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不相識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4-03-03 18:06:55



我知道母親並不容易,長年的孤寂,總想找一個傾訴的對象。一旦有了傾訴的對象,就如同打開閥門的河堤,話匣子一旦被打開就決了堤。

正午時分 ,我依舊在病房,邊上網邊聽母親講述的故事。忽然聽到隔壁病房傳來粗聲的喊叫,我走進去想探個究竟。只聽他說:“沒了鹽水,幫我叫護士換鹽水(點滴稱鹽水)。”大概是這意思,因為他是個中風癱瘓的老人,說話也已說不清。我習慣性地往上瞧了瞧,說“還有半瓶呢!”。他說:“是我眼睛不好,看不清。”我說沒關係,遂回。

我剛坐定,又聽他在呼喊,我只好又去,問他:“怎麼啦?”他說他有尿。我已經是第二次碰到這種情況,上次還好,我到外面找了一個男人來幫忙。這次正午時分,醫院找不到一個健康的男人,只有自己把他用力托起,幫他坐在床沿,然後從他的床底抽出一個截了上半截的塑膠瓶,問他:“怎麼拉尿?”我順著他的意思把它放在床沿邊下,走出病房。站在走廊良久, 因為是我把他扶起來的,我必須把他放回原位。我問他“可以了嗎?” 他說還沒好,反復好幾次。我只得又進入他的病房,問他是怎麼回事。他告訴我XX拿不出來,我確實感到莫能助。幸好不久他兒子回來了。

在我們成長的日子裏,凝聚著雙親沉甸甸的愛。 母親的愛,凝聚在生活的點點滴滴。冬日裏,母親為我們一針一線縫補預寒的棉衣;飯桌上,母親會儘量讓我們吃上喜歡的可口菜肴;上學時,那一罐罐的幹鹹菜是母親辛酸的母乳;不順心時, 母親傾心聆聽著我們傾訴的煩惱 。Now the societylet the boy was very surprised碧綠的玉石在雨中我想起你誰會快樂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