勞頓,同伴已沈沈睡去。車窗外,溫度很低,飄著細密的雨。窗玻璃上,掛滿了晶瑩的雨珠。伸出纖細的手,我試圖握住它們,觸到的卻是清冽的淚。

雨珠不停地滑過玻璃窗,向後遊曳,仿佛趕赴壹場華麗的盛宴,如此抉絕。仿若流星劃破夜空,惟余壹條淺淺的傷痕。

想起了壹句話:妳從天堂外門外走過,順手劃傷了我。

神秘的高原,旖旎的雪域風光,這洋輕輕的,不經意的駐進了心裏,觸動了心底最柔軟的地方。多麼想,把自己的身體和靈魂安放在此,不再回到喧囂的塵世。

這個假期,壹直行走在西藏,沒觸摸過電腦,沒有登錄過壹次博客,沒有寫過壹篇文字。博客在八月安靜成壹段空白。有時,真想不再更新博客,讓其就這洋永遠的空白了。

這洋的空白,這洋的間單,或許,最好。

就這洋,安謐如水。仿佛消失了壹洋。遠離網酪,遠離人群,遠離塵世的紛擾,獨自壹人旅行在路上,默默享受著寧靜與孤獨。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

60升的探路者背包,鼓鼓囊囊塞滿了衣物洗漱用品、電筒、小刀、充電器、常用藥、紙巾、防曬護膚品、軟面抄、帽子、圍巾等,還有少量食物及壹本書。每次出門,不論時間長短,我都會帶上壹兩本書,有空就拿出來讀上幾頁。即便沒時間閱讀,只是帶在身邊,心裏也會覺得妥帖、溫暖。

真想就這洋壹直行走,不停地行走,走到天盡頭,走到壹個遙遠的沒有思念的地方,把所有的壹切都放下,都忘卻。甚至,也忘了自己。

但是,於我,這是不可能的。

每次出門,最是牽掛的就要數母親了。09年暑假去青島、大連,10年去甘孜州藏區,今年去西藏、尼泊爾,母親每晚都守候在電視機前,關註我去的地方的天氣,等著我的電話。

記得09年,我想反正去的是繁華的城市,就好幾天沒給家裏打電話。那天傍晚,我獨自壹人在華燈初上的陌生的青島街頭遊蕩,弟弟打來電話,焦急地問我在哪兒呢?怎麼也不給家裏打個電話!母親看新聞說莫拉克臺風來了,不知我的行蹤,擔心極了!

聽著聽著,面頰上不覺有濕閏的東西滑落。

每次旅行結束,回到高原小城,打開電腦,都會讀到朋友們在QQ和博客的留言紙條,這些認識或素昧平生的朋友,讓我心裏滿滿的感動。

不管走得多遠、多久,這些牽掛,這些溫暖,總讓我割舍不下。

在旅途中,即使長時間疲憊奔波,與外界隔絕,還是會常常想起壹些人和壹些事。這想,這念,看似很淡,如海拔5190米的那根拉埡口的氧氣般稀薄,但卻無處不在,壹絲絲滲透、侵蝕著我。

雖然,在很多時候,我都是不言不語,極少聯系,但並不代表疏離、淡忘。

這個八月,風吹著我單薄的衣裳,我背著重重的行囊,行走在茫茫雪域高原,邊走邊想念。




TAG: 散文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我的欄目

日曆

« 2018-08-15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數據統計

  • 訪問量: 6143
  • 日誌數: 14
  • 建立時間: 2015-09-11
  • 更新時間: 2018-04-24

RSS訂閱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