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寂靜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5-08-06 11:46:26 / 個人分類:瑪花纖體

人活到這世上,男女老少的紮了堆兒,晝暄夜靜,風外傭公司(domestic helper agency)雨飽飲,熱熱鬧鬧的鋪開一大片,設若跳到半空裏去看,青房瓦舍,塘田溝野,峰巒疊嶂的盡在眼底,再加上墳狐窟兔,走馬飛鷹,蝶蛉螻蟻,就像那上天撒下的一把棋子,密密麻麻,聚三成五的給個大棋盤托著,年復一年的博弈對坐,亦像是個熱鬧的酒館子,有人下馬栓樁,滿襟風塵的進去,在沸水般且歡且笑,且歌且哭的人聲浪裏,兀自放杯求醉,待到紅光滿面的出來,又飛身上馬,開始他的下一程去路。

說那醉時的好處,其Beverly skin refining center實很容易就分明,惟其是因為醉的短暫,說那醒時的無味,也並非真無味,亦是因為醒的過於綿長。世上的好處大概都在這短暫裏,連那生命都算上,以為永世萬年的活著就好,莫說永世萬年,便是人活過百,整天眼花耳聾的對著黑壓壓的晚輩們,猶如風裏枯燈一般,怕是連自己都要不好意思了。

小時候,有一戶HIFU 療程鄰居,住在一所高大的房子裏,距我家只是一路之隔,然父親總不許我到他那裏去玩,大約嫌他是個鰥夫,且性情古怪。但他是個識文斷字的人,能講得幾套好書,並那些神志鬼怪故事,我也聽。掌燈的時候,我便溜到他家裏,他的房子果然極大,收拾得很乾淨,北牆上掛著一幅中堂,是他自己寫的幾個字:人生東西南北,吾欲何往。彼時他五十多歲年紀,鬚髮皆白,臉上常掛著笑意,是個和藹的人。聽他講鬼怪故事,到了緊要處,總令我頭皮發緊,後背發涼,看那屋裏青燈如豆,兼窗外風過白楊,葉響如雨,真是可怖。後來,他便再講一個笑話,破了這氣氛,送我出去時,他只是站在門口,望著我回家。我踩著一地如霜月色,聽著背後他那幾聲長長的清咳之聲,心裏卻是安穩祥和。他自是通些文墨,逢年關時,人央他寫對子,紅紙黑字,龍飛風舞裏帶著墨香,好看又好聞。他也給自己寫,橫披我記得清楚,“又是一年”,因他每年總是這句,貼上門楣時舊的也不去,只把一條鮮紅的“又是一年”,貼在已然於風雨裏褪色的“又是一年”之上,厚厚的一層,頗像年曆。現在想來,他一個人鰥處獨居,膝下無子,這漫漫生路,於他竟是大寂寞,荒寒深村百年,又何其悲涼。他常說,人生猶如天倒數,真是絕望到了不可救,惟餘可憐可歎。
我曉得人活著不易,是從自己有了孩子之後,雖說父母在世時,我亦目睹了他們撫育子女的艱辛,但那個終究沒落到自己的身上,難以悟得深刻。老話兒就說:“娶媳婦是喜事兒,有了孩子是玩意兒,要吃要喝是難事兒”,雖說現在吃喝已非難事,但孩子一落地,他漫長的成長之路,哪一步不要牽動我的心神?這是一份落定肩頭便再難卸除的責任,做人的爸爸,就要好好的做一生,這一生有多長,長到皓首如雪,眼似濁湯,都不能從心裏丟開這個孩子。養孩子最大的煩憂不在他的花費,而是如何使他在正確的路上走。孩子容易犯錯,大人們用過來人的經驗要教育他,子是獨子,捨不得打,想到父親生了氣,便用鞋底打人,嘴裏還要一併喊著:“打死一個,我還有幾個!”我知道那挨打的滋味,這滋味斷乎再不能落到我自己的孩子身上去。我雖然明白,打與不打都是愛,就像父親一樣愛我似的,我也愛自己的孩子,但我仿佛比父親更難,我要使孩子懂事,又不能用他那樣簡單的方法。男孩子,我知道,關鍵處打一回,還是比較奏效。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