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管豈能怒脫制服執法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1-04 13:53:30

城管豈能怒脫制服執法
2011年01月02日 10:03:07 

12月31日《金陵晚報》報道:小商戶孫女士的貨物在店門外,城管執法人員以“倚門擺攤”為由,對其進行查處。本是件普通的執法事件,但在過程中,孫女士的手指脫位了,痛苦不已;城管隊員一怒之下,竟然脫了制服,要與她理論……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沒有必要先入為主認定商戶一定就是處于弱勢天生就是弱者,一些商戶也有蠻橫無理佔道經營不服從管理的時候。那麼,這樣的商戶就應當依法對其亂擺亂放佔道的商品予以清理。一部分網友對此評論說,商販商戶不總是對的,就是這個道理。

  “我被踢了,當時也氣,都是爹娘養大的,憑什麼我要受這種侮辱,我也有正當防衛的權力。哪怕不幹了,我也不能受這個氣。”都是“爹娘養大的”,這話聽上去有點委屈也有點氣話,然而,“都是爹娘養大的”應當由商戶來說,而絕不是城管來說。對方是普通百姓,是被執法者,城管是執法者,執法者絕不能以“街坊之理”來衡量解讀自己的執法行為。若城管連這點道理都不懂,那麼就不配說自己是“執法者”。“正當防衛”的權力也絕不能擴大到與商戶對打對毆,否則,“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基本紀律要求就無法解釋。你可以解脫、避開,但不能與這位女商戶“對掐”。

  對于城管員高先生在執法時一怒之下脫制服的事情,趙克軍認為,如果屬實,這種做法不應該,不符合執法規範。“怒脫制服”,恐怕也不是“不符合執法規範”這麼簡單,而是這位怒脫制服的城管隊員對執法之法沒有搞清楚。法律是天,依法執法是替政府行使公權力,那麼,這個行使公權力的城管隊員不僅僅是個維持秩序的大媽或者街坊大伯,在他行使權力的時候他應當就是法律的化身。那麼,從這個角度上來分析問題,一怒而脫城管制服,正說明這個城管隊員無視法律的存在,對城管這份職業根本談不上敬業也根本談不上敬畏。就角色定位來說,掐架後怒而脫制服的城管將自己視同也在擺攤的一位商戶。

  軍人受了點委屈不可能出現怒脫訂做制服甩手不幹了的行為,而一個合格的人民警察也絕不能因為小偷或者被執法者反抗而怒脫制服,而假如一個官員也說我官帽不要了也要與這個老百姓拼命,“對掐”出個你死我活來,那這樣的幹部豈不是也成了一個街頭混混?

  “憑什麼我要受這種侮辱?”商戶並沒有刻意去“侮辱”你,執法時你是強勢地位,對方是被執法者。造成衝突的原因,與城管執法的態度、執法的粗暴與否有直接的關係,那麼,你將對方手指扭傷,這又是一種怎樣的“侮辱”呢?城管怒脫團體服至少說明其侮辱了執法者身份也侮辱了自己的職業道德,至於是不是“侮辱”了商戶,商戶受傷的手指會告訴你一切。(李振忠)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曆

« 2018-11-19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數據統計

  • 訪問量: 17178
  • 日誌數: 7
  • 建立時間: 2010-12-02
  • 更新時間: 2011-01-04

RSS訂閱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