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藍只不過大眾文化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2-09 23:28:22 / 個人分類:政治時事

天不從人願,每件事都是如此。讀書時想說以後悠哉的在辦公室敲敲鍵盤,還可以調戲一下OL妹,結果則是跑去工地幹活。服役時想說科學園區加減蹲,結果變成拿菜刀,流汗流不完。後來毫不猶豫的向銀行貸款,打算放手一搏賺點鈔票對家裡有交代結果當然是天不從人願了;人累了,店倒了。

 

辛辛苦苦從日本學回的精華高湯,八成客人說;不好喝。

辛辛苦苦從行口挑選的生鮮蔬菜,八成客人說;不夠青。

辛辛苦苦每件食材認真用心料理,八成客人說;不好吃。

 

只有兩成客人說:「老闆,謝謝你,你的東西真的很好吃。」

 

猶如記得開店前,將每一樣產品讓左鄰右舍ˋ親戚朋友ˋ同梯同學,一一試過。大家只有豎起大拇指,開店一定賺的讚美語聽到厭煩。天不從人願,不勝唏噓!雖然戲棚撐久必是我的,不過媳婦沒辦法熬成婆。

 

被只有豬骨加胡椒的湯頭打敗,被只有麵條加沙茶的麵打敗,還有,被自己的得失心打敗。

 

有時候看某些店,大排長龍,人群剎剎剎(台語)。想說這家店的東西一定不得了,也來排隊試試看好了,當下入口,只有一個結論:「不外如是。」

 

台灣流行過什麼?蛋塔?三吋小PIZZA?火車壽司?每一次的風潮,購買人潮,人山人海,好似吃了可以上天堂,當天使一樣。當真正入口時,又覺得沒想像中好吃,很多人可能聽到別人說好吃,又向白痴一樣排了這麼久的隊,不希望自己成為味覺異類,只好說:「還不錯!」

 

這一個大眾文化的體現。

 

如唱片,廣播猛打歌,製造出這是大家都聽的假象,如廣告,見光率頗高,吹噓出這產品的得天獨厚,所以大家就跟著買了唱片與產品。選舉呢?恐怕也是如此。

 

藍綠的大小造勢,我有時間一定跑,藍的大概就是制式言論,選我以後一定好,大家以後怎樣云云。綠的不外乎訴諸過往悲情,痛斥泛藍過去的不公不義。很有趣的是,發現藍的幾乎不會面對「有問題」的群眾,頂多握個手,講個大家聽了都爽的話,現場一片笑哈哈。以前綠的面對群眾,總有講不完的事,什麼事情該如何如何,什麼事情做不到,苦衷說不完。不過近來綠的逐漸失去舊有特點;逐漸與民眾脫鉤。

 

去年馬桶一系列的競選廣告,表現得親民,努力ˋ勤奮。不過一個人的本質,一樣是不變的,就是傲慢。發紅包可以發到臭臉?可要想想,沒有他們,哪有馬桶可當?什麼把你當人看;這是一般人對寵物,也就是畜生說的話。還有早年的;「我家很清貧,我放學也只不過去吃碗牛肉麵,一個禮拜吃一次冰淇淋而已。」30多年前!同齡的孩子有多少在嚼番薯籤度日!自己證明他是權貴的一方。當然還有為了騙票,在國際金融海嘯引爆同時,居然要人民拿錢投資!保證股市兩萬點!結果不是等於用錢填海嗎?說謊成習慣,什麼都用騙!

 

台灣人不愛認真觀察,幾乎什麼結果都要速成。或是聽口語ˋ看廣告。人家說差,就是差,人家說好,就是好!一個台北市的範例還不怕,因為「大家」都說他好麻!加上馬桶很會在鏡頭前做態,還有一系列的虛假廣告。台灣人果真傻呼呼認為他英明了。因為,大眾認為他有「才」有「能」嘛!需要思考嗎?投下去就對了。因為大家好像都投馬,不投就落伍了。

 

 

 

不知道多少人在四年後,回想這苦湯時,回想這苦湯時,『不外如是』這四字,能不能說得出口?還是只能矇著眼睛說還不錯?

 

 

雖然老謝天不從「人」願,無法順利當選,讓三種動物的合體願去了。不知心情是否與我這一介草莽心情相似?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