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你有分手的經驗嗎?[ 四](舊文備份)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07-31 00:01:57 / 個人分類:心情隨筆

07/03/2008 21:01

男人,你有分手的經驗嗎?[ 四](舊文備份) (情感兩性)

回家的路上,看見了一個拾荒的阿婆,駝背ˋ腰彎的很低。帶斗笠卻又用毛巾把頭包起來,我不認得他人﹔但是認得她的身影,因為她常常來我們廚房後頭撿拾瓦楞紙箱,忽然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假使我到了那年紀,我會在幹什麼?小妮子她那時還會在我身旁嗎?還是也是撿拾破爛,孤苦無依的老人。到她那後,看她又在忙,不願吵她,自個兒進浴室洗澡了,雖然天氣有些陰冷,但我都洗冷水澡。因為她這是裝電熱水器,用電量很高,費用也很高。我有談過要跟他分攤大樓費用,小妮子不肯,也沒辦法。一個人出門在外能省則省,我是出外受過點風霜的人,知道在外沒錢不好受,乾脆自己挨凍,也想替她省下那高昂的電費。

我隨口問了:你猜猜我50歲後會變得怎樣?她沒回頭直接說了:你那麼拼,以後當然人家都叫你吳董a阿!聽了雖然暗爽得意,但是也知道這是不可能。萬一我是一個撿破爛的勒?我又繼續問?她轉了頭,把額髮撥回耳朵後,表情嚴肅,很認真的說:你撿破爛,我也跟著你!然後忽然哈哈大笑,大聲笑著說:你神經病!一時楞掉,不知該怎回答,也一時想起一個坎在我胸口的問題﹔我50歲後爸爸媽媽就不在了!

她看我洗完澡,問我怎很少回家,其實我跟家人處的並不是很好,跟母親交惡,父親則是抱怨我沒出息,因為這樣,我國中畢業自己隻身離家到雲林麥寮六輕廠工作,老爸還給我報失蹤,回家後免不了又是一場家庭惡鬥。妹妹呢?要是她哪天回家,算撿到了一個妹妹‧‧‧不過這幾年改變了很多,我也慢慢的比較會想了。她有提過要來我家,但是我一直不肯,除了上述原因外,她有時也提過他父母。雖然沒見過面,想想也應該是有頭有臉的人,跟我家比起來,會讓我有一很重的自卑感。媽媽常跟我常吵架,或許我思考太過邏輯,不知道媽媽的用意。辛辛苦苦懷胎九月,不知到受了多少風霜終於把一個小黑炭養成健壯的豬八戒,豬八戒也好ˋ弱智也好,總歸都是自己心上的一塊肉。

其實做母親的有心事ˋ有委屈,兒子長大了,都會想吐給兒子聽。要的就是你做兒子的挺媽媽ˋ為母親分擔些憂愁。當時我只知道媽媽很煩ˋ又很吵。三不五時吐她槽,還怨恨過她,為了點事起口角,真是好一個不孝子。之後知道媽媽對我的關懷,知道在心裡,但是一個簡單的謝謝在口裡卻吐不出來。某天,在家吃晚飯,老爸看了社會新聞後就會開始破口大罵,說了一堆,我到也沒注意聽,只顧扒我的白飯。老爸嘆了氣。做父母的這麼辛苦養小孩,就是為了要讓孩子將來像個人樣,結果現在孩子卻喜歡把自己搞的不成人樣,連個褲子破也喜歡破東破西!(這句話翻成台語,想必很多跟我一樣的人應該都聽過)阿爸說出這幾句話,無意間回頭看了阿爸一眼﹔阿爸何時頭髮快禿光了,何時那自誇帥氣的臉龐變得如此蒼老。再阿爸說埋怨自己身體哪又不好時,我這一刻才明瞭,我長大了,阿爸老了!一個正當茁壯,一個正當萎縮。

何必換取這種犧牲?當然只是為了一個自己的孩子‧‧‧之前阿爸常臭屁:本來再逍遙一陣子在取,但是要是有了小孩,孩子正當讀書用錢時,人老了,哪來的氣力賺錢?一陣陣的辛酸湧起,恨自己這種道理怎到了這時候才知道。父母給予的以前視為糞土,現在後悔也來不及。雖然她不嫌棄我,但是我仍有些隔閡。只得靠多努力來跟他『平起平作』。雖然之前跟家人關係不好,但是在這仍感覺到你對我額外溫暖,一路走來,很少人對我如此關心,這就是我對妳死心塌地的理由。 後來柪不過她的要求,最還是來我家吃飯了!一進門我連她是誰都解釋不清楚。老媽看到她,不知道是高興ˋ還是驚訝。還是都有吧!碎碎唸不停,唸我說有客人來怎不說,客廳也沒整理,飯也沒多煮。

阿爸好像無關緊要似的。等開飯時,那種氣氛只能用詭異形容。冷到了極點。當時正逢「憐阿蚪」跟「送杵魚」聯盟,電視上都是它倆的新聞。我爸當然也罵的不停,罵的很粗ˋ很俗。〔阿爸是熱情的泛綠支持者〕這時溫度更是跌破了0度,我覺得阿爸給我出了洋像,害我不知如何是好。這時媽媽打破了沉默,首先發難﹔說起了我這豬八戒的事。別人的母親都是稱讚自己的孩子有多行,而我媽媽卻說我以前有多壞ˋ多不懂事。說她常常跑學校跟老師對談,都因為我闖禍。書也讀的亂七八糟,書包裡半本教科書也沒有!上專科花那麼多錢,卻沒畢業。揀角啦!我苦笑到顏面神經都快麻痺了。自己的醜事,都被挖出來,俗話說:家醜不可外揚。今天家醜成了『宣言國威』。

沒想到小妮子卻跟我媽起鬨。一個說ˋ一個答。兩個人談的不亦樂乎。唯一稱讚我的只有說我小時後可愛而已‧‧‧晚飯後,我草草交代,趕快送她回去,以免我媽又爆料。路上,妳抱得更緊,妳了解我過去所作所為,妳卻沒有嫌隙。我心裡有些小感動,我有一個妳不知道的誓言,就是將來絕不可負妳!

**************************

12月 有天我收到兵役的體檢單,得知日期後,就去民生醫院體檢了。說來諷刺也巧合,這間醫院就是我車禍入院的醫院。這趟是她開車送我過去的,說好了再call給她,她在回頭載我。檢查完也很快約1個小時半而已,中間有個小插曲,尿液檢查時,有個人好像忘記拿什麼資料,匆匆茫茫的往回衝,把我手上那杯『珍貴』的尿液給打翻了。醫院的人過來把地板拖乾淨時,有些人再私私竊笑,最後害我還要去廁所『擠』一杯,真是糗死了!想說時間也早,就去院內販賣部那找熟人聊天了。聊了許久才打算回家,到門口時,正要撥電話,她就打了過來。一接,才知道他早在門口等我了。

上車後我才問她怎算得這麼準,她說怕我等太久,所以一開始都沒走,就停在醫院旁等我出來。一聽一下!胸口有些小起伏,有些小感動。一時說不出話來,只好撥撥她的頭髮,笑了笑。 自從她跟我媽聊天後,我也就比較不去特意支開我以前的一些鬥陣兄弟,一來是怕他看了會覺得我這人原來是這麼低俗。怕他心生反感。二來是我這些兄弟朋友跟她那些同事朋友氣質跟學問比起來可差的一萬八千里,我會有所自卑。不過由於之前特意不常與那些朋友往來,反而疏遠了。來找我的也就寥寥無幾,不過在路上遇見了,就歡喜無限,當場就找地方聊天吃飯了。

也因為如此,她老就喜歡問我以前什麼樣子?做什麼?還非打破砂鍋問到底不可。這時想說謊也來不及,以前早就想坦白告訴她,只是沒問,我也就不提。現在只好問什麼?我就照實達什麼。有次他問我跟幾個女孩子來往過,正要想怎麼答時,她就強調:是來往喔!不是交往。害我一時也不知道怎說起。我又反問:你問這些幹啥?原來10月我生日時,有幾個朋友傳簡訊給我,屬名都是女孩子,讓她看見了。她問某某某是誰?某某某跟我什麼交情?其實當時這是我的隱私,原本不想吐露。

但是想起以前種種,不坦白也難過,就這樣跟她吐了出來。 之前我跟幾個女孩子非常要好。說是男女關係,太牽強。說是兄妹關係,也不適合。巧的在於,這些女孩子都是父母離異的小女生,翹家是家常便飯,叛逆是天經地義。那時我已不再逞兇鬥狠,反而是處處關心他們的呆子。有時候我說一些大道理給她們聽,反而跟我唱反調。要不然就連續消失1ˋ2個禮拜,然後再半夜敲你家大門說有困難。對這些翹家女孩,我用心良苦,勸他們回家,好好讀書,雖然都是陳腔濫調。但我也只能做這些而已。

之前有一位女孩子住在我家好幾個禮拜,因為她臨時翹家,身上什麼都沒帶。看看她的樣子可能在外面不知道混了幾天才來找我,一開始我也是劈頭就罵。後面心裡不忍就叫她先進來了再說,原本她考到公立高職,卻說沒錢讀休學了。聽了真是無奈!我能供給基本的食衣住行外,還是勸她回家。雖然嘴巴裡這樣說,但是我不希望她回家。因為她有個煙毒前科的老爸,出獄沒多久,我怕她爸對她不利,或是她沒錢吃飯。能怎麼辦?家裡只剩她爺爺跟2個妹妹。有時我會包火鍋偷偷的送她她妹妹跟爺爺吃,不讓她爸發現。一天渡過一天,總有辦法吧!不過我爸不喜歡一個女孩子再我家這麼多天,我跟我爸說原委,爸爸堅持讓她回去,叫我用不著躺這攤混水,也不甘我們家的事。

不過我仍然不肯,就這樣跟我爸吵了起來。越吵越大聲,把她給吵醒了,一下樓就看見我跟老爸再爭執。阿爸對她使了臉色,我想她大概也知道意思,跟我說幾句話,開了門就走了。我跑出去追她時,回頭看客廳的燈已經熄了,心裡暗想還是有機會讓她過最後一晚,何況現在都快1點了,怎忍心叫一個女孩子走一大斷路回家。我跑到巷子口時才追到她。但是我卻說不出什麼話。拉了手,我叫她先回我家再說。沒想到她執意不肯,硬是往前跑。這時沒辦法,只好先挽住她的腰,另一手牽她的手,勸她先別跑。

這時那知道她一撲在我身上,就淅瀝花啦的哭了起來。傻眼了ˋ呆住了。我也不知所措,任憑她靠在我肩頭拼命哭。不知道受了麼委屈,她已經哭到整個人攤在我身上,我試著跟她談話,把她的頭抬了起來。第一次這麼近的看她的臉龐,雖然兩眼已經哭到紅了,不過瓜子臉上沒有半分瑕疵,清秀至極;其實‧‧‧說她美女也不為過,只是我一直沒注意而已。試著跟她說話,但是她哽咽到話說不出來。我說:「好啦!我爸不是要趕你出去,是我要趕你回家。不過現在我後悔了,對不起!」這句不知道是謊話還是真心話,現在說起來還像回音一樣,在我腦海裡迴響。她一不哭,我馬上百般的安撫她,她一句話都沒說,我說:你先不要哭喔!我們回家好不好?她點頭。我又說;你要是乖一點,我買你喜歡的那件套裝給你,好不好?她又點頭。總算鬆了一口氣。

牽著她的手回家。我上樓跟我爸求情,好好溝通之下,總算可留最後一晚。安撫好她之後,轉身要回3樓睡覺時,阿慶!你留下來陪我‧‧‧可以嗎?她用很平淡的口氣這樣對我說。我也留了下來,坐在床邊,背靠著牆,右手伏著她的肩。那時燈已經被我關了,後來在講她自己的故事,小時後的故事,爸爸變了樣的故事,跟她媽媽以前怎麼過等等。不知道說了多久,本來讓她依臥的手臂已經變成她的枕頭。右手全麻了,小心翼翼的安置好她以後,雖然她被子已經蓋好,不過我還是雞婆又幫她蓋密一點。回到3樓後,其實我再想的,我是不是一個口是心非的人?我留下她的人,是我有什麼企圖嗎?還是我可以藉機幹什麼?我問自己這些問題。說穿了,只是我於心不忍。最後送她回家時,還下些綿綿小雨,我送她一件我的運動夾克(NIKE正牌的喔!)給她穿,掏光了身上所有的錢給她。省點花,好好照顧2個妹妹跟你自己喔!這是我最後跟她說的2句話。

這女孩子直到今年我又與她取得聯繫,上述的都是2年前的事了,今年她才剛滿18。時間流逝的真快。 說到這,看看小妮子,滿臉的醋意都快溢出來了!趕快為自己辯解,急忙著說:「我可都沒有亂來!」她又說:「那你怎麼對我亂來!」這句話真是堵到我心坎裡,一時也不知道怎說。自己心裡清楚的是,喜歡一個人,看看妳正面也好,側面也好,臉上總有一股熱洋洋的暖氣。妳說是也好,不是也好,總是心甘情願的為你。

對於那些女孩子,其實我有一種大大的不捨,不是捨不得他們無法與我交往,是捨不得沒有好的環境,沒有親情溫暖,無法跟其他人一樣好好的活;一個女孩子,正常生活不過,誰願意這般?也怪不得交到壞朋友,能導正,就導正。決不能對任何一人放棄,能幫的,就幫忙。決不能有難不顧。 還有次睡覺睡得正熟,半夜被手機吵醒。一看是沒見過的號碼,我就切掉它,又打來,直好接了起來。一接就聽到一大堆人在嘻嘻哈哈的鬼叫。我都還沒問是哪位,對方就說:猜猜我是誰阿?心裡正幹橋:玲娘ㄟ!半夜打來還考老子妳是誰!一聽知道是女孩子,想說穩沒好事。沒想到她說她是某某某,我更頭痛了。之前這位『大小姐』因為跟媽媽吵架翹家,來刁擾我好幾天,煩都煩死了。

那時我一天有150的生活費,50是機車油錢(學校離我家48公里,每天小弟以機車來回學校),剩100,幫她買個便當又花50ˋ60。假使喝了果汁啥的,老子就沒錢了。所以我中午都是餓著肚子,剩的錢回家買便當給她。假使她安安靜靜也就算了,偏偏愛亂跑又愛亂搞,不是翻閱我的私人信件ˋ私人相簿,就是佔著我的電腦不走,嘴巴又跟我扯東扯西。其實我媽也不管我做啥,最後這位大小姐,還是我阿爸跟她媽媽溝通之後,才願意回家。她叫我去樓下開門,說她帶了很多妹妹要給我認識喔!半信半疑也就下去開門了。一開門,睡意全消了!乖乖!真她媽的不得了!一窩蜂的翹家女孩。我的個性是,當然先開罵,後來說之以理,勸他們趕快回去。他們有的認識我,對我甚是尊敬,一個一個都被我說回去了,到底真的有沒有回家我也就不知了。

最後只剩她不走,問她是不是闖禍了?又不願意答。問吃飽沒?總算回答說很餓。半夜外頭也沒賣,我隨便煮個泡麵ˋ打顆蛋ˋ放些火鍋料。忙的同時,又問她是不是闖禍了?阿知馬上變臉哭了起來。挖靠!老子是臉帶哀像嗎?怎每個看到就哭。怕被老爸聽見,急忙哄她。一問之下,才知道玩太晚不敢回家,怕被媽媽藤條伺候。這個之前看過,知道她媽管教嚴厲。麵煮好後,帶她到客廳吃,問好不好吃?猛點頭,我才稍稍安慰。她歇一口氣,看著我,不說話。吐了一句;慶哥,妳真好。當時真的很感嘆,這句話不知道聽了多少次了,只是一樣的話;不一樣的人。

最後當然是送回去挨她老媽的棍子了。 又說了一些我跟其他鬥陣兄弟的『英勇事蹟』。她才不問。她一臉酸溜溜的說:「你搞不好故意說給我吃醋的,對不對?天底下那有這種巧事,這種人?」我馬上答:「有阿!我跟你認識不是純粹巧合。還有,就是有我這種蠢人」。她聽了呵呵笑了一下,臉上微微的紅蘊,這種含羞,又有另一種美。我才得以放心她不再吃醋。其實說到這些翹家的女孩子,總是無限惆悵,當初想置身事外,不過問的。但是假使盡一些力,搞不好她們能有新的開始,能好好想過,能跟其他女孩子一樣,好好讀書,像個陽光女孩,健健康康。而不是整天流連在PUBˋ網咖,搞五四三ˋ吐Kˋ搖頭。這都是我不願看到的。她又問我說怎會想這樣做?其實,妳認識的我,是重新來過的我。假使沒有當初的洗心革面,沒有當初大家的苦口婆心勸導,沒有大眾願意接受的話,現在我可能仍然在當敗壞社會的人渣。

將心比心,叛逆少年時,或許自己覺得大家都不了解我ˋ不關心我ˋ不把我當一回事。你們認為不應當的,我偏偏就是要幹。但是假使有人願意了解我ˋ關心我ˋ好好的正視我。沒睥睨眼光ˋ沒有輕視心態,好好溝通,有誰願意當個讓父母傷心的人呢?俗話說;不做虧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門。我卻是;好人作到底,半夜最怕翹家妹妹來敲門。何苦呢?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