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4-03-12 15:43:18


那一年女孩大概有七八歲的樣子,白淨的皮膚、瘦瘦的、眼睛大大的、頭髮短短的、黃黃的,大概是太瘦弱了吧,走起路來輕飄飄的,有點晃。

晚飯後,女孩照例和小哥哥一塊寫作業。快寫完了,女孩抬起頭盯著房門外的爸爸看了又看,只見爸爸手裏拿著一個圓鼓鼓的、聞起來香香的,表面像烙餅一樣的東西走了進來。

“爸爸,快點,我餓了。”女孩嬌聲嚷著。

“呵,又要搶啊,叫你不好好吃飯,這才幾點就餓了?”小哥哥說著也放下鉛筆,看著爸爸。

爸爸把手裏的東西掰成兩半。女孩搶先拿起稍大的一塊往嘴裏放,小哥哥笑著說道:“我啥時候能搶過你啊?”女孩得意的咯咯笑著,心裏明白,小哥哥從來就搶不過妹妹,因為小哥哥從來就沒搶過,小哥哥總是把最大、最好的東西讓給妹妹。

“爸爸,我還沒吃夠,你明天做個大的吧。”女孩右手比劃著“要不你做兩個,我和小哥哥一人一個。”

小哥哥懂事的把手裏僅剩的一點塞到妹妹手裏說:“喏,饞貓,你吃吧。”爸爸笑了:“好吧,明天就做個大的,但只能做一個,麵粉太少了,你們媽媽有病,不能光吃粗糧的,你們要懂事啊”。女孩和小哥哥應著點了點頭。

時隔多年,人們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吃細糧不再是人們的渴求,人們的餐桌上花樣繁多,人們崇尚天然健康的綠色食品。這時候,年邁的父母早已過世,女孩也成為人母。

閒暇時,兄妹們聚在一起品茶聊天,每每談及父母,談及童年,女孩總是噙著熱淚說:“再也吃不到與

小哥哥分食的東西了,那香香味道只能藏在心裏,留在記憶裏了”。在那個年月,那是幾個大哥哥,為生活常年漂泊在外,父親在家勤儉度日捨不得,母親拖著病軀一點一點的從牙縫裏省出來的麵粉做的。那白白的麵粉和成麵團,搓成柔柔的條,繞著細細的秫秸一圈圈的繞著,然後放進農村燒草做飯的鍋灶中,用熱的沒了火苗的草木灰

焙著,焙熟“鼓墜”。【這種食物的名字,只是當時農村非常俗的一種叫法,那個年月,大概只有農村的孩子吃過這樣東西,麵粉太少了,大人們都捨不得,偶爾給孩子們這樣做點改善一下,現在的孩子不會理解,有那麼俗氣名字的食物了,一點麵團有啥好吃的了。】

彈去灰塵,那熱乎乎的,香噴噴的“鼓墜”,外脆內軟,大概是女孩那一年最好的美食了。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