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日子人家就是四碟鹹菜上桌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12-07 16:31:31



嘗一口就能讓人記住,一輩子都離不開的菜,唯有酸菜。

我的童年少年都是在農村度過的,對酸菜的味道有一種特殊的感知和理解。兒時,陽光透過玻璃窗,幾道光束,掃射在屋子一角的一口大缸上,打破了冬日清冷寂靜的沉悶,光影中閃爍的塵埃透出幾分生機與活力,溫馨,舒適,又不乏靈動。在我看來這就是農家的一幅素描畫,可謂是一隅一光陰,一塵一世界。

空氣中散發著酸酸的味道,淡淡的陪同主人度過慢長的冬日時光,傳統且充實,無論是清貧還是富貴,有糧心不荒,有菜飽饑腸,缸口壓一砄石頭,就像煩躁的嬰兒吃了口奶後,母親溫暖的手撫摸夢,安然地睡去,睡得那樣甜美,安全。

酸菜,大半國人都不陌生,脆脆的,嫩嫩的,酸酸的。深秋,霜花妝飾大地,無論是農家小院,還是城市樓區,大堆小堆的大白菜,成為這個季節的一道風景,家家戶戶都開始忙碌準備醃制酸菜。在陝北幾乎多數地方都有醃酸菜的習慣,尤其是在那物資匱乏,流通不暢的計劃經濟年代,北方冬季氣候寒冷,沒有反季節蔬菜,也沒有大棚,所以冬天醃酸菜就成了冬藏的一項主要內容。

不必說東北寒冷的氣候對酸菜有不解之緣,其實在華夏的版圖上以長城為軸心,從南到北可以劃出一個酸菜帶,就是煙雨江南也有不少地方有吃酸菜的習慣,只不過吃酸菜的習慣越往北越濃郁,越往南越淡泊。說酸菜香飄萬裏,恩澤百姓人家,一點都不誇張,從古至今,酸菜不知道養育了多少代華夏兒女,古代《周禮》就有酸菜的記載,稱菹。北魏的《齊民要術》中更是詳盡地記載了酸菜的醃漬方法。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