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暗中穿越森林, 尋找遠處飄渺的燭光。 月光, 穿透層層的枝葉, 破碎的灑滿蜿蜒小路。 像踩過發光的玻璃, 前方, 隱晦不明,沒有絲毫線索,杳無人跡。 飛蛾般,奮不顧身,撲向另一端的光亮。 在黑夜裡流浪。

鯊魚們的"晚餐"(五)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9-11 20:41:25 / 個人分類:求學生涯

高中三年最後一個學期,我成了名符其實的憤怒青年!
每天都帶著怒氣上學,精神緊繃到極點(除了鯊魚,還有其他"因素",讓我在"外傳"說清楚!),心裡面只想著趕快離開這個鬼地方!!

到了這個時間,其實正課之外我們還有很多的製作課,就是給學生在課堂做畢業製作,有指導老師在場,可以幫學生解決難題。我發現本校累積的名聲,真的和老師沒太大關係,都是學生自己夠努力,家長肯花錢。因為有人為了做皮雕,整組的學生自己花好幾萬到外面找老師學,買上好的材料來做,學校根本幫不上任何忙,嘿嘿~~但是可以掛指導的大名咧!!靠~~鯊魚何其多?!

本組亦是另一組自力更生的好例子,雖然有指導老師,一樣幫不了啥忙,本班導師更絕,要求學校減少我們這個主題的製作課,然後要我們到他私人自宅開的班上課,由他去聘外面的老師,用他家的房子(我猜外聘老師也是收鐘點而已)與工具,由我們額外繳學費去學!

我上學期一直很抗拒不想花這個錢,不是花不起,而是我實在看不起這種人,所以,我對老師有嚴重的厭惡,雖然現在我也當老師,可是,我超希望學生能像我在美國讀書一樣叫我的名字就好(靠~~超難的,學生不敢這樣叫吧!)

下學期我還是去上了幾堂課,其餘靠同學教我做,後來想想,他們會不會誤會是因為我家窮,付不起學費,所以對我特別好阿.......

因為得不到老師的幫忙,我們選擇用最原始的方式,利用所有課餘時間走遍台北後火車站一帶,那裡有很多的材料批發商與塑膠品、化學、電料等等販售集中地,我們一家家去逛,做記錄,找材料,問老闆等,自己做出一本材料行記錄,常常走到腳快斷。
這股怒氣支撐我們走下去,不依靠別人,這樣的好處便是,我從中學到如何自己解決問題,如何自我管理,讓我變得非常獨立。

到了最後展覽前,我們處於被完全放棄的地步,指導老師連做做樣子都不肯,完全不理會我們,所以這也是為什麼最後他會如此驚訝,因為他根本認為我們做不出好東西來!!

到了場地抽籤的日子,由組長去抽好像我們還不夠倒楣就是了,居然抽到籤王~那塊地點剛好擺放室內落地大型冷氣機的位置,換句話說,有至少三分之一的面積我們不能使用,加上要預留距離讓冷氣出來,所以也不能直接蓋掉......。

大家沮喪到谷底,但也完全沒辦法,要硬著頭皮處理。

我回去後,開始畫展場木作設計圖,把我之前曾在雜誌上看過的某種櫥窗設計,拿來改造,試試看能否達到條件與需求。隔天,全組討論完後,同意我的設計,而且巧妙的解決冷氣機的問題,剛好可以遮蓋,可是又完全不影響我們的展覽效果。

組上同學提供有認識的木工師傅,可以比較便宜,所以很快就搞定。鯊魚組得看見我們的窘境,無不覺得她們覺可以輕鬆的打敗我們,完全不把我們放在眼裡,對他們而言,我們大概連對手都稱不上吧!

當時間更接近展覽期,每個人的作品依然在趕製階段,可是櫥窗內的擺設,櫥窗設計也是問題,而且,根本沒人接收設計。結果,又落到我頭上,展覽前一週,放下自己的作品,我把展示設計提出來,請同學回去找家裡或手上有的材料帶過來,並且要花一天時間大家出公差,先把展示用材料準備起來,再繼續自己的進度,畢竟這是全組的事,關係到展覽。

結果,我忍氣忍到近乎內傷的程度。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我的欄目

日曆

« 2018-11-19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數據統計

  • 訪問量: 12992
  • 日誌數: 6
  • 建立時間: 2009-06-08
  • 更新時間: 2009-09-11

RSS訂閱

Open Toolbar