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忘了那曾經的溫暖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04-01 10:38:47


終於把冬天送走了,春天又來,多數桃胡不是被冬天澆的水凍死,就是被我們一次又一次翻出來折騰的生命憔悴。春天過了好久,那些埋入土下的桃胡還未有發芽的跡象,便哭鬧起來。大人們拗不過我們,跑到桃園鑽石能量水系統處買了一棵小桃樹苗給我們種。我們細心呵護,每天澆水施肥,那些日子似乎承載了童年所有的歡樂與期待。每次上學、放學都要看一眼那棵桃樹,看著它一點點長大,從第一片新葉盼起,第二片,第三片……

桃樹長大了,我們也長大了。我遠離家鄉求學,漸漸和小夥伴一起種下的桃樹。不知道風吹雨打過後它是否安然無恙,哪次寒冬凍傷了它哪根枝幹,哪次狂風吹散了它多少花瓣,哪次大雨打落了它多少青果。偶爾星期放假回家,母親會留給我和小夥伴一些桃子,我們卻吃不出那些曾經的味道。只是還有發小一起陪著,大人們還是那樣念叨當初,我們吃的也算甜,也是桃子的味道。

後來我上了大學,小夥伴們留級的留級,轉校的轉校,能聯繫的已是不多。一起長大的發小,每次見面的幾句寒暄,像是從陌生的世界走來,和一些陌生的人對視不得已的幾句。還好的是,我們還可以經常這樣寒暄一下,回憶一下當初的童年。雖然不說,但是心中那份彼此關懷感覺還在。

依然還是我上大學的那個桃花開的季節,母親打電話給我,說:“他快不行了”。我慌張了,連夜趕回了家中。看著曾經一次走過最美好的童年,一起揮灑過青春鑽石能量水系統的小夥伴,正竭力撐著最後一絲生命氣息,我心痛難忍,多次跑出屋外無語慟哭。他的葬禮我沒有參加,不忍心看著這個年輕的生命在我眼睛中慢慢消失,我還渴望著那些只能幾句寒暄的日子。聽到聲音雖不是激動萬分,卻也讓彼此安心。學業還行,日子還不錯,前程還算有些光明,你笑,我笑。

回到家中我看著曾經一起栽種的桃樹,母親說:“他有段時間常常來看桃樹,還說今年桃花開得真晚”。我回頭閃過母親的目光,拭去眼角的淚滴,“是晚了些,其實我們該種冬梅的”,我說。多希望那個可以讓桃仙實現的願望就是再給他一次生命。只怪童年時候的我們不懂生命的匆匆,錯過了那些可以許願的機會。

每次放假回來我都會到那棵桃樹下看一看,施點肥,澆點水,就怕他捨不得這顆桃樹,埋怨我太忙顧不上它,不願離去再做輪回。

後來老家住地需要拆遷,母親未敢告訴我,怕我滋事。待我趕到曾經的地方,已是物是人非。曾經的桃樹上鋪滿了鋼筋水泥,快速飛過的車輛,帶過我注目而又漸漸鑽石能量水系統模糊的雙眼。我撿起桃樹的幾條殘枝,做了一棵桃心隨身攜帶。但願有魂,桃仙請願,在天堂之處,想以往細心照料,多多擔待。我一桃心擬你行,帶著你多看幾日人間繁華。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