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風火火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5-09-29 11:43:46

記得曾經身邊有對情侶,女的叫涵,涵的男朋友叫軒。軒是個很花心的人,在大街上我不止一次看見他和別女人廝混,我曾經告訴過涵很多次,他不是什麼好人,很花心,別在一起了。涵卻笑著對我說“沒關係,我知道他很花心,在大街上,你看到的那些女人是他的前任,是去分手的,婧,你放心吧。謝謝你的關心。”聽她這麼說,我也就沒說什麼。

後來有一天。,涵跑著過來對我說:“婧,我受不了了,真的夠了。”她當時一直哭,我知道,我說什麼她也聽不進去,等她哭夠了,我問她怎麼了,她說:”我懷孕了。”

聽到這句話,我的腦子懵了一下。“懷孕了,真的?恭喜你。”

“一點都不好。”本來情詩琳黑店緒恢復的她,又失控了。撲到我的懷裡,邊哭邊說:“那個變態和我說,孩子不是他的。讓我打掉。”“嗚嗚,我該怎麼辦”打掉孩子,這個詞對於一個剛剛懷孕的女人來說,是一個多大的打擊。

一月月後。

那天下午,我在詩琳 好唔好花園了澆花,聽到電話響,拿起電話名字顯示的是軒。想也沒想的接了電話,電話的內容讓我難以相信。抓起車鑰匙,的沖了出去。開車的過程中,滿腦子都是那花了的內容。趕到醫院的手術室外,聽著裡面那一聲一聲撕心裂肺的叫聲,心不由得跟著疼了起來。聲音再次響了起來,眼神看到了邊上的軒。一臉的無所謂,好想裡面的人不是他女朋友一樣。看著那張臉就氣憤,於是,走到手術室的玻璃前,透過縫隙,看著涵那滿頭大汗的樣子,便感到心疼,腦子裡全是那句話“她去打胎了。”

後來,他們分手了。過後我問她是怎麼要去打胎的,“他有一個前任回國了,因為一個意外,她從樓梯上滾下來了,視覺的問題說是我推的,他當時情緒很激動,一點都不信我,說著說著。就說到了這孩子,他不相信這是他的孩子,留著有什麼。”青雲風淡的說了真個過程。真的很難相信,因為一個視覺的錯誤,一個小的生命就消失了。

離開那座城市,每次逛街,看到小孩,她就會萬般的喜歡上去搭話。

信任是每對情侶必須要做到的,時間也會幫你慢慢篩去那些不該留的人。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