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Miss 小小s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1-21 21:08:52

总在散散落落中匆忙的掠过,为了寻找而寻找,放掉了初衷而沉溺于迷惘。

宽心的接纳了许多而没有在心中留过,不过谁对谁都没有残忍而言。花说只不过闪过了一个看客,看客说只不过是那么一束有着美丽外表的植物。再怜香惜花是爱怜盛放的时候,再富丽堂皇也还是会凋零的的花。

看似平静的无奈。泛着慵懒的平和。

===================迷惑的阿分==================

不知道为什么要写下上面的东西。上个厕所的功夫我积攒出的小情调就都排泄掉了貌似。。。= =||

从16号开始放假,到现在我重感冒。啊,还是没有抵住某不知从哪流窜出来的病毒,我以为我今年穿的那么老年人应该不会感冒了。

假期好多事情,我得努力的完成。

还有项重要的任务,对我自己好一点。08下半年种种的变化,被几位欧巴桑当成了喋喋不休的源头,我也确实觉得我需要对自己好一点。想起某胖儿老师说人往往都会在上紧发条松懈了以后病一场,好久不见的重感冒朋友来敲我的门时刚好是我放松无比的俺娘亲看非诚勿扰的时候。

我不太晓得到底现在我对自己算不算好,这几天被某几个女人逼迫的也不得不时常检视这件事情。也许我的样子已经在她们眼里演变成了并发症,一个坚持说自己没问题自己心里有数的不能自持的患者。

昨天的小疯狂也许导致了今天重感冒高潮的到来。时尚发型服装 搭配化妆技巧qq签名qq个性网名qq个性签名非主流个性签名

昨天晚上被某娃和某鸟叫出去,叫嚣着出来,叫嚣着让我带好钱出去。我正和我妈一块做饭就让她俩先等会。当我快赶到时还挺狂的说再不来不用来了,奶奶的,对待即将为你们付账的人不应该是这个态度吧。下了车,我就打电话,病号的我可没有心情晃着我晕晕的大脑袋满大街张望两个不知好歹的女人。竟然不接,我愤恨的抬头,就看见两只在天桥上跟我招手,傻愣愣的像是两只蹲在电线上的麻雀,张扬的摇晃着捏着烟的手。我收了线冲到天桥上,一个是许久不见得娃儿,一个是见和不见都一样的鸟儿,两只小麻雀大咧咧的冲我嚷嚷刚才和一老头买烟的经历,老头看俩小姑娘买烟,哆嗦的钱都不会找了。乐的我一颤颤的,这大爷成天坐那看着形形色色的人买烟还那么没见过世面的不长进。刻意忽略掉旁边行人的眼神,两只捏着烟的小手拽着我这个土财主颠颠的寻找个能让我们安生的小地方。两只小麻雀倒是很钟情于留守在昏暗的天桥,我还是有点放不开的打着我是病号的旗号把她俩引向了有顶盖有墙壁的屋子。

坐下来俩人把餐牌推给我,认准了老娘兜里的人民币是要即将泼出去的水。要了5瓶青岛我们开始玩扑克。99。某娃儿教得新玩法,输了抽皮条。老娘虽然是病号但是运气上佳,没怎么被抽净抽这俩来着。我知道这俩晚上叫我出来就不会叙正经儿的旧情,巩固正经儿革命友谊。这俩都在天桥上展示半天了,我也不能什么表示也没有。说话间就要来一根,中南海相当之软弱。一点劲儿都没有。本来想好趁着假期就戒了吧,聚在一起就是那么回事儿,不能说释放真实的自我,大家一块步入某个山洞放纵一下,出来到了霓虹闪耀的街上还是个冷漠的面孔,回来到了平和的家中还是乖顺的女儿。玩的很尽兴,好久都没有肆意的大笑了。我笑到瘫倒在桌子上,为了两只麻雀的互相残杀和争夺,三个人的疯狂让周围的桌子来了人又走了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们。管那么多。

出了小酒吧晃晃的往远处的车站走,两只麻雀跟我叫闹着以前我没参与时的不良。冷风吹的我头疼,走到了广场和两只麻雀吃了街边的焖子,镇定了一下然后送走了某娃儿,我和某鸟儿还继续走路。讲了些事情,不约而同的触碰,不约而同的感怀。因为同质的人到了哪里都会有同样的哀伤与快乐。为了我的银票哀悼我让她请我吃可爱多,小郊区只有大火炬只好凑合。我不知道还有多少机会这样走在一起,也许当我们目前烦心的事情都渡过了还会有这样的机会。在一起就要抛弃身上所累,这是我们的共识。

买了药回了家昏睡到今早,而且今天我一直在昏睡。感冒成功上升了一个级别。我皱巴巴的鼻子和嗫嚅的声音让我无比怀念我健康的时候。

 




TAG: 过年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曆

« 2018-11-16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數據統計

  • 訪問量: 21879
  • 日誌數: 14
  • 建立時間: 2008-11-07
  • 更新時間: 2009-01-21

RSS訂閱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