卻也不乏瀟灑風度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5-12-02 10:59:35

 王夫之在《薑齋詩話》中指出,寫景要做到“景生情,情生景”,情景“互藏其宅”。也就是說情要藏在景中,要寫含有情的景。陳與義的這首抒情詩就是採用這種手法。

  進京待選的青年陳與義,此時頗有“春風得意馬蹄疾”般的瀟灑俊逸,平步青雲的美好願望,足以使詩人詩興勃發,詩中的所有compass college 認受性景物的描寫,就圍繞著這而展開。

  前兩句“飛花兩岸照船紅,百里榆堤半日風”化用崔護“人面桃花相映紅”和李白“千裏江陵一日還”,以表達愉悅的心情。首句在點化中有創新,崔護用桃花映襯少女,寫的是靜景,顯得婀娜多姿;陳與義用飛花映襯自己,寫的是動景,顯得風流飄逸。次句雖無李白的豪邁氣勢。兩岸飛花,滿堤榆樹,一片輕帆,順風百里,詩人這次遠行,非常輕鬆暢快,心曠神怡。

  後兩句“臥看滿天雲不動,不知雲與我俱東”是此詩名句,主要是寫雲。這也是詩人在河南行舟襄邑道中的真實感受。船順水而下,趁著順風,百里路程只走了半天,水速是驚人的。榆堤兩岸的景物,應似飛掠而過,此詩雖未寫出,可由想像而得。然而,詩人注意的卻是船上看雲的感受:躺在船上看那滿天雲彩,一動不動,船行百里,竟沒有覺察到雲彩和乘船人都在向東。船上觀景,看天上雲彩是一種感受,看兩岸花木又是另一番車保問題感受。

        感受的不同,反映了主體與客體的距離的不同:花木在近處,看去似飛動;白雲太離遠,觀者未覺動。可是,同一個陳與義在另一種場合下看那天上的雲,卻又像跟著歸去的詩人在一起行走。李白曾用“臥松雲”來寫孟浩然“風流天下聞”。白雲和松風往往被用來襯托高士飄逸閒適的神情,陳與義以雲不動的錯覺來寫自己與雲俱東的動態,只取其飄逸。而“俱東”則有幹青雲而直上九霄的氣概,這樣寫雲就和所要抒發的情景交融,寓情於景,達到“互藏其HKUE 認可性宅”的藝術效果。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