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蔚藍的天顏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4-05-13 14:48:59 / 個人分類:植髮失敗



  同樣的,我也無法站在這座城市的任何一棟高樓上跳望到我的家鄉。即使是一花一葉,一片潔白的雲彩都成為了奢望。我洩氣了,繼而目光變得呆滯。漸漸地從心底生出一種生疏感來。dr max我想這就是無形中我與這座城市的距離。這裏令人苦惱的天氣隔絕了任何一點頹然而起的鄉情,成為了如此落寞的秋天裏最悲切的斷想。

  走在校園的各個角落,總會有紛飛的黃葉突然跌落腳邊,觸電一般跳開後,才微微恍過神來。也許北方的秋天就該如此轟轟烈烈的宣洩著自己對成熟的渴望。狂風席捲,漫天葉雨,dr max拍在臉上也有了利器刮過的鈍痛。不經意間就引起了自己絲絲的遐想和點點的愁緒。以往,我總是不大忍心去踩地上的落葉,總覺得踩上去的一刹那,有一種玻璃球落地摔得粉身碎骨的驚惶感,令人心驚肉跳。但是北方的枯葉也許較為硬氣一些,我踩過它們重疊的身軀,綿綿的抗爭著,像是帶著某種摧枯拉朽的力量在掙扎。dr max這或許正是北方秋天所特有的氣度包含於這個地域特有的情感。但是我總是遠遠的看著,從未貼近過。或許是害怕,或許是疑惑,但心底卻有某種聲音告訴我,應該離它近一點,再近一點……

  不用刻意去拿某些詞語描述南方的一切有如何溫潤婉約,但這種細膩的情感卻毋庸置疑的在我們的脾性裏有了賞心悅目的根植。纏綿的煙雨,坐對生愁,傷其逝。而我常常孤獨的行走於北方凜凜的寒風裏,愈行愈覺得心境淒涼,我總是悲哀而平靜的看著眼前一條愈拉愈寬的鴻溝,束手無策。因為心性使然,我既不會大方豪邁的讚賞這裏同樣狂妄的風,也不會倘然的享受著這裏淒涼肆意的秋天。總是讓一個江南的孩子特有的驚惶滋生在任何一種天氣裏。

  所以常常陷入一種低落的情緒難以自拔,我從來都想著要改變自己,想著自己應該張開懷抱,去擁抱這裏我難以臨摹出十之一二的萬般景象。但是有些東西本就是根深蒂固的。就像是我站在此岸,看到彼岸長風頹然而起,落葉翻飛,而光禿禿的樹幹漸漸裸露在懨懨的陽光下,獨自舔舐著軀幹上新添的傷疤。然後僵硬的伸著枝幹,木訥的看著天空,看著行人,看著曾經相依為命的葉子被一片片碾成霏粉,在風中揚塵。而此時我卻呆呆的站在很尷尬的位置上,目光空洞的抬頭凝望,心底茸茸的生出一片荒涼,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