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靜坐現場,也偶有反對聲音出現,但雙方皆能理性、溫和地討論,不論結果如何,總是能和平收場,藉由與反對聲音的對話(或說是言論交鋒),我們也體認到了多元言論的可及重要。

遺憾的是,政府的傲慢令我們無法苟同,對於諸多違反比例原則的違法警察行為,警政署長王卓鈞說「執法並無不當」;北投分局長李漢卿說「再一次,照幹」;劉兆玄院長說「挺兩天就過去了」;偉大的馬英九總統則以「大學生素質低落」來回應。政府官員無視社會輿論及馬英九老師Jerome Cohen的批評,一方面將違法濫權的國家暴力以一顆汽油彈及幾顆石頭合理化,另一方面又對學生的抗議冷處理。這種將謊言視為真理的態度,令我們感到厭惡。

至於修法的部分,行政院企圖以「強制報備制」的集遊法草案來魚目混珠,裡頭關於「集會遊行定義」、「禁制區」、「警方的解散命令權」及「刑法除罪化」,並沒有多大的檢討,根本是換湯不換藥、欺瞞百姓的作法。

綜觀政府的態度,顯然馬總統不認為有國家恣意或警察濫權這種事存在,或者是說,馬總統根本上就認為台灣人民應該好好「管一管」,「好好教育你們」,因此國家及警察的權力應放到最寬才是。雖然在國家恣意及警察濫權的議題上,馬總統與野草莓的看法不一,但相信馬總統對民主、自由、人權等議題,與學生的看法是一致的,因為馬總統已經不止一次表示他會捍衛台灣的民主自由。

因此,野草莓將會持續地宣傳上述理念,不論是在校園裡或將來出了社會,我們都會持續的關心台灣的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等發展,並適時地透過言論、網路、刊物、媒體及校園耳語提出「建言」(諫言),或許裡面會充斥著反對政府的聲音,但為了馬總統要捍衛的民主自由,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相信馬總統也不會太反對才是。至於教官擴編及設置政風等「戒嚴傳統」問題,這將會是一個用來號招更多年輕人加入我們的好題材,野草莓一定會善加利用,務必發揮到淋漓盡致。

靜坐也會持續下去,何時退場?端看政府如何回應。

總之,這把火會從校園開始向外延燒,事實上,已經在燒了。最後,建議馬總統稍微算一下,您還有幾張選票「可以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