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導者要有擔當 [轉貼]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10-03 11:55:18

(來聽聽韓德爾的The Arrival of the Queen of Sheba,比較快樂 !) 

這個政府到底有什麼是行的?

經濟歸諸國際因素搞不好,信口開河做空股市,引進中國觀光客創商機跳票,食品安全危機處理造成人心惶惶,現在連向美軍購都發生問題。

國安會秘書長蘇起對八項軍購案言行一覽表

2005.12.23 立法院國是論壇 軍購案是攸關全民的大事,必須由人民和社會深度討論,因此在程序委員會擋一陣子是有其必要的,這是為了讓全民更瞭解內容。 
2006.3.14 國民黨黨團會議  由於終統案引發爭議,是否緩議三項軍購案。
2006.4.4 受訪 支持﹁自主、合理﹂軍購,但不要這三項由美國提出、台灣被動接受的軍購,國民黨要求﹁重新點菜﹂。
2006.9.11 美台國防工業會議午餐演說國民黨對P3C反潛機的採購會開綠燈放行,爭議性高的柴油潛艦案則採黃燈預留空間,至於國者三型飛彈,則是亮紅燈反對。 
2007.12.12 受訪 愛國者三型飛彈以及P-3C反潛機的預算已經放行。至於潛艦的部份由於金額龐大,戰略意涵也還有爭議,因此必須再做評估。至於雄二E型飛彈的預算也被凍結三分之二,不是飛彈有問題,而是對用飛彈的人極度不放心! 
2008.9.8 台美國安高層會議 與美方討論﹁七加一﹂軍購時,把﹁七﹂與﹁一︵F16-C/D︶﹂脫勾處理;此行最高戰略目標為﹁重建台美高層互信﹂。 
 美國會休會 國務院未將七項對台軍售案提交國會討論。 

美國國會已經休會,延會期也已將結束,美國國務院至今未將對台軍售案提交國會,這是馬政府國安團隊上任以來的頭條考驗,也是重大挫敗,相關官員不思反省,近日居然以不具名的﹁府院高層﹂為名,透過媒體將軍購的延遲歸因於﹁布希對扁餘怒未消所致﹂。

這個說法出籠後,外界為之嘩然,於是我問了前國安會秘書長丁渝洲,他如何看待此事 ?

丁渝洲很直言不諱的說 :

陳水扁執政後期對台美互信造成影響,這是大家早就知道的事,但是馬政府在競選期間就與美方保持密切往來,就職後管道也很暢通,美國對國民黨與馬英九有相當了解,這時若把問題推給前任,這是不負責任的表現。

因為半年的時間不算短,有足夠的時間處理,前政府不能成為唯一的藉口,該問的是馬政府為什麼沒有處理好﹖
 

﹁擔當﹂是領導人與政務官最起碼的指揮道德,擔當表現在方向策立後,必須勇往直前,不畏艱難﹔遭遇逆境,不怨天尤人,尋找藉口﹔面對問題,不選擇逃避,爭功諉過。杜魯門的桌上擺著,所有的問題到此為止﹗意指由我處理,由我負責,雷根也說,所有的問題不超過二十四小時,最多四十八小時必須處理掉,這正是勇於任事,為失敗尋找藉口者,不是一個領導者所應為。
 

對台軍售是美國長久以來的政策,這次布希政府未予應有的重視,明明可以做卻未做,背後的政治涵義是什麼﹖值得深思,是考慮大選在即,或顧忌與中國的關係,或其他原因,馬政府必須去找出真正的原因,知道了核心因素,才能對症下藥,才能分出輕重緩急,否則可能對國家造成潛在的威脅。
 

中共軍力每年以二位數在成長,兩岸軍力均勢不斷在變化,台灣的建軍備戰應該如何調整,依照財政狀況,以最少的錢取得最適當的武器,需要從專業、戰略的角度好好全盤思考,這比買武器本身更重要。
 

馬政府不應在細節與戰術上打轉,應該具備戰略素養,把掛在口上的﹁國際觀﹂,變成﹁戰略觀﹂,如此才可能做好決策。對美軍購是台灣的核心國家利益,在美中台三角關係下,如何在兩強之間取得最大利益,必須從戰略上來智慧擬定。
 

馬團隊也要把﹁學歷﹂變成﹁能力﹂,能力包括制定決策的能力,處理危機的能力,解決問題的能力,以及處理工作的效率,政府的執行力會影響人民的信心,馬政府的民調持續滑落,顯然大家並不滿意。
 

馬團隊最大的問題,還不在能力,而是﹁態度﹂,事不檢討不會進步,人不反省不會成長,現在看不到真正的檢討,他們需要更謙卑的聆聽逆耳忠言,改正錯誤,如此人民才會給他們機會,也才有可能重新再起。

 

[鄒景雯部落格]:

http://blog.libertytimes.com.tw/eric0514/2008/10/01/20891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