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忘的還在回憶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5-06-22 16:58:18

淡忘,是因為實實地努力了,怯怯地退場了,想要消除體內每一個曾經熟悉的氣息,想要把所有的印輕輕揭開、取走。可是,那些烙過的印,又怎麼能不著痕跡地取走呢?無論你多麼想要去揭去撕,那印,可以淡化,就是無法消除。

銘記的忘不了。如若不曾深刻的觸摸,怎麼會銘記、念念不忘?如若不曾深深地記憶,銘心入骨,又該淡忘什麼?

情感的兩極,從來都是孿生姐妹,誰能真正離得了誰。時光之河,右岸回憶,左岸淡忘。該早已懂得:看庭前花開花落,榮辱不驚;望天上雲卷雲舒,去留無意。緣分的深淺,從來不由人。聰明的,莫歎,情深緣淺。能夠千山萬水來相逢,已經是歲月最深的恩賜。

歲月一直就是一條河,渡著來往的人,刻著風雨中的故事。而深陷故事的人,或,早已走遠,只留給歲月一抹清淡的影子。

時光輾過的河流,你永遠無法停留在原地。記憶有過的曾經,也永遠無法像一道數學題,非對即錯。四季綻放的姹紫嫣紅,更無法隨便分清春夏秋冬。

季節的交替,總是在一瞬間,完成了一個季節向另一個季節的過渡,沒有早一天,也沒有晚一天,比如立春。

雖然立春了,冬的腳步並沒有走遠,那獵獵風,那漠漠霜,卻不退場。春,一直很優雅,生怕疾步如飛時掀起了她的裙角,過早地洩露了春光,故而總是碎步蓮花,盈盈小心。

我們始終無法確定,哪一天是冬的真正隱退,哪一天又是春的真正登場。時令的更替如此無痕,無痕到無隙可擊。就像技藝高超的大師,手中的丹青水墨,明明五彩紛呈,各有邊界,卻又融為一體,那顏色與顏色的過渡,恰似渾然天成。聰明的你,又如何十分清醒地尋跡,哪一筆是青色,哪一筆是翠色,哪一筆又是黛色?那麼,又怎麼在掌心,慎重地寫下,關於銘記,抑或淡忘的陳詞呢?

就像這個季節的我們,不知道,是行走在冬的凍土上,還是行走在春的醒土裡。大街小巷的人們,依然穿著羽絨服,圍著款式多樣的圍巾。而河堤的玉蘭樹,已經結滿了繁星一樣毛茸茸的花苞,那瘦瘦的柳枝上,只需靠近,就會發現,有了米粒大小的新綠,綴滿枝椏。

我可以淡然地說,我還在冬的懷裡;也可以驕傲地說,我已挽著春的香肩。不管是站在哪個季節的道上,無疑,我們始終在前行。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曆

« 2019-06-24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數據統計

  • 訪問量: 27289
  • 日誌數: 44
  • 建立時間: 2015-04-24
  • 更新時間: 2019-06-14

RSS訂閱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