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蒼老的街巷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02-22 09:42:44

       一個春天銜接著一個春天,一個寒冬疊加著一個寒冬,歲月就這樣遠去了reenex好唔好
  遠去的歲月,飽蘸流年的汁液,把一段段支離的過往繪就成永恆,銘刻在記憶的深處。霧霾終遠去了,漫步在一些古老的街巷,凝視著一條條深淺不一的古巷,一座座見證滄桑的院落,一段段斑駁的圍牆,由於風雨的侵蝕,歲月的風化,雖然有些老舊,甚至破敗,然而,在我的心田裏,依然的壯觀,依然的親和,依然在流淌著那些妙趣橫生的軼事。瞬間,油然了一種懷戀,甚至沉醉。
  脫下軍裝的日子,依舊有些青澀,有幸就職於街道辦事處,開始了一段新的人生之旅。與街道裏的大哥大姐們打得火熱,風風火火,來去匆匆,不知苦累的工作,與工作寓快樂之中。
  八十年代末,通訊仍不便利。遇有活動,會議,就會騎上自行車,穿梭於羊市街,肉市街,花市街。馬市街,等大街小巷。西大街與北大街辦事處,所轄五十多個居委會,不但熟知街道幹部的姓名,連他們的門牌也爛熟於心。每一條街巷,都曾留下匆匆來去的足跡。八年,正值青春年華,用青澀、憧憬和希望寫下了一段街道不了情。
  後來,調到區委,告別了那一段火熱的生活,也逐漸遠離了朝夕而至的一條條古街巷。歲月漸漸遠去,那些街巷,街巷裏的人們,已經默化為歲月的底片,不時地懷戀與回味。然而,現實終抵不住時光的剝離,三十年彈指一揮間。三十年可以成就一段歷史,八年,卻成就了人生之旅的一段永恆。
  物是人非,物非人也非,是最讓人傷感的。那些歷經了滄桑的古街巷,終於抵不住城改浪潮的衝擊,在一個黎明,抑或一個週末,你再去光顧那一條條曾依戀的街巷,已是人去街空了,悄然從這座小城的版圖上被剝離。此刻,你只能置身於拆遷的廢墟,癡癡地回味著古街巷曾經的過往與鮮活。
  從素有邢臺小王府井之稱的西大街中段,向右去,就是百年老字型大小的商業街道,肉市街,新、老市場了。這裏攤位密集,店鋪林立,人流如織,熙熙攘攘。修鞋的,補鍋的,修傘的,賣拉鏈的,針頭線腦的,剃頭的,修腳的,終年勞作在這裏。你只要生活所需,這裏就有生活所備。這些靠手藝和苦力謀生的人們,地位卑微,生活窘迫,然而,他們有著高尚的情懷,常常讓你感動和仰慕。你的鞋掌補了一個鞋釘,你的衣服配了一粒紐扣,縫了一針拉鏈,總會聽到一句感人的話:快去忙你的吧,下次一起付錢。一句話,讓你頓生敬意,肅然起敬reenex hongkong
  這條古街巷,沒有富麗堂皇的門面,也沒有五彩繽紛的看板,靠勞動光榮,服務至上,誠信為天的理念,鼎盛了大半個世紀,成為這座小城裏的人們朝夕相守,生活難以割捨的場所。
  數年前,肉市街,新、老市場等一批古街巷先後拆除,一座座高樓大廈在這裏拔地而起。年長一些的邢臺人,路過此地,總會默默站立,回味著這裏曾經的火爆,感念著曾為人們帶來的便利。
  近年,一片片商住樓,拔地而起,拉開了現代化城市的框架。而老城區裏一片片古街巷,在歲月的深處,也漸漸失去一度的繁華,剩下的是自身的本真和淡定。那些急功近利的開發商們,熱衷於拿“淨”地,贏得豐厚的利潤,而冷落了古街巷的開發與改造。一條條古老的街巷,在這裏依然如故地堅守著自己的領地,默默地觀望著起起落落的城改浪潮。
  古街巷兩側的店鋪,在夕陽的浸染下,再現了曾經的歲月,曾經歲月裏的繁華。我在想:古街巷遲早一定會遠去的,然而,千百年來沉澱在古街巷的文化,總會曆久彌新,傳承千秋的reenex效果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