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境槍火-夢境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12-14 01:39:58 / 個人分類:閱讀創作

JianqingMachete躲在藤蔓遮蔽的溝裡,等待目標出現....

 

 

從攜行袋中拿出一瓶Ballantines 17Y直接仰臥灌了幾口,該死!真不敢相信我半個月的薪水就花在這瓶酒上。

Machete吞著口水....望著Jianqing施捨給他幾口好酒。

 

哼!把錢都拿去嫖妓啦!在這HIV流行的國家,你也有那膽子,我服了你。把你的空彈閘拿來,Jianqing手指著他的Beretta。我倒一些給你(示意喝酒的樣子)。嘖!你把嗎啡跟盤尼西林都賣了?操!

 

看著同伴戰術背心腰部上的空袋,他實在想大聲斥責他;雖然他們彼此語言不通。

 

嘖~要求一個老手給我,居然派了個外籍傭兵給我(意指黑人民兵)。這種任務,他只會瞪大眼呼魯呼魯的講話。我又對斥候任務不拿手,這下子我真的死定了。

唉~Jianqing忍不住輕聲抱怨。觀測ˋ通信都是Jianqing自己來。Machete只是幫他壯膽用。

 

目標出現!南南西700米外揚起塵土,一台台悍馬直奔而來!

 

Jianqing開始緊張,不知道手上這支M700特是否跟電影上一樣神勇。手動式槍機,穩定可靠,10倍瞄準鏡,貴得要死。但是問題都不在這。問題在於Jianqing沒嘗試過 300碼以外的精確射擊。更何況逃跑還得揹兩把槍跑,一把是AR18,一把就是編配的這把M70011磅的重量吧,操!搞丟了還要扣錢。為了確保下個月還有酒可喝,他絕對會將它繳回。

 

車隊停了下來,在河谷旁的開闊地;他們等待軍火販子從河港運來的軍火,準備交易。

 

拼死命想Triarii教的口訣,先算距離。目標在刻度上佔了34Mil,目標估算為160多公分。所以距離是100016在除以3點4。所以距離是……運算中想起色情雜誌的大波妞,甚至還硬了起來!嘖!緊要關頭腦袋還是裝這些。恩!470公尺!好吧,河谷無風,修正彈道高低,應該不會太難命中。示意Machete要開始唸咒了。FireFireFire這使穩定射手情緒,以及讓射手運算自己扣板機的時機用。但是Machete唸起來,有點像家鄉話的發了~發了~發了~。

 

隊員首先發難,在正東方向,開火!自動步槍不停的射擊,塵土不停的飛揚。槍聲雖大,但我仍聽得到那些人的哀嚎。瞄準了機槍手,我扣下板機!他的腦袋開了花,起了一個小血霧,嘿!不超過2MOA,第二個民兵來接替,照樣在他的左半邊腦袋開了一個小洞。這些民兵根本沒有時間找尋偷襲者,任由Jianqing放冷槍。最後一發子彈,打中正要發射RPG的倒楣鬼。他一躺下,RPG命中了自己的卡車,碰~一響,躺了五六個人。操~戰利品又少一樣了!操~真想抽根菸!Jianqing不停的抱怨,這是文明人的通病吧。槍火停止之時,Radio中表明開始掃蕩,要Jianqing再原地觀測掩護。見隊友們一個個從河谷的沿縫中現身,嘿~這些Triarii真不是蓋的!操~連戰利品都急著撈,Fuck!觀測個鳥。見SAVE手勢,Jianqing趕緊除去偽裝,直奔過去。

 

這些卡拉希步槍都是秤斤賣,用的裝藥也很髒,Jianqing沒什麼興趣,開始在殘缺的屍體上找些可賣錢的東西。操!只有一支Casio電子錶。Jianqing不猶豫的在那沒有主人的手臂上卸下那隻錶.,並戴在手上。Machete背了一堆裝備,來不及搜括,望著Jianqing那隻Casio。哼~想都別想!Jianqing得意的在他面前,展示Casio

 

這些傭兵,代替了盜匪民兵交易,為了防止被追蹤武器來源,這麼做是安全的。反正軍火販子只要看到錢,都好說。更何況這些軍火幾乎是免費的。Jianqing多搶了幾顆M67,回去可賣好價錢。

 

不過回程途中,他們遭到lords民兵反擊。Jianqing肚子中彈。操~還好是顆跳彈,不然老子得上天堂見大波妞了。Jianqing不忘消遣自己。但是不幸的,我開始發高燒,可能感染吧!醫官說再不到急救站,好好打個手槍,準備等死。

 

MacheteJianqing揹起,執意要把他帶回去。隊員們不斷的鼓勵Jianqing。意識不清下,讓Jianqing想起前次的任務。

 

 

 

 

當他們冒險假裝投降者,慕名加入一個強盜團時,目的是殲滅盜匪,割舌頭,兌寶石。

 

他忍不住好奇,透過同夥,問一位年輕的盜匪。

 

你為何如此?(他一開始有點不太爽)

我們沒有糧食可吃。

我們?

我的家人們,就算我很努力的耕作,爸爸用力的鏟銅礦,但是得到的糧食根本不夠。我們每天都在餓肚子,直到我弟弟病死,我決定不忍耐。加入德扣,殺了那些地主,那些商人。大家就不在挨餓。

一定要用這種方式嗎?

你只是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外人,不要以為我們沒有乾淨的水喝,就比較愚蠢。這種方法是最直接的,假使我們讓步,只會讓他們用更極端的方式剝削。

但是有時德扣的方法,不也傷害了跟你一樣處境的人?

他們的臉孔是陌生的,我不會有感覺。

這樣,你們國家不就永遠都是如此?

這片土地沒有國家,那是強國給的爛方法,政府只是有錢且光明正大的劊子手。

我只需要讓我活下去即可。

沒想過要逃嗎?

逃?我父親死在邊境守備軍的槍口下,只不過從熱的地獄逃到冷的地獄。

好了,你的問題太多了,別煩我。

 

過幾個禮拜,引入假情報,把盜匪導入地雷坑,由隊員從對岸一個一個撲殺。

 

本來偷渡到國外受訓,單純受到武裝起義的影響,他把革命想得很浪漫。被非正規傭兵團受邀後,並沒有想很多就加入了。殺人實在很震撼,次數多了,有些像早上起床刷牙般平常。流氓傭兵沒有如劇中哪樣威風,倒是有點像雜牌混混。公司待遇很差,什麼案子都接,反正客死他鄉,是你自己的事,抽取佣金ˋ販售裝備是他們的業務。當初計算收入應該很優厚,問題什麼都是要隊員自己來,包括買情報。都扣除後,跟在本國當一位中階主管薪水差不多。回國後,以往的陰暗,會開始慢慢浮現,一個會思考的人,才會對自己的過去恐懼。所以他心裡才一直嘲笑那些在虛擬世界,吵著要戰爭的人。到時候真正勇敢犧牲的人會很多,那些絕對是為自己理想的人。至於搞不清楚狀況的和平高調者,不知躲哪去了。

 

實際的戰鬥,是伴隨著恐懼。新手拿到步槍時,會認為自己天下無敵。到了戰場,彼此廝殺時,會體認到只是來這裡送死。倒地的同伴,動也不動,他們都是有名有姓,有自己的家庭,有自己的生活,或是,他來自某國家,或許自己很快的變得和那些同伴一樣。接下來恐懼會由腳底開始向上蔓延,使人麻痺,發愣。老手知道運用恐懼來帶動腎上腺素,讓自己生存。新手得專注自己可以做的事,任何事都好,比如1數到5。克服恐懼,才能生存。

 

在我生活的土地,只要是侵入者,都是該死的異教徒,我要殺光他們。現在,我在別人的土地上掠奪,我也是不折不扣,該死的異教徒。

 

來到這,隊員有被河馬咬爛半邊身體的,有被鱷魚吃掉一隻手的,有被無名子彈在身上開花的,也有嫖妓感染死亡的。為何?Jianqing為何來到此?這裡雞蛋很貴,藥品很貴,只有他馬的嫖妓便宜。那些因為要偷雞蛋ˋ糧食而被地雷炸死的孩童,比拿槍的還多,真瘋狂!

 

Jianqing清醒時,發現Machete躺在旁邊,兩眼直視著他。

 

死了。

 

眼淚在Jianqing的髒臉上,洗出兩道乾淨的軌跡。他是如此的希望,這全都是一個夢。

 

 

 

 

主角使用的M700(PSS)

 

 

 

 

 

 

 使用子彈 點300 Win Mag

 

 

 

各國維安或是特勤單位喜的子彈

 

通常1000碼內,精度高的槍管,達到1MOA輕而易舉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