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裏,種繁花滿園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4-04-07 11:54:38 / 個人分類:瑪花纖體



寂靜的夜裏,月色如水,我想月亮必是一個善良的女子,仁慈而又祥和的俯視著大地萬物,以她博大的胸懷,容外傭公司納著所有的歡樂或是憂傷。而我在夜色的懷抱裏,心靜如水,任由古塤曲《追夢》劃過我的耳膜,在室內靜靜的流淌。

記憶裏好像昨日還是新年,而日子卻在滿園春色裏,柔柔的春風裏,邁著婀娜的步子漸漸遠離了三月駝雲,向著裂帛的四,細密,不諱。而我在時間長河的罅隙裏,如一條無處遁逃的小魚,被浪花夾裹著不停的奔走,馬不停蹄,此刻,滿身滿心,只能用一個字形容:累。這種累,從內心的最深處逐漸向外彌漫擴散,席捲至整個身心。

從前,藍天白雲下,一盞茶,一本書,在落滿陽光的陽臺上讀書時的恬淡,已不知去了何方。從前,落雨的夜裏,伴著雨滴輕輕敲打窗櫺,如詩如歌般的天籟裏的酣眠,已消失的沒有了蹤跡。如今,歲月淡了,而我的心也淡了。我愈加的沉靜,甚或無趣的有點蒼涼。愈是這樣,才會愈加的懷念那些老去的時光,它們猶如珍貴而又親切的畫框一般鐫刻在我的腦海。

許多年前天真爛漫的日子裏,和姐姐夏日裏聽著蟬聲蛙鳴,坐在月光深情的凝望裏,訴說著、描摹著未來旖旎的夢想,清澈植髮的雙眼滿懷著憧憬,那樣溫情的畫面恍若隔日,清晰明朗的浮動在我的眼前。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轉眼間,月光依稀,蟬鳴還在,只是月光下的少年卻已不見了蹤影。青春啊,青春。青春如同奔流的江河,一去不回、來不及道別,只剩下麻木的我沒有了當年的熱血,看那漫天飄零的花朵,在最美麗的時刻凋謝。此刻,月光下,再次憶起,忍不住熱淚盈眶。

深知,所有的美好亦或是傷痛都將漸行漸遠,如豐盈燦爛的花朵般風乾成一抹淺淡的記憶。當時光漸行漸遠,只有讓自己沉靜,看淡,簡單,才會觸摸到生活裏的那一絲絲春風化雨般的美好和禪意。不知為什麼,當禪意這兩個字劃過我的心陌時,總會有絲絲感動彌漫。

想起了曾結交新朋友(Meet New Friends)經看過的一部微電影《鯨的魚躍》,一部很抽象、迷離卻又滿含著深深禪意的作品。綠色玻璃做成的海,緩慢遊走在空中的飛魚,時鐘老人和一只貓,可以觸摸的綠色星星,吹著笛子的魔術師,空靈優美的音樂,奇幻的夢境,還有躍出水面的鯨魚。傍海而臥,鑿晶烤魚,靜靜的坐在玻璃海上遐思,徜徉,時有顆顆透明而碧綠的星星從天而落,只一觸,便有音樂流出。而那些不堪重負的中年時光,破舊的樓房,遲鈍的時光,麻木的靈魂,無處可依,被動而遲緩,壓的人們喘不過氣來,如一個個灰色的惡夢般重放在眼前。多麼可憐而又可悲的回憶!魚的跳躍,我們能看到什麼?一瞬的華麗,還是久久不息的感動?就如畫家所說,夢裏白色的沙灘,閃閃發亮的大海,長出新鮮綠芽的椰子果實。僅此而已,我就感覺十分美好。暮年老矣,銀須皓發之時,才悟出美好原來是這樣簡單!

此刻,只想放下心中所有的放不下,將陰霾驅趕,淡忘所有的跌宕失落,波瀾起伏,收集滿滿的陽光,月光,花香,草香,春風,細雨,編織一份美麗的心情,懸掛在時光的門楣上,寬宥,安然。在這寂靜的夜色裏,在這微風的吹拂下,你聽,枝頭的花瓣在低唱著如天籟般的梵音,緩緩的墜落,她們需要的不只是明媚的綻放,還有優雅的老去。

在暖暖春日裏,在匆匆流逝的年華裏,你可願隨我,種下滿園的繁花,明媚的綻放,優雅的老去?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