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在酒裡儲藏了多少年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5-10-09 10:58:37



靜夜,有誰知道我在等待聲音?

月兒爬上窗臺,如雪落的聲響。皎皎月光鋪成一地的徽宣,你在古色古香的線裝書裡,著一身仕女的霓裳,百媚千嬌。

戀無影無形,在今夜變成了詩歌幾行。念想中你孤獨地飛舞,從南方的天空輕輕飄過,寂靜地隱入黑色的屏障,惶恐中的我已找不到你優雅的腳印,還有你那透明的眼睛。我已探索四十 洗腦忘記,我昔日曾經透明的眼睛是怎樣久久地凝視你透明的眼睛。

你仍在黑暗中的某個角落踩著鼓點散發光芒,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你慢慢燃燒,最後被無邊無際的虛無吞噬,黑暗中孤獨的舞者,僅存的紅舞鞋在時空中泅渡,像一隻紅色的蜻蜓漸飛漸遠。

獨酌這片關於霓虹與愛情的幻想,我便也同月光一起舞蹈,手牽手是藤蔓生長著繁茂的希翼,固執地在每一個視窗等待,你能否也會在我心靈最脆弱的地方停留那麼一會兒呢?……


水面漾起了誰的影,又被一顆小石子敲開了緊鎖的心門。

素淡如月,一記平靜的心跳,我就這樣長久地躲在那朵隔世的蓮花下麵,去吟詠一闋詞,去領悟花開的念想。而那些幽怨的思緒,我無法阻止一場雨的降臨,就像我無法阻止你滾滾的nu skin 香港熱淚從臉頰倏然滑落;無法阻止那朵花兒的凋謝,慢慢地,我忘記了那闋詞的表情。

霓虹中的長裙開始搖曳多姿,簡潔的詞的意象被風的指尖輕易地抹去,就像一縷從你額頭飛來的風兒,把我簡單地省落,省落了我心兒最柔弱的部位,讓我看不見自己憔悴的面容,看不清花朵在夜色中凋零的情節。

一朵花的距離,一顆珠淚的色彩,你在落寞的中心寂靜地安坐,讓那肆意的馬兒帶給我天堂的夢,讓我在花開花落中暫停那一聲長長的歎息。

我的心兒被白色而透明的雲彩帶遠,你的手兒若即若離,那期望已久的指尖的輕輕接觸,你快速燃燒的紅裙又一次迷惑了我的雙眸。街頭的拐角處,我將熱淚留給狹長而透明的背影,那縷縹緲的燭光,是你輕撥的那根琴弦嗎?


嫋嫋升騰在海市蜃樓的等待裡,你是從詩經源頭走過來的女子吧!

品味與你有關的一切詩句,靈感一次次膨脹起來,而我竟然找不到一個恰當的詞,讓你知曉愛情的起初源於一個微笑的開始。

煙雨裡,藏著多少舞倦了的紅顏,杏花凋謝的江南,一條條彎彎的小徑或者那架古老的獨木橋,誰在為愛情涅盤?

駐足在你的意念之外,聆聽靈魂的低語,月光的手,輕輕撫摸無邊的相思。而我,是否是唯一為你今生的美麗詮釋愛情的過客?

這雪花飄零的清冷裡,我兀自渴望你燦爛的容顏任鎮雄醫生為我綻開笑靨,在幽幽的玉簫聲中,在輕曼婀娜的舞姿裡,放飛你如雪般純潔的心兒,與我的靈魂共舞。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曆

« 2018-11-17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數據統計

  • 訪問量: 17672
  • 日誌數: 22
  • 建立時間: 2015-04-17
  • 更新時間: 2016-11-08

RSS訂閱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