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間的旋律如煙花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07-06 10:08:07

     初夏的到來,使我變的更加焦慮。  走在兩旁高大的樟樹間,清涼而寂靜。我喜歡一個人走路,走很遠的路,這條路我希望認知能力它沒有盡頭。我寧願從鮮活走向荒涼的天邊。  記的走過最遠的一次,是從深夜走到另一個深夜,四周是黑暗包圍黑暗。我一個人走到了荒無人煙的角落,我找到一個電話亭,打給念,我哭著對念說,我走丟 了,丟在了世界的盡頭。那刻我哭的很厲害,不是害怕,是因為突然瘋狂想念我的音樂盒,那個獨臂寂寞跳舞的女孩。每天睡覺前我都會上緊發條,然後伴隨著淡淡 的音樂,她便獨自揮舞著自己的身姿,一邊又一邊的在狹小的空間舞動。我想它是比我更寂寞的女孩。  念有一對深深的酒窩和一雙笑彎的眼睛。那時他跑完很多個街道,買來另一個獨臂會跳舞的男孩。他笑著看我,說,獨臂女孩不會寂寞,因為她會看到堅強。每次遇到念清澈的眼眸我便能感受到他的快樂與簡單。  念常說,其實每個人心底都有一段傷感的旋律。念喜歡一切白色的東西,那是他認為最乾淨明亮的顏色。而我喜歡黑色,它可以融化所有的顏色,包括白色,對念來說,他是個意外,我無法融化他的白色。  心裏或許壓抑了太多的沉寂,讓我覺的與這個世界越來越遠。  我很喜歡這樣的一句話,死亡便是酒吧關門,我便離去。透著淡淡的憂傷和對死亡的冷漠。  我告訴念我能嗅到太平間裏清爽的氣息,我認為那裏是世界上最安靜最愜意的地方。  念對我很好,他能夠接受我很多極致的東西,這是很久之後我才體會到的。  每次當走丟後念都會找到我,然後把我腦部發展帶到浮華奢侈的城市。我會很安靜的讓他牽著我的手,像個乖巧聽話的好孩子,我想念的手心是溫暖的。  念是個高高瘦瘦的男孩,在黑夜的襲風中,宛若脆弱的使者。我很懷念和念相識的那天,他踏著拉風的山地車在路道呼嘯飛馳,當我從另一個路口走過時,我們 發生了不大不小的交通事故。那天,我流了很多血,大片大片的染紅了一地。我看著滿地的鮮血有些麻木,接著下身帶來刺骨的疼痛鋪天蓋地的席捲而來。念當時微 紅了雙眼,然後執意要送我去醫院。我平靜的看著念,便帶著疼痛狼狽的起身離開。念在我身後一直叫喚了半天,而我仍邁著步子悄悄的走開,似乎一切所發生的事 都不在我身上,就這樣我走一路,一路的血跡。  我忍著痛走了很長一段時間,念也默默的推著車跟在我身後走了很久。  ……  疲憊的時候,念會微笑著擁抱我。我的思緒會被柔軟的鋪展開,恬靜的睡著。當我再睜開眼時,念的笑容仍是乾淨明快的。我開始依戀這種溫暖的笑容。這是念離開後我腦中一直保存最清晰的畫面,他永遠的定格成我最後的風景。  我深深的依賴著念,而念有時也很孤獨。念常常一個人坐在很高的樓頂上,放眼看著遠方。我終於明白了念,就像念所說的那樣,每個人心底都有一段傷感的旋律。  念說,生活常會跟你開個不大不小的玩笑,其實你是溫暖的。  人的瞬間很美好,像綻放的煙花。在雨天的母乳 研究日子,我是敏銳的,我會輕輕的哼那些傷感的音樂。  念的離去,耗盡了我所有的眼淚。過了很久很久我都沒有流過一滴淚。  念的母親告訴我,念很小的時候就被確診出先天性心臟病。念去過世界上很多地方,他說,麗江是一個柔軟的溫柔地,那裏是美麗的天堂。  念死的時候很安靜,安靜的總讓人以為他只是睡著了。見念最後一次是在太平間內,他平放在靈床上,身體上覆蓋著他所喜的白色。我掀開那輕柔的白布,念仍是淡淡的,冷冷的。  我抱著念冰冷的身體,嘴裏哼著傷感的旋律。一邊一邊一邊一邊……過了很久,仿佛過了幾世紀,最後一滴淚凝固成了模糊的回憶。  那音樂盒上的獨臂女孩,會是永遠的寂寞。那鮮活的靈魂被埋沒在失去的時光裏。  那貼近靈魂最深處的思念開始變的潮濕,讓人窒息。  念在我生命中徹底的消失了。  以後在漫長的路途上,只有一道風景,一個身影。背後是絢麗的黃昏,轉過身,一片燦爛。  我,倔強的要一個人,走到風景的盡頭。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