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雨下的光影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5-08-19 11:31:10

淅淅瀝瀝的雨,不緊不慢地沒日沒夜地下著,屈指算來,已經二十幾天了。

校園困在煙雨迷蒙之中,它就如同如新nuskin香港一匹疲憊的戰馬,又如一粒久困泥土早已喝飽了水的種子,煩悶和慵懶是這時校園的特徵。

春雨的第一天,一聲炸雷夾帶著一道火球般的弧形閃電劃過長空,劈死了南邊一個屋場裡的一位歇春的農民。輸電線驚顫得再也發不出電來,它嗚咽著,和著那位死去的農民的親人的眼淚,一同為逝者致哀。我們沒有哀音,我們只有高興,讓晨操晨跑全見鬼去吧!讓高音喇叭啞了吧!誰願意在涼風冷雨中離開那溫暖的被窩呢?

晚上十一點,初三年級二班的如新香港男生寢室裡,室友們都睡不著,遠處的火車呼嘯著開過來,一輛又一輛,一輛又一輛。夜,已然死寂了,我們寢室卻依然活躍。北風從破碎的窗戶門縫中鑽進來,“又下雨了,”不知是誰喊了一聲,仔細一聽,雨點歡快地拍擊著瓦片和梧桐樹,屋漏在叮咚叮咚地滴著,極強的節奏感,猶如和尚在敲打木魚念誦經文。滴水飛濺到我們的臉上,害得我們極不情願地用那骯髒的被子蒙住了頭和臉。耳朵在嗡嗡作響,仿佛是校長又在彎著手指跟我們羅列一大堆數字:離中考九十天,三十三本教科書,三十本基訓書,五百張測試卷,學校把我們當做了讀書的機器。不知誰叫了一聲:哎喲,我的媽呀!

我們想錯了,校長在第二天天色將明未明之時,依然握著那支有三節電池的手電筒來查鋪,將我們從nuskin如新昨日驚雷般的鼾聲中驅趕起床。

大家真是太寬心了!

停電斷水了,昨日被霹雷炸斷的輸電線,還掉在泥淖之中。

我們一大群住校生擠在屋簷下,捧著簷滴搓幾下臉,再用毛巾一擦,算是梳洗過了。

我們被趕旱鴨子一樣,淌過積水泥濘的廁所路,來到廁所裡。這是我們最放肆的地方,在逼仄的廁所裡,我們一夥人你擠我,我擠你,各自搶佔有利地形進行一天中的第二工作程式:宣洩。擁有二十幾個蹲位的男生廁所,既舒適又熱鬧,同學們在這裡吊大炮,掃機槍,講野話。誰占了位置誰就不肯輕易離去,因為大家都不願意去教室,多拖一分鐘就是一分鐘。這時,天已微明,廁所壁板上的文字已經依稀可辨:廁所裡好風光,有魚有肉有雞湯??????

上早自習的鐘又響過一遍了。

漂亮的教學樓裡,朗朗的讀書聲已經融入在外面的煙雨之中。幾十盞煤油檯燈也依然把教室照得雪白。燈罩一律擦拭得光鮮透亮,室內也沒有多少油煙子,同學們都精神極了,有神的眼睛,紅潤的臉膛,幾十條共振的聲帶,湊響了校園晨讀的樂章。

You ye just back from yowr hometown, aren you?

(你剛從你的家鄉回來,是嗎?)

雅號稱為公主的小女生用她甜潤的嗓音問道,其實,她是在讀被動語態的句子,是自己在練習,並不需要誰來回答。可是,調皮的男生李虎答了句“yes”(是的)。他對公主做了一個鬼臉,又說,我剛從學校裡的高級賓館來。

教室裡在一個小範圍內發出了一陣笑聲。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曆

« 2018-11-14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數據統計

  • 訪問量: 11665
  • 日誌數: 10
  • 建立時間: 2015-04-16
  • 更新時間: 2016-11-24

RSS訂閱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