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的愁苦鬱積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01-19 11:03:19

這是一首描寫羈旅他鄉淒迷心境的詞。蔣捷這首詞,字字錘煉,用句精巧,但也平淡,也是一首不可多得的佳作。

  “絲絲楊柳絲絲雨,春在溟蒙處。”楊柳絲絲,細雨綿綿,柳絲輕拂。煙雨籠罩的遠處,一派迷蒙縹緲的景象。這二句如一幅精心細琢的工筆劃。以“楊柳”、“細雨”繪出江南春雨圖。“絲絲”逼真地再現了柳枝的柔姿,描畫了春雨連綿不斷的形象。也喻指絲絲愁緒。詞的起句重複出現了“絲絲”這一疊詞,因而產生了特定的渲染效果,加強了詞的豐富的內涵。讀來琅琅上口,增強了詞的藝術美感。

  下麵轉入傷懷的心理描寫:“樓兒忒小不藏愁”,南宋末年,國事江河日下。詞人對前途感到無窮憂慮。遇感而發。鄉愁在文人眼裏是一個永遠抹不去的痛。古人寫之多樣,蔣捷此句則以“樓兒忒小”藏不下作喻。

“藏”字,表現了隱忍、按捺已久。但以其愁太多,樓兒忒小,因而這“愁”擺脫小樓的羈絆。“幾度和雲飛去覓歸舟”了。“幾度”一詞,渲染了詞人思歸之情的執著與癡迷。然而幻想只能是暫時的避難所,只能徒增憂愁。

  急切盼歸卻不成之後,詞人只好“天憐客子鄉關遠,借與花消遣”。“天憐”,點明題旨,把客愁鄉思表現得更加突出。但“天”憐則憐矣,只能“借與花消遣”。“借”指客居他鄉,花非我有,也只能“借”之而已!一“憐”一“借”中,婉轉含蓄地表達了他鄉孑然之苦,愁苦難消的複雜心理活動。

  “海棠紅近綠欄杆。才卷朱簾又晚風寒。”承“花消遣”而來,海棠臨欄,紅綠相映。細雨中的海棠,顏色自非一般。詞人在這裏寫的是雨中海棠。詞人羈旅已久,韶華已逝,思鄉欲歸,心境黯然。然而目觸之處卻是競相紅豔的紅海棠,對比之下,更增添心中傷愁。貌似紅綠眼的場景,實際上卻暗含了淒涼之意。何況卷簾之際,迎面而來的又是那令人心寒的晚風呢。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