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不喜此白須兒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03-23 10:01:33

別以為在古代裸官一定是清官,那就大錯特錯了。如果視不帶親人家屬去做官即為裸官,那麼有官職的宦官也是裸官,人家那裸的,嘖嘖,裸到“天體狀態”了,既無老婆,亦無兒女,連“那個”都沒了,赤條條botox dysport比較來去無牽掛,那才叫倍兒正的裸官。

  這類裸官可以拉出一票龐大的隊伍,魏忠賢是其中最牛之一。為啥?皇帝是“萬歲”,他是“九千歲九百歲”,比號稱“千歲”的親王還要高出一等,與他的前輩,被稱為“立皇帝”的宦官劉瑾有得一拼。

  魏忠賢本是“市井一無賴爾”,據說也有老婆孩子,因為好賭,家裏輸了個精光,便把女兒賣了還賭債。老婆一看,趕緊離家出走改嫁,要不然自己也會被賣掉。這樣,魏忠賢就成了一個無家無室的“裸人”,加之賭博欠債被惡少欺打,搞得窮途末路,於是一不做二不休,乾脆“裸”到極致,把身上的雞雞宮掉,托人找路,進了紫禁城。

  進宮以後,魏忠賢運氣不錯,入值東宮,侍奉太子朱常洛一家,王才人生下皇長孫朱由校,魏忠賢就把他當潛力股養著。不僅如此,他還與朱由校的奶媽客氏搞起“對食”——字面上是說男女合夥吃飯,其實就是“夫妻”,雖然兩人不能“那個”,卻是生活好伴侶。

  朱由校即位為明熹宗,不知道是不是移情代償呢;還是受人滴奶之恩,必當湧泉相報;還是真的跟奶媽有一腿,反正不將奶媽當外人,說她是“亙古今擁祜之勳,有誰足與比者”,把奶媽提高無以復加的地位,封為“奉聖夫人”,“儼如嬪妃之禮”,《明史紀事本末》更是說這個天下第一超級奶媽令“中宮皇貴妃迥不及也”。

  有了這兩MIOGGI 好唔好層關係,魏忠賢扶搖直上,升為司禮監秉筆太監, 就是替皇帝批文件,下麵有奏疏上來,先由內閣首輔替皇帝擬個意見(票擬),然後由秉筆太監按皇帝的意思,用紅筆對票擬進行批示。

  明熹宗喜歡做木工,魏忠賢總是乘他做木工之時,拿奏章去請他批閱,明熹宗正沉浸在自己的藝術創作中呢,隨口說:“朕已悉矣!汝輩好為之”。皇帝放權讓他批示,由是“太阿下移,魏忠賢輩操縱如意。”

  一朝權在手,馬上炙手可熱起來。魏忠賢不是沒有家眷了嗎?那就投其所好,認其為親。於是認親者絡繹不絕,踩破門檻,用呂毖《明朝小史》裏的話說,“舉朝阿諛順指者但拜為幹父,行五拜三叩頭禮,口呼九千九百歲爺爺。”內閣首輔顧秉謙讓兒子認魏忠銅鑼灣 Hair salon賢做爺爺,說是“本欲拜依膝下,故令稚子認孫”,即我本來想給您當個兒子,怕您不喜歡我這個糟老頭,就讓我兒子給您做個孫子吧!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