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邦中的溫暖與雜思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11-04 04:30:07 / 個人分類:人文哲學

1號北上時,我是抱著很複雜的心情上去。除了找老網友敘舊喝酒ˋ遞交請款契約。另一目的就是到靜坐現場加油。從張銘清事件到蔡丁貴教授靜坐,在高雄我已經失眠好幾晚,可能是受工作上的挫折與內心的政治衝擊影響吧!

到了現場,幾乎都是老一輩的台派人,年輕人很少,可能是來的時間剛好大家都去別的地方在忙吧。寄付了一些錢,我很想大喊!給他們加油。可是大家都靜靜的,我實在很不好意思吵他們。等到友人來接我,要離開之時,看著他們滿臉的憂愁和疲憊,我真的很懊悔自己沒有大聲喊出;台灣的人!加油!。

下午又與未見面的網友相會,相談甚歡。在北縣一起走去搭捷運途中,遇到幾位網友的逗陣仔,幾句互相介紹,他們好親切阿;親切的台派人!這位未謀面的網友很熱心,人很好,去台北很多次,我很少這麼開心過。再北部住了三天,三位網友都很照顧我,把我當作自己家人一樣,令我深深感動

相談中,我無意領悟了自己這幾年的觀感。

為何我這麼挺扁?他無疑是我認識政治以來,第一個英雄。他幾乎是我的政治信仰,從他當總統第一天起,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是屹立不搖的。縱使真的他在位的八年過大於功,受人唾棄。我內心,怎忍心責難他ˋ臭罵他呢?我曾經那麼拼命的支持過阿扁,那種感情,讓我不能不挺他。我跟統派一樣又蠢又盲目嗎?呵~或許是吧。

以前常常嘴上掛著;「幹!死台北人。」這次在北縣地區住三天,他們沒有那麼偏激可惡。我很喜歡靜靜的坐著,觀察往來路過的人。也是跟高雄一樣阿,沒有什麼怪異,只是人與人之間只是好像有點避俗,但是不至於冷漠。但是很奇怪,一踏入北市,感覺又全然不同了。可能親切的北市人,都選擇默默的等待知己吧!

我應該為那句死台北人,深深一鞠躬道歉。


第二天,老網友帶我去騎林道車,平常自稱車狂的我,在林道上處處吃土,摔天翻天覆地。唉阿~隔行如隔山哩!都讓我看不到他的車尾,只聞他殘留下的白煙,唉唉~等級差太多了!騎上山後,眺望整個東海岸,南澳山上真美!山嵐夾在青山綠野之間,遠處有蔚藍的海洋為背景。還與根本不認識的原住民朋友,喝保力達加米酒,無所不聊,真痛快阿!


<手機拍的哩>

讓我又想起那些在異鄉的朋友,現在他們好嗎?他們在異邦跟我一樣都遇到這些善良淳樸的朋友嗎?

縱使多數北部人大多是藍營,現在我相信他們是暫時被欺騙。我很喜歡跟自己對話,呵~不知道算不算是病。腦裡會有一種想像出來的真實聲音,問在現實的我;「這樣好嗎?那樣好嗎?應該怎麼辦?你不能這樣做,你該這樣做。」如此類的話題。

難道台獨建國真的只是我們一相情願的自私做法?還是真的多數台灣人想擁抱中國?要選擇建國還是被併吞?可能是有大半的人都將這問題放在心深處,不想思考。可恨的國民黨,荼毒50年,用醬缸文化將台灣人的思路給封死。

這三天完全印證了之前的自問<何謂正義?>我沒辦法武裝革命,是因為我要將不同立場的人當作敵人,但是他們都是台灣人!一定有別的方法讓他們看清這政治局面,如蔡丁貴教授他選擇的。被中國的骯髒文化污染的台灣,我們得更用心的洗淨而不是放棄。不諱言的,之前在國外,骯髒事見多了,那種方法真的不能用在還是民主的台灣。假使真的有那一天,帶上面具的我,真的能當一個正義的劊子手?

彼此加油吧!台派人!如我跟友人說的:請勇敢堅持,台灣的價值。

 


在此感謝三位熱情招待的媒抗網友,謝謝!

醉倒了~睡搞搞。。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